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哪个星球?地球上的南极洲!

图片版权 Estúdio 41 / Afaconsult

科幻片摄影棚?天外来客?都不对。这是南极洲。

BBC 记者Matthew Teller发现,南极冰原上为一代又一代探险者挡风遮雨的木屋棚已经成为古迹,周遭的白茫茫冰天雪地里散落着一些“太空范”现代建筑。

这个修长的厢体建筑是个临时屋舍,傍水而立,一次可供65人歇脚避寒。

在地球五大洲里最冷、最干、风最急的南极洲造房子,即使像这个车厢般的长条,造价也不菲: 1亿美元(8000万英镑)。

图片版权 Estudio 41 Arquitetura

欢迎光临巴西费拉斯少校南极科学考察站(Comandante Ferraz Antarctic)。

这个考察站2012年起火焚毁,巴西海军发起重建设计竞赛招标,当地一家设计公司夺标,由中国电子进出口总公司(CEIEC)承建,预计2018年完工。

图片版权 Estúdio 41/Afaconsult
Image caption 上层是卧舱、餐厅和起居室,下层是实验室和操作空间。

这个科考站位于南极一个小岛上,距离南美大陆最南端将近1000公里。这里几乎与世隔绝,没有航班,也没有邮递服务。

跟南极洲其他科考站一样,费拉兹司令站不对公众开放。能一睹其真容的除了建筑工程人员之外,基本上就是去那里驻站考察的科研人员。

那为什么还要花这么多钱征集最佳设计呢?简单实用不是更好吗?

事实上,这也不是巴西虚荣,其他国家也在南极科考站的建筑设计、外观上不惜重金。

印度在2013年公布了类似的未来派风格的南极科考站设计方案。

图片版权 IMS / bof
Image caption 巴拉蒂的任务是研究极地海洋生物。

巴拉蒂(Bharati) 观测站由134个预制集装箱组成,运输和搭建方便,但外表绝对看不出这一“便捷”特色。

图片版权 NCAOR

之后,2014年,韩国的张保皋(Jang Bogo)观测站落成,三翼结构的主体在钢架支撑下状似太空飞船,里面可容纳60人。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张保皋站的这种设计据信可以抵御极地恶劣的自然条件。

这样争相媲美,究竟是为什么呢?

《极地》(Polar)杂志主编、《中国:极地大国》(China as a Polar Great Power)一书作者安-玛丽·布莱迪看来,南极站已经成了冰上的使馆,蕴含并折射出一个国家在南极的地位象征。

那些在南极的国家利益可以是科学研究领域的,

也许那些利益是纯科研的,但现行的南极条约再过40年就到期了,届时如果条约未能续期,那么许多成员国都希望自己做好了利用时机的准备。

在冰上建个房子跟过去探险队在冰上插一枚国旗几乎就是一个意思。

以前可不是这样。

1903年,苏格兰国家南极探险队33人抵达南奥克尼群岛外围,在那里垒了个石头棚。

图片版权 Alamy

探险队长布鲁斯豪迈地用爱丁堡气象学家奥蒙德的名字给这个石头棚命名为奥蒙德大厦。这是南极洲第一个永久性建筑,今天还保留着,由阿根廷政府负责维修。在那之后,一批又一批探险队、考察队抵达南极,都只搭个木头棚屋之类简易屋舍。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美国国务卿克里2016年11月到访Shackleton的木屋

后来,在1957-58年国际地球物理年(IGY)的推动下,这块白皑皑的冰原上也开始了建房热。1959年南极条约签订,签约国同意暂停对南极的领土诉求,同时也促使许多国家通过其他方式来整合自己在南极的存在势态,比如建筑。

条约允许在南极从事实际研究活动的国家在讨论南极洲未来的会议上有一票投票权。这也是刺激建房热的因素之一。

美国的McMurdo 科研站就是在那时建的。1962-72年期间,它用核发电机供电。这是南极洲最大的定居点,夏季人口达1200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McMurdo 站有自己的港口、冰上飞机起降跑道和直升机起降场地。
图片版权 Peter Rejeck, NSF
Image caption McMurdo 咖啡店供应热饮,旁边是个小影院,附近还有个小教堂。

多年来,由于客观条件限制,南极洲的建筑不重外观美丑。

英国的黑利站1980年时还只是“钢管子里面几个木棚而已”,埋在15米厚的积雪下。

图片版权 British Antarctic Survey
Image caption 英国的黑利3建于1973年,1983年废弃,进出不方便,且通风不好。

南极洲本身被定义为沙漠,但沿海地区仍有降雪,内陆地区气温极低,积雪比融雪快。极地风大,卷着这些积雪到处飞舞,所以地面上任何凸起的建筑很快就会被积雪压垮、埋没。

英国的黑利站2013年已经进化到黑利6,5个前身都被风雪压垮,或因为冰壳移动而不得不放弃。

图片版权 Michal Krzysztofowicz
Image caption 黑利6南极站的红色求舱是公共活动场所。

黑利6则堪称南极洲第一个可迁移研究站。它的8个相互连通的球舱就像巨大的彩色列车车厢,必要时可以随时分离,比如一处起火,其他球体可以马上脱离。这些彩色的球舱由架在一巨型滑雪板上的液压腿支撑。就是说,整个科考站可以拆分成八块,被拖车拉到新的地点,然后重新组装合成。

而且,它即豪华又舒适。

图片版权 James Morris
Image caption 舒适的内部,每个卧室都有窗户。

南非是较早解决积雪问题的国家之一。1997年建成的SANAE 4 科研站设计时考虑到极地风雪因素,把房子架在镂空的支架上,给雪留出了通道。

图片版权 Dr Ross Hofmeyr
Image caption 南非的Sanae IV科研站给风雪留了通道。

德国2009年落成的Neumayer III 基地也采用了相似的设计,液压支柱可以升高。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Neumayer III 始终位于冰面上方6米处。夏季这里有50人,冬季有9人。
图片版权 AFP/Getty
Image caption 意大利和法国的联合科研基地,Concordia, 跟英国的黑利一样,供欧洲航天署研究离群索居对人的生理和心理影响。

南极洲建筑的另一个要素是节能。大部分站点采用极地柴油,价格昂贵、污染严重且运输不便。比利时的伊丽莎白公主科考站是第一个实现废气零排放的南极站。从2009年落成起就完全靠太阳能和风能供电,而且没有供暖系统。它的设计使得内部温度得以通过电器发热和人的活动产生的热量维持,四壁的绝缘超强,热流失近乎零。

图片版权 International Polar Foundation, Rene Robert
Image caption 伊丽莎白公主站有风能发电设施。
图片版权 International Polar Foundation, René Robert
Image caption 太阳能供电,供热水。

中国最新建成的第四座南极站,泰山站,状似飞碟。2013-14年用45天制成,设计寿命只有几年。

图片版权 Alamy
Image caption 中国第四个南极站,泰山站的模型。

当然,南极的这些太空时代风格的建筑,能够欣赏到的人也就那么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