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蒙古草原无情肆虐的无声杀手

图片版权 HELEN WRIGHT
Image caption 迄今已经有超过100万头牲畜被冻死、饿死

今年已经有逾百万头家畜被冻死、饿死。“白灾”这个奇特的天气现象、这个无声的杀手,也威胁着牧民传统的生活方式。 视线以外不远,岩石边,是一大堆冻的僵硬的山羊、绵羊尸体,一个压一个。

这就是“白灾”(dzud 又翻译成严冬)的受害者。“严冬”是蒙古特有、残忍无情的自然灾害。夏季干旱,冬季酷寒,家畜被饿死、或者被冻死。

上次蒙古遭遇严冬是在2010年,当时总计800万头牲畜丧命。据信严冬每五年发作一次,每一次都会给蒙古人的生活带来沉重打击。

谈起已经失去的那些山羊和绵羊,50岁的牧民米玛(Bayankhand Myagmar)说,“我们下了很大努力,想法让牲口活下去。但是,不管什么办法都没用。”

蒙古自从去年七月以来一直没有降雨,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气温连续多日降到摄氏零下50度以下。降雪覆盖了国土将近60%,降雪量也高于寻常年景。

Image caption 米玛把弱小的牲口搬进蒙古包中过夜

雪上加霜的是,过度放牧、沙漠化蔓延也都加剧了严冬的后果。不下雨,夏季草原上的草无法生长,数以百万计的牲畜无法蓄下足够的膘,没有抵抗和度过严冬的身体本钱,只有死路一条。

这个冬天,遭受严冬冲击波的人超过25万5千。

米玛住在乌布苏省(Uvs),该省位于蒙古首都乌兰巴托以西1000多公里。米玛从1990年开始放牧,这是她所经历的最为严重的一次严冬。米玛一共有700头牲口,被冻死、饿死的已经超过450。

米玛一家住蒙古包,她还要照顾残疾女儿和儿子。米玛哭着说,“如果我们失去所有的牲口,就没活路了。”

图片版权 ICRC

米玛一家人把牲口的健康看得比自己的健康更重要。虚弱的牲口也搬进蒙古包。但是在蒙古包外,有几只绵羊被摔住、瘫在地上,挣扎着呼吸,可以看到身体一侧一起一伏。

米玛说,她每天晚上都要起来四、五次检查剩下的牲口,因为牲口有时会摞在一起睡,下面的会被压死。

这个冬天,她已经卖了汽车买草料,后来再买饲料,已经欠了当地市场不少钱。“我们要是失去了所有的牲口可怎么办啊?”

图片版权 IFRC

救援官员警告说,没有人关注严冬这个无声的杀手,但是严冬的后果相当严重。

牧民生活必需的一切几乎都来自牲口:吃肉喝奶;烧粪取暖;卖皮革买其他食物、支付孩子学费。失去牲口可能意味着他们陷入贫困。

图片版权 IFRC
Image caption 2010年这位牧民失去了他所有的牲口。无疑,这只会导致牧民陷入贫困

通常,牧民没有其他选择,只能举家迁往地区中心城镇或者首都。蒙古总人口280万,其中一半以上生活在乌兰巴托。但是,就算进了城,牧民往往也没有找工作所需要的技能。

同是在乌布苏省,72岁的多怒和其他13个人一起住在3个小小的蒙古包中。这个冬天刚开始的时候,多怒总共有230头牲口,从1月至今,其中210头已经死了。

她说,“眼睁睁看着牲口一个接一个死掉,我们心都碎了。但是,即使我还就剩下一头牲口,我也要竭尽全力保住它的命。”

图片版权 IFRC
Image caption 多怒说,哪怕就剩下一头牲口,她也要竭尽全力

蒙古救援机构说,如果夏季干旱,那么后面的冬天将出现白灾。但是,其中一些救援机构目前正在试图改变正式承认严冬、启动救助的起点。

今年,蒙古政府并没有宣布进入紧急状况,所以,申请国际组织帮助也更不容易。

联合国粮农组织驻蒙古副代表加拉格尔(Kevin Gallagher)说,“在蒙古好像存在这样一种态度,即便预测可能出现严冬,人们并不愿意提前打算,因为这可能导致严冬更严酷。”

图片版权 HELEN WRIGHT
Image caption 专家警告,严冬威胁牧民传统的生活方式

他希望,启动严冬救助应该在夏季干旱之后、冬季降雪之前,另外一个参考标准是:肉价跌到原价的25%。出现这种状况,银行一般会开始收回他们发放给牧民的贷款,最后,牧民无钱再买饲料。

世界其他地区已经采用这样的启动机制。

去年秋天,冬季一步步逼近,牧民杀掉数以百万计的牲口,试图卖肉赚点钱。他们心里很清楚,虚弱的牲口活不过严冬。市场过度饱和导致价格暴跌,一头羊从75美元降到25美元。由此,牧民开始了破产周期。

现在,虽然最冷的月份已经过去了,但是,草原上的新草要到五月底之后才会开始生长。在那之前,预计每天仍会有1000头牲口丧命。

伴随着每次严冬,大草原上,牧民传统的生活方式也变得越来越不可行。

(编译: 苏平 责编:董乐)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