记者来鸿:“性护车”帮助走街女安全卖春

哥本哈根

哥本哈根,二手救护车成了走街女的工作场所。卖淫的、吸毒的也是人,社会企业家的努力,只为给社会边缘群体提供更多保障与尊严。

奥尔森(Michael Lodberg Olsen)请我走进一辆早已退役的老救护车。我问他,"在这里做什么?"他迅速回答说,"性"。

我四下环视,真不太温馨,看上去仍然很像医用,灰色的墙壁,蓝色的靠椅,而且很冷——外面零下1度,在下雪。

但是,这辆名为"性护车"(Sexelance,性和救护车两个英文字结合而成)是为哥本哈根性工作者提供的安全卖春场所,他们可以把客人带到这里来,知道附近就有义工,一旦出现不测,可以获得救助。

数字显示,不测之事是多发之事。奥森引用丹麦国家社会研究中心的统计说,"丹麦性工作者40%的时间会受到威胁或者暴力对待,但是在妓院只有3%。"

Image caption 丹麦社会企业家奥森

奥森最希望帮助的是那些用不起非法妓院、只能走街拉客的性工作者。"性护车"免费。从1999年,丹麦卖淫已经合法化,但是,性工作者租房卖淫、雇人帮忙拉生意仍然是违法的。

除了有义工提供保护之外,车内还挂着海报,警告这里一旦出现暴力迹象会立刻报警,另外一张则是鼓励人口贩卖的受害者和有关部门取得联络。

此外还有其他一些安全措施:湿巾、安全套、润滑剂,甚至还有暖气!这都是应性工作者的要求配置的。奥森说,"他们是我们的邻居、朋友,所以我听他们的,他们最清楚自己需要什么。"

性护车2016年11月投入使用时,奥森对效果并没有太大把握。最开始人们不大愿意来,特别是客人,不过现在已经总计使用过45次,奥森说,人们开始接受了,"如果性工作者觉得这是好主意,就会告诉客人这里安全、有足够的安全套,还有暖气!"

他言谈话语显得很轻松、幽默,比如,他还讲述了性工作者如何想让性护车内装修更"性感":安窗帘、镜子、墙上挂红毯等。

但是他的行动却是相当严肃的。这并不是奥森第一次使用退役救护车帮助他所说的哥本哈根的"街头少数人群",他的第一项行动也曾引起关注。

那和性护车差不多,一辆改装过的1990年代德国老救护车用作"毒护车"(Fixelance,吸毒和救护车两个英文字的结合),配备医生、护士,有清洁针头、海洛因过量的解药,瘾君子可以来这里安全吸毒。

Image caption 瘾君子可以在这里安全吸毒

和性护车不一样的是,毒护车一上路就很受欢迎,前三小时就有八人来这里注射海洛因。

和性护车不一样的还有,奥森遇到当局很大阻力。另外两项设立永久性吸毒室的计划被勒令下马。但是,毒护车还是在2011年投入使用,100名义工参与。

虽然开头不顺利,奥森最终还是实现了初衷,他的做法推动政府在2012年修改毒品政策,现在丹麦已经开设五个永久性的安全吸毒设施,位于哥本哈根的那一个是全世界最大的。原来的毒护车成了"文物",在丹麦国家博物馆展出。

自己的毒品自己赚

世界任何一个国家有组织的吸毒室从来没有发生过致命性的吸毒过量事件。

除了性护车和毒护车,奥森还创办杂志《非法!》(Illegai!),2013年在哥本哈根开始发售。该杂志由义工制作、瘾君子出售,目的是让吸毒的人自己挣到一些买毒品的钱。杂志质量相当高,内附艺术品均为原创。买的人愿意掏钱,这也给卖杂志的人更多一点尊严。他们每卖一本可以赚2.5欧元。奥森说,"我们希望让有毒瘾的人看起来不那么罪恶。没错,他们拿钱买毒品了,但生活原本就是这样的。"

好像觉得自己不够忙一样,奥森还帮助捡瓶子的。丹麦有易拉罐、玻璃瓶押金制,用完后送回超市取回押金,但许多人不在乎、或者很懒,直接扔掉。流浪汉、贫困的退休老人成了翻垃圾桶捡瓶瓶罐罐的主力军。

奥森的办法是给公用垃圾桶外安上架子,方便拾荒人。目前哥本哈根5000个垃圾桶中1000个已经安装了这样的架子,其他四个城市也开始效仿。

奥森解释说,这样做的宗旨同样也是要给哥本哈根街头的弱势人群更多的尊严,"不要觉得他们是穷人、流浪汉,把他们看作从事重要环保工作的人吧。"

迄今为止,性护车还没有收到任何负面反应,警察会和奥森联络,提议最佳停车地点。奥森希望,最终也能像毒护车一样,为哥本哈根的性工作者提供永久性设施,有医生、护士协助。

他说,"首先是保证安全,但这也关系到健康与尊严。你看看外面多冷,想一想,通常走街女要在长椅上或者汽车内接客。她们得不到帮助,这是不对的。"

欢迎用下表发表你的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