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宗教在俄罗斯为什么又吃香了?

俄国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普京也亲自来了

在俄国,宗教又成了"香饽饽"。普京搬出传统、信仰作框架,打造民族主义、爱国主义、保守主义混合的治国理念、意识形态。

100年前,俄国革命领袖列宁斥责宗教是"精神上的劣质酒精"。

列宁写到:任何宗教观念、任何对神的谄媚……都是无法形容的龌龊、最可耻可恶的传染病。

荒唐的是,列宁死了以后,他的继任把他搞成了神,到处挂着列宁画、竖着列宁像,还在红场为他修建了庙一样的纪念堂,水晶棺里摆着他的遗体。

在这种令人头晕目眩的个人崇拜风的蛊惑之下,过去几十年,难以计数的前苏联人奔往莫斯科,向这位伟大的布尔什维克革命家致敬。他们可能要在纪念堂外排8个小时的队,才有机会瞻仰一下列宁遗容。

我暗想,上星期莫斯科发生的这件事,列宁要是泉下有知又会怎么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俄国人还是在排几个小时的队,不过这一次不是等着进列宁纪念堂:他们是在基督救世主主座堂外排队。

这座大教堂距离克里姆林宫并不远,曾经被苏联共产主义政权下令拆毁(注:斯大林1931年的命令),苏联解体后从头重建。

教堂外的人龙长度超过一英里。我就在这里碰上了退休老人纳塔利娅。她已经排了6个小时,快到头了。很明显,纳塔利娅的耐心堪比圣贤。恰好,她来这里要看的、表示敬意的也是一位圣人。

圣尼古拉(又译圣尼古拉斯)是公元四世纪时小亚细亚的希腊大主教,以对儿童慈爱著称,后来成为圣诞老人传说的灵感源。他是保佑儿童、水手、受冤入狱的囚徒的圣人,也是俄国人心目中最为崇敬的圣人,因为根据俄国教会的说法,圣尼古拉多次挽救俄国免遭毁灭性灾难。

过去900多年,圣尼古拉的遗骨一直保存在意大利城市巴里的一座密室中,不过现在,根据天主教会和东正教会达成的一项历史性协议,意大利将圣尼古拉的一条肋骨出借给俄国,在基督救世主主座堂展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基督救世主主座堂

纳塔利娅告诉我说,"我真兴奋,激动,心里七上八下。圣尼古拉对我们来说真重要。"

我看到,大教堂内放着一只金色的展柜,这是从意大利运来的,移交/接收仪式富丽堂皇,很是壮观。圣尼古拉的肋骨就摆在里面,透过玻璃盖子清晰可见。

东正教信徒排着队从展柜旁缓缓走过,靠近时会举起手来在胸前划十字、低头凑近看。有些人还把额头凑到盖上、亲吻玻璃,然后走开。

离开前,教堂会给他们免费发放圣尼古拉迷你像章,这是受过东正教教会最高级别大主教亲自祝福的。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据说,圣尼古拉保佑俄国免遭毁灭性灾难

许多人还带着孩子、小宝宝。我看到有一位妈妈,小心翼翼地把女儿平躺在展柜的顶上,就好像,她期望着圣尼古拉的魔力能穿透玻璃、从头到脚渗透进女儿身体内一样。

斯凡特拉娜带着小儿子瓦尼亚一起来的,瓦尼亚当时身体不好,胳膊很疼。斯凡特拉娜告诉我说,"我把他直接从医院带来的,我想给他这个机会,因为我真的相信奇迹。"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斯凡特拉娜带着儿子来的

看起来,俄国总统也一样相信奇迹。因为,普京本人上星期也来了。这位克里姆林宫的领导人也把额头贴在玻璃上,然后抬起头、在胸前划了三次十字。

回头想一想,真是非同寻常。苏维埃时代,普京是为克格勃打工的,克格勃曾经压制宗教信仰、迫害信徒。然而今天,作为克里姆林宫的领导人,普京在世界目光的注视下亲密拥抱俄国东正教。

据说普京还有自己的精神导师:提克洪神父。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更为深刻的是,在普京的领导下,俄国的东正教会实力、影响显著增长。部分原因是,忠诚的教会帮助强化了俄国国家机器、巩固了那些掌权人的地位。

另外一部分原因是,克里姆林宫很清楚,人们需要有可以相信的东西。曾经,那是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但是事实证明,那些主义的寿命不太长。

所以,俄国当局正在为俄国打造新的意识形态,一个以宗教信仰作支持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保守主义、忠诚祖国的混合体。

由此,回头再来说说圣尼古拉和他的肋骨。

在莫斯科公开展示这样的圣物,俄国不仅仅是在纪念俄国人最为热爱、崇敬的圣人,也是希望用一个共同的理念激励、鼓舞、团结成千上万的俄国东正教教徒。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