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摘掉有色眼镜看看朝鲜?

Image caption 在国际友谊馆喝茶

"我们总是很快就给朝鲜贴上'禁地'、'封闭'、'疯狂'、'痛苦'这类标签,但是我希望把我们自己设立的那些障碍搬走,哪怕就一分钟,从人的角度看看朝鲜。"

说这番话的是24岁的英国青年本杰明·格里芬。

四年前,格里芬第一次去朝鲜,在那以前,他对朝鲜的了解仅限于"一部纪录片、几段YouTube。"所以,对他来说,那次参加旅行团去朝鲜真是一次大开眼界的机会。旅行团由官方认可的"主体旅行社"(JTS)组织。

格里芬说,"2013年第一次去平壤,原本以为可能到处都是兵,就好像我从来没有把平壤人当作真正的人来看一样。"事实上,他看到平壤人去上班、购物、吃饭、在公园跳舞。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正常生活好像反倒会令人吃惊一样。

更多有关朝鲜的记者来鸿:

"事实是,在平壤人的日常生活中,他们并不担心如何能打倒美帝国主义、并不关心资本主义有多邪恶。他们考虑的是,今天去哪儿买东西?我工作进展怎么样?我女儿是不是要结婚?"

转年,21岁的格里芬重返朝鲜,在平壤旅游学院志愿教英语。后来,他获取资格、成为JTS导游,现在他参与设计一项基本旅游项目:任何国籍、任何年龄的人都可参加,7月份在金日成旅游大学游学3星期。

Image caption 旅游学院。格里芬和他的学生们

参加者将入住学生宿舍,每天学朝语4小时,其他时间用于有组织的观光旅游以及游泳、跳民族舞、踢5人制足球等活动,这期间有机会接触朝鲜人,尽管这些人都是经过当局精心挑选的。

"你绝对不能原谅朝鲜的那些显著问题,但是,我们需要一些基本的相互理解,教育性旅游是朝这个方向迈出的一步。"

"我并不想不再批评朝鲜,但同时,理解朝鲜的核心是什么、人们的价值观也很重要。"

"政治当然躲不开,朝鲜搞核试验,侵犯人权严重到难以置信,但是,关注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很重要。不管方式如何,这样的交流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

Image caption 金正恩曾经在金日成大学学物理

格里芬不否认朝鲜生活的真实一面,贫困交加民不聊生的乡下,对金家的个人崇拜等。首都平壤,一个精英家庭聚居的城市,人们通常每周工作6天,每天10-12小时,周日用作"休息和义务劳动",比如剪草、排练集体舞等,"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

但是,格里芬说,尽管平壤宣传工具无休无止地攻击西方帝国主义,一些朝鲜人还是对西方文化感兴趣。像耐克、阿迪达斯这样的品牌—有真有假—在朝鲜都能找得到,格里芬在2014年教过的那些来自特权家庭的学生对西方歌星、电影颇在行。

他说,"我记得他们向我打听碧昂斯的八卦,她参加颁奖仪式穿过的一件礼服,我根本不知道他们从哪儿得到的那些信息。他们甚至看过一些我都没有看过的美国、英国电影!"

不过,他教的那班学生并不习惯银屏上的鬼怪。他给他们看了一段《新河系漫游指南》视频,有学生吓到藏在桌子下面。

维持课堂纪律从来不是个问题。格里芬说,"最开始他们相当刻板,我走进教室,他们会立刻停止说话,起立。我会说,'好了好了,你们没必要这样的。'他们还会异口同声地说,'本杰明教授早上好。'"

"但是,我在平壤街头碰见过他们几次以后,这一切开始改变。她们会向我讲述男朋友麻烦,或者到哪里去吃过饭。他们特别喜欢让我说英语绕口令,还拿手机录下来。"

Image caption 朝鲜学生很守纪律

格里芬的导游同事喜欢唱卡拉OK,有时候,他和他们晚上一起去平壤歌厅唱歌。但是,格里芬也很难忘一段发生在小巴上的故事:车上的导游宣布唱歌开始!

"当时有两位朝鲜女郎,其中一个声音真的非常美妙,动听极了。然后,另外一位站了起来。她肯定看过《泰坦尼克号》。接下来10分钟,我们被困在小巴上听她唱《我心永恒》。真的,那肯定是最刺耳、最跑调的我心永恒。很明显,她希望抓住这个在外国人面前露一手的机会。"

"很难忍住笑。在那样的时刻,你可以短暂摆脱政治。就是人,不是可怕的朝鲜人。"

有人说,花钱去朝鲜参观旅游实际上等同于赞助朝鲜核项目、赞助平壤当局,格里芬拒绝认同这样的说法。他说,他帮助组织的游学项目,如果在成本外还有余款的话,都归属东道主大学,大学将把这笔钱用于聘请老师、日常维护等。

他还说,不管怎样,对话、文化交流更重要。

为了突出强调自己的观点,格里芬制作了一幅朝鲜夜景卫星图像:夹在沈阳和首尔之间的一个黑洞。

"这是我们如何理解朝鲜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和他们,黑暗与光明,美好与邪恶。朝鲜黑暗、未知,我们被灌输了简化的定论,通过这样的镜头看朝鲜。这太简单化了。如果一个国家只是'邪恶',它还能做任何好事吗?"

"如果这张照片是白天拍的,我们就看不出朝鲜和其他国家有什么明显差别。朝鲜确实也属于我们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