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外国驻华记者真是只“唱衰”?

北京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记者要为政府吹宣传、唱赞歌?

去新疆报道,难比登月。外国记者被指总是只说中国坏话、是"傲慢与偏见"。BBC驻北京记者这样回答:不是偏见、是一视同仁。

对所有外国记者来说,在中国做报道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在新疆,那几乎就是难于上青天了。

我们在新疆那五天期间,受到没完没了的跟踪,空荡荡的高速路上,一跟就是几百公里。 被拦截、被质问、被搜查、被困在检查点……我们都数不清一共多少次了。有一次,我们还被关在某个警察局三个半小时,直到我们同意删除录制的素材才被放行。

深更半夜,警察会来我们酒店的房间敲门,查护照、查记者证。

Image caption 这位卖羊肉串的小贩对记者这样说

到处都是警察的身影,无休无止的压力让人们和根本不愿意和我们讲话。

不管是在商店还是在街头,最终和我们说过几句话的那些人,完后立即就有我们的"陪同"走过去查问。全部如此,无一例外。

显而易见,我们任何试图搜集真实见证的努力,对于那些当事人来说风险是太大了。

在中国的不少记者同行都说有过类似的经历。另外一些记者决定,去新疆要投入的时间、财力太大,可能还会两手空空的回来,不值当。这也不难理解。

中国的具体意图,外人只能猜测。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新疆

你也许会问,那又怎样呢?归根结底,其它许多国家不是也不给记者报道的自由吗?不过,广受尊重的国际间调查显示,中国是打压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

但是,中国很重要。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系,很快还有可能成为第一。中国故事、以及让世界各地受众理解中国故事,不仅很重要,而且越来越重要。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大力扩展自己的影响力和话语权,过去几年大手笔投入、构筑全球性新闻王国。

更多沙磊从中国发回的报道

直接受控于共产党的中国国营媒体在数十个国家开设记者站,与当地有关部门洽谈,把北京的宣传以"新闻式广告"的形式定期插入主流媒体,比如《华盛顿邮报》、《每日电讯报》。

不过在中国,国际新闻机构还是经常抱怨,记者不能及时拿到签证、报道证;内容被审查、被封杀—BBC的全球新闻频道经常被"黑屏";至于脸书、推特,虽然中国老百姓都不能用,但是国营媒体却在上面大发特发,向海外传播自己的信号。

此外,在新疆这类敏感地区,记者还会受到恐吓,偶尔伴随着暴力。

中国对这一切做法的辩护很经典,那类"五十步笑百步"的说辞。中国指责外国新闻机构痴迷于"唱衰"—那些说共产主义政治体制坏话的故事。

事实上,就连一些西方评论人士,通常是那些对北京、上海的摩天大厦、五彩霓虹非常熟悉的人,也经常公开谈论外国媒体的偏见,为什么不去聚焦中国令人瞩目的经济成就,而只是紧盯着那些负面后果,比如环境恶化,债务泡沫,缺少法治,人权侵害等等。

图片版权 FMPRC
Image caption 外交部发言人:赞成的请举手

外国驻华记者工作环境恶化?赞成的请举手

1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期间有记者提问: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年度报告称,中国称中国政府通过签证续签手续对发表令其不悦报道的外国记者施压,禁止或限制这些记者到中国大部分地区采访。

华春莹随即反问台下记者:你们谁认为FCCC代表了你们的观点?你们谁赞同这个报告的内容,“举手告诉我”。

台下一片沉默,无一人举手。  

Image caption 在新疆,记者被检查了无数次

我对这些指控的回答很简单:那不是偏见,是一视同仁。

西方国家的政府同样会经常抱怨,他们受到媒体没完没了的批评、质疑、嘲讽。但是,那是新闻自由的命脉,是对权力问责的唯一方式。

现在世界上,比新疆更需要仔细审视的地方不多。中国当局说,正在新疆打击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威胁。

更多有关新疆的记者来鸿:

新疆是信奉伊斯兰教的维族人聚居区,维族人总计有十万,他们面对的是宗教自由受压制,国家严密监控,没有控罪即被收监关进秘密收容所。

在新疆期间,曾有短暂的一个瞬间,我摆脱开"陪同"的视线。和我站对面的那个男子,满脸的紧张、惶恐显而易见。

但是,让我今后很长时间都无法忘却的是,当我问他能不能简短录几句话时,他眼中流露出的恐惧。

他小声说:请不要让我犯法。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