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向大排档亮剑—你点赞还是落泪?

曼谷 图片版权 Alamy
Image caption 曼谷:吃大排档,体验曼谷经典美食

在信奉民以食为天的地方,一位地方高官上个月在一份全国性报纸上发表向大排档开刀的言论,立刻引发公愤。

Vallop Suwandee是曼谷当局一家咨询委员会的负责人,他说,要在曼谷50个区内把大排档清理走。

看起来,曼谷最受欢迎、最有特色的一个亮点好像要被扫进垃圾堆了。

就在不久前,美国的CNN还把曼谷评为全世界大排档美食最棒的地方;就连曼谷市政府也在计划两个月后举办大排档美食节。

后来,Vallop赶快出来澄清,说媒体理解错了,"我代表曼谷市说清楚一下,大排档将继续是曼谷生活的一部分,前提是不能妨碍行人、摊主遵守食品卫生规则、保护市民健康。我们将允许他们在特定地区(营业),要符合严格的条件。"

这并不是第一次曼谷大都市管理局(BMA)试图向成百上千的大排档施压。1972年BMA刚成立时就曾发起过类似运动、强迫摊档在指定市场营业。

后来每隔几年,BMA都要搞一次这样或者那样的整顿运动,但是,执行力度一直不大。因为BMA也看得到,特别是在经济苦难时期,大排档在人民维持生计方面起着重要作用。大多数时候BMA选择私下里不动狠招。

Image caption 曼谷:大排档也是一道风景

空间狭窄?

这一次或许有些不同。官方允许开设大排档的地方已经急剧减少,从四年前的726处减少到去年年底的243处。数以千计的业主已经被迫搬走,市中心一些地方可见的大排档寥寥无几、甚至干脆没有。最近刚刚清理过的一个地区是越来越富裕的Thonglor。这里一条小巷以大排档闻名多年,现在都不见了。不过城管部门说,在另外一个更小的小巷给业主提供了新的营业点。

BMA这一次没有细说最后要清理到什么程度,但是目标是把大排档限制在相当少的几个有名的市中心地区,比如背包客出没、穿过唐人街的几条街道,还有市中心以外执照发放更加宽松的地区。

Vallop的说法是,市中心游客、通勤者越来越多,空间不够。他告诉我,大排档占的地,价格可能高达数千美金一平米,为什么只能某一个人享有这样的特权?他说,BMA收到许多投诉,人行道被侵占。

但是,他的说法立刻就被反驳声浪淹没,人们认为,广受喜爱的街边美食面临威胁。

Image caption 北京:这是这条餐馆酒吧密布的街道的最后一夜,转天就被清理了。

体验北京

BBC驻北京记者麦迪文最近关注:北京独特的市井生活受到"无休无止的围攻"原文链接为英文,以下是节选:

在北京,最好不对什么东西产生太深的感情,你最喜欢的餐馆、咖啡厅、酒吧、公园长椅……也许都会是这样:今天还在,转天就没了……

决策人好像没有意识到,购物中心世界各地到处都有。独特的、有文化底蕴的、有社区氛围的社会贡献不可能来自连锁店,而要来自许多许多现在正在被关的店。

————————————————————————————————————

"泰国文化"

Chawadee Nulkair自称曼谷大排档超级粉丝,经常发表有关美食的博文,她强烈反对BMA的整治举措,尽管她也承认,摊档确实给行人带来不便。

她告诉我,"虽然我们抱怨乱、吵,但是,(大排档)界定了我们,街边美食是泰国文化。在这里,摩托车可以上人行道,就算没有大排档,人行道仍然很糟糕。"

她带我去Yaowara 路,这里被形容为大排档的诞生地,现在仍然是享受曼谷美食最好的去处之一。

Chawadee Nulkair向我解释说,19世纪,大批华人移民来定居,开始在街边用简单的炉子、炒锅卖餐赚钱。这种烹饪方式、加上经典的中国食材比如面条,改变了泰国人的饮食。

大排档也成为越来越多的通勤者选择使用的最为基本的服务。他们没有时间、或者没有空间在家里做饭。

Image caption 北京:这就是未来?装有空调、开满世界“大同”连锁店的购物中心

借鉴新加坡?

英国《经济学人》近期关注,曼谷并不是唯一的要清理街道的城市,越南胡志明、印尼的雅加达也一样。至于所谓的新加坡经验,《经济学人》认为,对于新加坡这样一个狭小、富裕的国家,这种办法可能是可行的。但是,对于其他更加广大、贫穷的国家,比如印尼、缅甸可能就行不通了。就算做得到,也不理想。

文章还说,大排档也许会引起一点拥堵、混乱,但是它也给城市生活增加色彩。大排档不仅仅向大众提供廉价、美味的食物,也体现着一个国家美食跳动的心脏。

也许最为重要的是,大排档创建了一个社区:来自各个阶层的人有机会就着一碗海鲜面近距离接触。把大排档搬走了,人们还会找到地方去填肚子,但是,他们找到彼此的难度可能就更大了。

————————————————————————————————————

Image caption 曼谷:这家摊档的烧肉面很有名气

家庭传统

我们路过一些散发着诱人香气的大排档,最后选择了一家坐下,Chawadee知道,这一家做的中泰合璧火锅相当棒。

"厨房"就在一家银行前的台阶上,厨师以电闪雷鸣般的速度炒饭、炒面,铁锅烫烫的,火苗高高的。

业主Voracha Rujarawan一家三代经营摊档。市政府的计划让她很担心。她已经需要定期给地方官儿、警察交钱了。现在他们坚持要她有妥善的洗碗措施,尽管谁也不清楚该怎么办:这里没有自来水。

就好像听见我们的话音一样,一位便衣城管出现在面前,详细质问她是如何遵守卫生标准的。

曼谷市政府的说法是,公众希望有更宽敞的人行道。不过最近曼谷的"城镇设计开发中心"Urban Design and Development Centre(UDDC,隶属朱拉隆功大学建筑学院)搞的一次调查结果却很有意思。

第三世界?

UDDC负责人Niramon Kulsirisombat说,参访的一共有1000多人,结果显示,他们并不认为大排档是最糟糕的问题。事实上,曼谷人行道通常很窄,已经密布障碍,有电线杆、消防栓、废弃的电话亭、路标……就算没有大排档,行人也经常上马路。

她说,曼谷居民向市政府发表看法的渠道太少;城市开发,过多采用那种政府自以为心里最清楚、由上而下发号施令的办法。

"BMA要搬走大排档的原因—阻碍人行道、卫生—不够。像50年前一样,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开始推动现代化,他们说必须把大排档造成的混乱搬走,因为那是第三世界国家的象征。

但是在曼谷,街边美食应该被看作许多人的一条生命线。"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