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大英帝国怎么成了“万恶之源”?

英国在阿富汗赫尔曼德的基地 图片版权 MOD
Image caption 2006年起,英国的米字旗又一次出现在阿富汗

从小到大,我听到的阴谋论不计其数,其中有些相当疯狂。

我听说,李小龙被妻子下毒,他知道后,亲自动手惩治她。我还听说,李小龙会飞,希特勒还活着,战争最后一刻,他乘坐吉普车逃脱盟军追捕,吉普车先是变成飞机,然后变成船、潜艇!希特勒偶尔还给世界发信号,宣称,"我会回来的!"

但是,有一个市井传言生命力特别旺盛:阿富汗所有的苦难,都是英国人造成的。

小时候,我曾经想过,这是为什么呢?20几岁时我来到英国,后来我懂了,这种怀疑是有原因的。

图片版权 Auliya Atrafi
Image caption BBC波斯语记者阿特拉菲

几百年来,阿富汗一直是沙俄帝国和大英帝国之间的缓冲区。两个超级大国在这片"三不管地带"(no man's land,尤指战争期间两国交界处的无人地带)频繁有大动作。

据说,现代阿富汗版图划定的时候,阿富汗国王的看法根本无人理睬。1919年阿富汗独立之前,英国和阿富汗总过打过三次战争,之后英国人才永远离开。

嗯?英国人真的永远离开了?

在阿富汗人心里,英国人仍然藏在阴影中,监视着他们,密谋、策划;英国人仍然能把阿富汗内政搞到一团糟。

有传说,英国间谍假扮阿訇,误导虔诚的信徒,还有英国间谍装作算命先生;我还听说过,祭台背后藏着财宝,四周的乞丐,其实都是保安。

《记者来鸿》是BBC记者从世界各地发回的深度报道。希望它能成为您了解世界的一个窗口。更多阅读,请点击这里

图片版权 MEPL
Image caption 1880年,英国在迈万德(Maiwand)战役中落败

历史上的英阿战争:

英国曾经三次试图征服阿富汗,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第一次:沙皇俄国在阿富汗扩张势力令英国十分恼火。1839年英国入侵阿富汗,迅速占领喀布尔,扶持起傀儡政权。两年后,喀布尔民众起义。1841年冬英军被迫撤退,16000多官兵幸存者寥寥无几。

第二次:1878年英国再次入侵阿富汗,原因和结局几乎就是第一次的翻版。这一次,由于签署不平等条约英国还是从阿富汗攫取大量利益。

第三次:1919年英阿再次开战。起因是阿富汗新一代军官决心废除与英国的不平等条约。这场战争后英国被迫承认阿富汗独立。

图片版权 Auliya Atrafi

痴迷阴谋论的并不是只有阿富汗人。一位库尔德朋友告诉我,如果下了一夜的雨,邻里有哪一堵墙倒塌了,妈妈都会埋怨英国人。

伊朗有一部播放多年的肥皂剧,其中有个角色永远相信英国人在搞阴谋诡计,永远忧心忡忡。

我的朋友告诉我,在孟加拉,如果你显得很精明、很会算计的话,人们会说你像英国人。

在喀布尔,我们也有这样一个词,形容人血管里流着"恶毒的英国血"。

但是,自从1980年代阿富汗爆发内战以来,我们心目中阴谋家的名单越来越长了,现在还包括巴基斯坦的情报部门、所谓的伊斯兰国,当然了,还有美国人。

反反复复、一次又一次的外国干涉只会让阿富汗人的想象力越来越丰富。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79年苏联出兵阿富汗,血腥战争历时10年

阿富汗——"帝国坟场"

阿富汗位于欧亚大陆心腹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她成为历来的交通要冲、兵家必争之地。

从古至今,阿富汗多次经历大国入侵,但是她最后几乎总会把对方拖垮。因此人们总爱阿富汗称作“帝国坟场”。

除了历史上的大英帝国,勃列日涅夫时期咄咄逼人的苏联以及冷战后信心爆棚的美国,都曾在阿富汗都曾陷入泥潭。

有一次在伦敦,一位阿富汗裔出租车司机向我抱怨说,外国人要偷走阿富汗的石油,藏在客机里偷偷运出来;还有人说,外国人的目光盯上了伊朗的铀。

在阿富汗,一名法官曾告诉我,本拉登是美国间谍,最后被干掉是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了。还有人相信本拉登还活得好好的,在美国某个地方一个世外田园般的小岛上养尊处优呢。

阿富汗的将军也会说,北约出钱、武器支持塔利班,他们甚至还说,敢于揭露这种内幕的翻译被从直升机上直接抛出去!

还有传言说,北约部队从阿富汗走私犯手里购买毒品,藏在阵亡士兵的肚子里偷偷运回西方。据说,好多西方人从这个利润丰厚的行当中受益,其中包括英国王室。

图片版权 Auliya Atrafi

去年我去见个朋友,他的父亲是位来自东部地区的部落首领。

喝完绿茶,寒暄完毕,我一张嘴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我问他,你们那一片地区所谓的伊斯兰国怎么样了。首领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给我上了一课,那种我已经听过无数次的言论。他自信满满地说,"这都是伊斯兰国、美国人和英国人在玩儿游戏,付出代价的是阿富汗人!"

我略感不解,接着问道,"但是,他们从中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他坚持说,"他们计划都是长线的,可能50年,他们以为我们都根本搞不懂。"

"如果真这么简单,那他们也太愚蠢了。你知道吧,我们是能看到蛛丝马迹的,比如俄国、巴基斯坦和中国构建的新阵营。"

"你好好想想,美国一星期就能摧毁塔利班政府,怎么就不能干掉几个藏在深山老林里的武装分子呢?"

很明显,他以为自己赢了这场辩论,转过头,冲着麦加方向开始祷告。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西方联军的干预并没有让阿富汗实现稳定

最近在喀布尔,我刚刚和其它几个记者一起做完周五祷告,突然收到一条消息,显示有自杀炸弹攻击者在一座什叶派穆斯林的清真寺发起袭击。

我问,"这是伊斯兰国干的吗?"另外一名记者回答,"还可能是犹太人或者基督徒干的。"

我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但我还是接着问了一句,"那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呢?"

那位记者这次显得更加确信,他回答说,"两方面,这类行动会在信徒和清真寺之间拉开距离,还会让穆斯林人分裂。"

绿区内的道路坑坑洼洼,刚离开清真寺,我们的裤腿还卷得高高的,胳膊下夹着祈祷用的小垫子,边走边聊。突然,我脑子里涌现出一个念头。

在这样一个语言、种族、信仰、思想造成严重分歧的国家,仍然能有一样东西让所有的阿富汗人齐心一致,那就是:

坚决不信外国人。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