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开罗机场——搜身引发的尴尬与联想

机场安检 图片版权 Reuters

不大、子弹状。她这是带的什么"危险"物品?让机场安检一头雾水、查了一遍又一遍……

开罗机场,安检从进入航站大楼的大门就要开始:只有乘客才可进入;办理登机手续之前所有行李物品已经通过一次扫描;出示机票、护照;乘客走过安全门。

就是在这一刻,我被叫到一旁接受搜身。一位穿制服的女士从上到下拍了我一遍,又开始从下往上拍。突然,她在我牛仔裤右兜里发现一个鼓包。不大,子弹状。

她指着我的兜,用埃及阿拉伯语问,"这是什么?"我说,"没什么,就是……"

我心想,可能是纸巾。伸手掏出来一看,不禁大惊失色,我这是举着一个棉条在她脸前晃呢!

她挑了挑眉毛,显然没有注意到我的尴尬,然后露出迷惑不解之色,又问了我一遍,"这是什么?"这下子轮到我挑眉毛了。"呃……"我一时语塞,不知从何说起,"你懂的,就是、就是那个时候……"

我曾经用埃及阿拉伯语采访过埃及总统候选人、政府发言人,但是现在我真不知带该怎么说。"就是每月那个的时候。"

她继续皱眉,轻轻摇了摇头,埃及人希望你进一步解释时经常会这样。

无奈,我改用现代标准阿拉伯语说,"就是例假期,每月一次出血期间。"这时,她改用英语说,"哦,月经啊。这个你怎么用?"

更多关注同一话题的文章:

图片版权 EMILY RENNY
Image caption 埃及:卫生巾比棉条更为普遍

这下子,我的轻度尴尬转为重度脸红,内心感谢上帝我是独自一人出行。我向她解释说,放进去、阻止经血流出。她脸上又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这么个小小的白色子弹怎么能有这个功效?

这时,我的行李箱已经过完扫描、从传送带上出来了,另外一名男安检也正等着问我话呢:我箱子里装了麦克风、还有不少各色连线。

我问女安检,你要不要看看我箱子里棉条盒子上的使用说明?这下子,她表情改吃惊了,说,"啊?你还有呢?我们必须单独拿出来过扫描仪。"

事实上,我遇到的这档子事很典型,向埃及妇女出示棉条、或者讲解棉条是怎么回事,许多都有这样的反应。

之前有一次在办公室,我的一位女同事来了一次措手不及的,我说我可以送给她棉条应急。听完我的介绍,她婉言拒绝了。

我给女同事看了网上一段介绍棉条的视频,她眼睛瞪到很大、几乎跌出眼眶。

向其它埃及朋友和住在埃及的外国人讲这个故事时,我也听他们说起过许多类似安检女那样迷惑不解的例子;我还听到过许多好奇的埃及妇女提出的许多问题。

虚假信息大量存在。性教育主要留给父母。等到学校讲青春期的时候,许多女孩子已经过了初潮。就连埃及人使用的语言也很能说明问题:月经那个词大意是"羞耻"。埃及女人通常会用英文词,没有真正的埃及版口语表达方式,只能借用现代标准阿拉伯语或者外语。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用棉条有危险?

(她们)通常不会考虑使用棉条,担心棉条可能会夺走女孩子的贞操——导致处女膜破裂。

这个观念也出现在药店。一个朋友曾经告诉我,一次,药剂师问她是不是结婚了,确认以后才给她看棉条。媒体同样也给误解添柴。比如,不久前看到一篇文章,其中三个母亲在一起忧心忡忡地讨论棉条的危险。

但是,英国/埃及作家、女权活动人士Shereen El Feki指出,围绕使用棉条存在许多更大的问题:比如,女性如何控制自己的身体、活动能力、担心婚前失贞等等。

她认为,联合国应该把棉条的普及程度当作衡量一个地区妇女解放水准的标尺。

再说开罗机场安检。男安检要一件件审查我的录音器材,女安检觉得有必要给他分配更重要的任务。她把我的棉条盒子塞到他手里,大声说,"看看她带的这些东西,我们必须把这个重新扫一遍。"

他翻了翻盒子里的棉条,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棉条重新过了一遍X光,同时,女安检在仔细看使用说明。

检查完毕,棉条顺利过关。她把盒子递回给我,凑过身来,悄悄问,"这东西在埃及买得到吗?"我高兴地告诉她,买得到。我还说,你留着说明书吧。她点了点头。

我真希望当时送给了她一些棉条。不过,我长心眼了,以后去机场,口袋里一定装个棉条,让更多姐妹加入我们的行列。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