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一别四年 平壤旧貌新颜

平壤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2015年平壤有了崭新的机场

一入朝鲜,所有的人还是立刻成了怀疑对象。不过平壤真是今非昔比。记者带你去转转看看,特别要感受一下平壤人新新的幽默感。

很难摆脱那种战争并未走远的感觉。跨过隔开中国和朝鲜的鸭绿江时,仍然能看到1950到1951年间被美军轰炸的大桥的遗物:扭曲变形,摇摇欲坠。

从北京启程的火车驶入朝鲜境内第一个火车站新义州,所有乘客立刻成了"怀疑对象",不管是朝鲜人还是外国人。数十名来自朝鲜各部门的官员涌上火车。

此次朝鲜之行,经历货真价实的热闹并不多,这是其中之一:各类官员身着各色制服,绿色的、棕色的、橄榄色的、卡其布的,登车检查护照,翻看毯子、床垫子,所有箱包行李更是一个也甭想漏网。

客车旁有列货车,士兵在车厢顶上走过。

我们带着一本有关欧洲海关法的书,海关检查人员仔细审视,完后开玩笑说,"是圣经吗?"他心里明白,我们要是带圣经,说不定下场就是被关押。

被检查、审查了两个小时之后总算继续前行赶往平壤,禁不住长舒一口气。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平壤,2016年

上一次我来朝鲜是在2013年,对比一下乘坐火车的经历,感觉这次变化真不小。现在火车上有女乘务员推着车卖小吃、饮料。和边检官员一样,乘务员也穿着制服、带着帽子,看上去好像是以《雷鸟》(Thunderbirds)里飞行员的制服为蓝本设计的。1960年代风格的海蓝、天蓝色制服确实让人联想起乘喷气机旅行刚刚红火的岁月。

但是,车窗外的景色更加古旧:牛拉耕犁,泥土路,拿着铁锹、锄头种地的农民。

我们的"联系人"金先生和李太太来平壤火车站接我们。站台上,夫妻拥抱,游子扑向父母怀抱。团聚的喜悦很有感染力。

我的第一印象是,这是一个(比从前)更热闹、更幸福的城市。原来大街上偶尔才能看到车辆驶过,现在成了车水马龙;不同的出租车公司、崭新的车队在街上抢生意。

但是在一个地铁站外,我还是看到大标语,"把……进行到底"这一类的。看起来,朝鲜好像仍然没有丢掉她的革命热情。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商店里可以买到很多进口商品

我第一次来平壤的时候,可供选择的餐馆很有限,但是这一次,可以一餐换一家,从来不重样。

第一天晚上去的那个,感觉像是在任何一个亚洲国家的大城市。邻桌坐着一对衣着相当抢眼的情侣,她裹着普拉达,他穿着夹克衫。两人都低着头看手机,朝鲜本土生产的手机。她正忙着发短信,他在看什么应用软件。两人偶尔抬头对话,吃的是快餐,炸鸡块蘸酱料,喝的是水果沙、冰啤酒。

餐馆一端是大屏幕,播放音乐视频。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播放的不是碧昂斯或者嘎嘎小姐,而是朝鲜人民军合唱团。

越来越多的商店都有进口商品出售:越南啤酒、饼干;切尔西和皇家马德里的球衣;法国香水;各色红酒,有波尔多、维尼托、中部奥塔多,对了,甚至还有加州索诺玛河谷的!看来,软实力正在一点点渗透进入这个封闭的国家。

Image caption 平壤资料图片

来之前李太太曾经发电邮提醒我,一定会看到平壤发生了很大变化。确实,平壤整片整片的街区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像速生的蘑菇一样(还好,像蘑菇,不是像蘑菇云)。

其他所到之处,初次见面,信任总是"珍稀货",但是,我发现我的两个"联系人"比第一次来时接触的那些要更加开放。可以开玩笑,底线在哪里双方似乎都心知肚明。通常有种感觉:他们懂,我们也懂,他们懂得我们也懂。

上一次时,他们带我去参观空空荡荡的样品公寓,我很不开心。这一次,他们带我去新小区、看真正住着人的公寓!这里24小时供电,所以有电梯、自来水,不过天然气还是罐装的,要搬运上楼。这些公寓是分配给受国家重视的"科学家"、"教授"、"研究人员",他们都是聪明无比的人,看上去也很感谢政府。

朝鲜对盖楼的热情似乎是中国的翻版。每到一处参观,对方都告诉我们,过去几个月新盖了多少多少万平方米。

当然了,新地方也都要有伟大领袖的塑像。就连在比较新的水上乐园,来玩儿的人也要像金正日的雕像鞠躬……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平壤街头,这个仍然没有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