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日本人为什么痴迷这个红发女郎?

绿山墙的安妮 图片版权 CAITLIN CRONENBERG
Image caption 5月12日上映的新剧中安妮(由Amybeth McNulty扮演)在等火车

红发少女俘获无数日本人—特别是日本女人的心,魅力何在?日本人是不是被忽悠了?看一看,帮我们理解日本一段历史、两性关系。

她头带小草帽,一边垂着一条小辫子,绿山墙的安妮或许是全世界最容易认得出的红发女郎。但是在日本,安妮——这位来自爱德华王子岛的孤儿可不单单是吸引人的外国少女,她是日本国家级的女英雄。

走近这座有翠绿窗栏、老式木门的农舍,道斯(Terry Dawes)深吸一口气,做好直面内景的心理准备。

也许你还喜欢:

图片版权 TERRY DAWES
Image caption 日本北海道,这是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上绿山墙农舍的复制版

道斯从小在爱德华王子岛—加拿大面积最小的省—长大,他曾经好多次去参观著名的历史景点"绿山墙"。

但是,道斯即将跨进门槛的这座农舍并不是那个正版的绿山墙,而是一座完整复制品,在9700公里之外的日本北海道!

绿山墙农舍是日本"加拿大主题公园"的主要景点之一。最红火的时候,每天来这里的游客高达四万人。

现在,主题公园基本上被人遗忘了,成了日本1990年代经济峰巅时期的遗物。

道斯告诉我说,"来这里的经历,我常常比作一场梦,怪异的梦:走过熟悉的街道,但总感觉有不对劲的地方。"

道斯说,绿山墙翻版的存在、日本专门修建加拿大主题公园,这样的事实本身就可以证明日本对安妮的深情厚爱。道斯2014年曾经来过日本,拍摄关于日本安妮现象的纪录片。

图片版权 TERRY DAWES
Image caption 日本北海道,加拿大主题公园入口处,招牌凸显安妮的吸引力

日本和安妮的缘分开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前夜。当时,一位加拿大传教士送给她的学生村冈花子(Hanako Muraoka)一本《绿山墙的安妮》。直到今天,它依然红遍日本,还有以这本书为灵感创作的动漫系列、漫画书和好几部日文电影呢。(注:该书书名又译作《清秀佳人》、《红发安妮》)

这样一来,安妮不再仅仅是进口的西方文化,而是成了日本文化本身的一部分,由日本艺术家、作家为主要是日本人的受众一次次诠释、呈现。

吉原由香(Yukari Yoshihara)是日本筑波大学的文学讲师,一年级新生的课程就包括《绿山墙的安妮》。她说,"通常来讲,我们擅长模仿。《绿山墙的安妮》也是这种改编文化的一部分。"

吉原说,日本女性特别喜欢安妮,因为绿山墙所在的那个世界充满了"可爱"(kawaii)的东西。"可爱"是在日本很流行的概念,意思是乖巧、漂亮、浪漫。

吉原说,"她们很喜欢这个故事,因为里面有许多美丽的景色,还有泡泡袖、茶会这类可爱的东西。"

但是,喜爱安妮的并不仅仅是日本女孩子。高桥(Go Takashashi)是吉原的学生,他也是安妮的坚定粉丝,正在写有关《绿山墙的安妮》的论文。

高桥说,"我喜欢安妮这个人物,爱说话、不怎么找麻烦、考虑别人的感情,这样的性格很吸引我。所以在我看来,安妮是完美的。"

和其他许多日本读者一样,高桥也去爱德华王子岛"朝拜"过,亲眼看到了书中写到的许多地方:绿山墙农舍原址、情侣巷、闹鬼的树林等等。

爱德华王子岛总人口只有15万,每年大约有3500名日本游客来参观。这样算下来,日本人是爱德华王子岛来访人数最多的外国游客群体之一。

爱德华王子岛总理麦克劳赫兰(Wade MacLauchlan)说,他们来办婚礼,看野花,欣赏各种有关安妮的舞台剧、音乐剧。

图片版权 MICHEL VIATTEAU / AFP
Image caption 2011年,日本游客在加拿大绿山墙外农舍外拍照留念

一般情况下,每当有新的有关安妮的剧目、电影播出的时候,日本游客的数量都会出现小高潮。5月12日,网飞(Netflix)的新连续剧《安妮》就要登场了,麦克劳赫兰说,这可能又将给岛上带来一大批日本人。

这部连续剧是网飞和加拿大广播公司联合制作的,由莫利亚‧瓦利‧贝克特(Moira Walley-Beckett)执笔,她曾是狂扫艾美奖的《绝命毒师》的编剧。新剧大量使用原著中的女权色彩潜台词,更多将安妮塑造为一个生存者、而不是完美的圣女。

吉原说,这样的潜台词在日本也相当重要。给学生上课,她很喜欢讲安妮的故事,因为这可以启发学生们讨论性别问题。性别问题在日本社会还经常被看作禁忌话题。"我们一般不教孩子性别和生活中常见问题的关系,比如教育、时装、我们如何行事等等。"

她还说,当年安妮在日本出版发行或许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她援引日本学者越智博美(Hiromi Ochi)说,安妮也许是美国战后将日本迅速民主化计划的一个关键部分。

安妮于1952年出版,由村冈花子在二战期间秘密翻译。同盟国军事占领日本期间,这本书在美国在日本开办的图书馆中很容易找得到。

吉原认为,故事的主旋律:一个孤儿女孩最终证实,她的心灵、她的智慧和任何男孩一样强大、优秀,成了某种温和的自由宣传,目的是要推动(日本)女性从传统角色中解放出来。

图片版权 MARVIN MOORE
Image caption 安妮的魅力何在?

看起来,安妮的主旋律在今天的日本仍然很流行。道斯在采访日本的安妮粉丝时,曾一次又一次听对方说,他们—特别是女性粉丝—如何和安妮有共鸣。

道斯说,"我认为,安妮的故事给人一种自我表现的方式,但是,表现只是在某种程度之内,从不彻底逾矩。归根结底,安妮最后还是以家庭为重:收养她的家庭。"

安妮其实是既遵守规矩、又独立反叛;既可爱浪漫、又激进前瞻。

吉原笑着说,"从某种意义上看,我们相信《绿山墙的安妮》的故事是女性解放的理想,我们可能被忽悠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日本人对安妮的爱会打一丝一毫的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