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一场认真走过场的选举

林郑月娥在无惊无险,无意外,无悬念中当选香港女特首。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林郑月娥在无惊无险,无意外,无悬念中当选香港女特首。

2017年3月26日,第五届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在无惊无险,无意外,无悬念中尘埃落定,由1194名委员组成的选举委员会选出林郑月娥为新特首,以777票胜选,击败了365票的曾俊华和21票的胡国兴。

无惊无险无意外无悬念

这场香港特首选举可以归纳为:无惊无险无意外无悬念,一切都在预料掌控之中;比起去年底美国大选的惊天动地,简直是天壤之别。

按照香港基本法规定,香港特首由选举委员会1200名选举委员(按资格和条件实有1194位)选举产生。在选举委员会中泛民主派可控制320票左右,建制派控制800票左右,剩下一些是游移票。

建制派如果像上一届特首选举那样推选两人入闸选举,由于票源平均和分散,有可能发生意外,让泛民主派坐收渔翁之利。因此,这届建制派劝阻了叶刘淑仪、曾钰成等有意参选者,只推一人即林郑月娥入闸参选,选票集中,确保万无一失的当选。从选举的结果来看,集中了选票的绝对优势,林郑当选,得票率为65%,选举策略奏效,取得了胜利。

反观泛民主派,内部意见分歧大,没有领军人物,似乎蜀中无人;怯战,不愿参加一场不可能取胜的战斗;连有意参选的长毛都入不了闸,只能把所有的选票都投给本属建制派但不听劝阻执意参选从而出走的曾俊华,虽然民意很高,但因选票不高败北,得票率仅31%。

林郑月娥与曾俊华都是建制派

特首梁振英施政作风强硬,树敌不少,不连选连任,名义上是因女儿生病要费心照顾,实际上是特区政府施政管治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中央决定换马。这使林郑和曾俊华都有了参选特首的机会,虽然曾俊华比林郑早表达参选意向。

林郑月娥和曾俊华都是梁特首施政管治团队的重要阁员,分别坐特区政府的第二和第三把交椅。他们三人之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政治依存关系。北京一早规定今届特首的四大条件:爱国爱港、中央信任、管治能力、港人拥护。常识上,林郑月娥和曾俊华都符合这些条件,特别是四大条件中的"中央信任",这虽是这一届新增的主观评价,但对于林郑和曾俊华来说,中央对他们的信任程度只会是稍微不同,不可能存在有无之分。就像"管治能力"、"港人拥护"等条件,他们两人也各有千秋,互有长短。否则很难解释他们干了一辈子高级公务员,如果没有"中央信任",是难以为继的。

然而,据《信报》报导,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董建华在团结香港基金会议上明确表示,特首选举若由曾俊华获胜,中央不会任命。为了避免出现尴尬局面,他才会邀请林郑月娥参选。

香港多家媒体都引述林郑解释为何最后决定参选,称是因为香港若选出一个特首而中央不任命,会出现宪制危机,矛头直指曾俊华。

而这一切,客观上提前大半年消弱和分裂了梁振英的施政管治团队。两位主要官员辞职参选打擂台,职务由下级官员代理,政务将出现停滞或怠惰,还把一位建制内的主要官员往对立阵营推。观察曾俊华在选举中各种场合的诉求、辩论、鼓动,基本上是中道理性,能够打动中下层民众的心声,并没有太偏激的言行,港人拥护度大幅超过林郑。这里不禁想起一句古训: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用人若疑,忠良也离。

泛民主派的表现糟糕

泛民主派在这次特首选举中的表现糟糕,令人诟病。

首先,泛民推不出可以代表民主派参选的候选人。虽然把曾俊华和胡国兴送入闸,最后又把全部选票集中投给曾俊华。但从本质上看,曾和胡都是建制派阵营的人,在选举辩论中暴露出民主素养不高;即使当选,也不可能为泛民的民主理念而施政。

其次,泛民参加特首选举的功利色彩太重。虽然早就预计泛民的候选人在这次1200人小圈子选举特首中没有任何机会,但泛民可以利用选举辩论、街头造势、争取选委支持等形式,宣扬民主政治的理念,为中下层民众和基层争取福利而鼓与呼。可惜泛民没有在此为民主管治的理念而战,曾几何时,泛民在议员选举和立法会辩论中是何等的骁勇善战。

香港回归20年经过了5届特首选举,选出了一任女特首。香港经历了资本家治港、公务员治港、专业人士治港,似乎都不理想,香港已经停滞了20年。现在尝试女特首治港,寄希望以柔克刚,弥合撕裂,团结全港,共谋发展。希望克服公务员的唯上(老板)、唯书(规章制度)的官僚怠政作风,唯民(解决民生疾苦)、唯实(找到发展路径),使香港能够搭上国家"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的顺风车,重新出发。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