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2010年 10月 26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1:42

大家谈中国:评价刘晓波

刘晓波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自从2008年奥运之后,中国政府对BBC中文网重新开始封锁。我已好久没有登陆BBC中文网站了,只是偶尔浏览一下英文网站的消息。最近,忍不住好奇的使用翻墙软件登陆了BBC中文网,本想首先好好抒发一下对中国政府继续封锁境外中文媒体的不满。但等我详细浏览了一些报道和网友评论之后,我却打消了原来的念头,因为误解与偏见仍在持续。

看到了刘晓波的专题,一下勾起了太多的回忆和思绪。最初知道刘晓波,是在1989学运期间,当时正在大学校园的我,完全被刘晓波先生的文章和观点所吸引,当时的他绝对堪称青年学生的精神领袖之一。他是著名的天安门四君子。平心而论,1989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如果是颁给天安门四君子,而不是颁给什么达赖喇嘛,可能更能获得大陆青年的认可与支持。89之后,记忆当中,刘先生是唯一一个留在大陆,而没有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可以说,刘先生是我最为尊敬的一位民运人士,因为他的勇气,因为他比其他海外民运人士更了解现代的中国。

但是,读完BBC中文网上刘晓波先生的文章和观点之后,我却不由得感慨,刘先生还生活在上个世纪。如果在20年前,刘先生这样的观点,还堪称启蒙的话。到现在刘先生这样的观点,我只能评价为偏激了。

89学运已经过去21年。作为曾经热情参与的一位当年的热血青年,我的记忆当中,早已没有了当年的壮怀激烈,以及与百万大军对峙的慷慨激昂。唯一萦绕在我脑海中的,是一位曾经阻止我们上街游行的老师讲的一句话:“在当今的中国根本不可能实现真正的民主化,因为在中国还根本没有形成真正的中产阶层。”当年这位老师,被我们直斥为胆小鬼,而人到中年的我,唯一记住的就是这句话。

仍然记得在十几年前,曾经偶尔读到的一篇文章,是一位西方记者采访一位西方人;他曾经是70年代在西方国家发生过的激烈的学生运动的一位领袖。进入中年的他,满是激情之后的理性。思想已经与年轻时迥然不同。如果让我评价当年的我,也是同样激情有余,理性不足。

看到刘晓波先生的文章,与当年相比并没有什么新意。原本以为,经过这么多年的磨难与思索,刘先生应当会更理性,更务实。但是,看到你现在的观点,仍然是反对共产党一党专制,与要求新闻自由的老套路。除了钦佩你作为反对派的勇气之外,却丝毫不敢再苟同。因为你多少有些为了反对而反对。

在当今中国,共产党一党专制是事实,但是推翻这个政治体制之后,会变成什么样的政治体制,又应当成为什么样的政治体制?相信刘先生和各位民运人士未必有成熟的答案。更不可能有赢得中国人广泛共识的答案。

89之后,“稳定是压倒一切的”这句话被执政者提出,听起来多少有些执政者的功利思想。但是这句话却在大多数中国人中得到共鸣。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中国国门被打开,到1949年,中国人经历了100多年的战乱。到1979年前,又经历了30年残酷的政治斗争与社会动荡。饱经沧桑的国人已不可能再接受任何的社会动荡。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过往30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与国内外环境的稳定有直接的关系。

刘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在国外也许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国内却平静如水,一周后就鲜有人再提起。现在最被关心的新闻是楼市限购令,以及官二代撞死人的新闻。你未必相信的事实是,现在中国老百姓最关心的都是经济议题与民生议题,绝少关心政治议题。政治体制改革的话题仅在管理阶层与知识分子阶层更被关注而已。普通老百姓最关心的永远是经济是否发展,他们能得到什么实惠。否则,你如何解释享有完全民主自由权利的法国人民,会为了个退休问题闹得满城风雨。

不管中国共产党执政的政府在过去曾经犯过什么样的错误,过往30年经济发展的成就,却为他们赢得了十足的口碑。再加上国人求稳怕变的心理,任何想在中国进行苏联东欧式的激烈的民主化变革的想法,都既不理性,也不负责任。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必须是渐进的、可控的、由内而外的、自发的民主化变革。任何真正为国家民族着想的人,都必须有足够的耐心与创造性的思维来解决这个问题。我相信中华民族有足够的智慧来解决中国的民主化进程的问题。

注:《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读者反馈

如果以民众在暴力谎言下的反应作为评判的标准,那还需要知识分子做什么?挑开谎言的欺骗,这恰恰是每一个有见识有良知有责任的知识分子应该作为的。而不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怯弱而制造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论混淆视听。如果是为了利益而为则更为可耻可鄙至极。未署名

(现在中国老百姓最关心的都是经济议题与民生议题,绝少关心政治议题。政治体制改革的话题仅在管理阶层与知识分子阶层更被关注而已。普通老百姓最关心的永远是经济是否发展,他们能得到什么实惠。)这本身就是一种扭曲的现象,并不值得肯定,更不值得夸耀。他们被迫只能这样做这样选择,并不能说明他们喜欢这样,适合这样,而更不能说明这是正确的。被劫匪劫持的人质往往也会对劫匪低眉顺目换取暂时的安全,但因为这样你就可以说这个状态是正常的吗?既然低眉顺目的人质与劫匪还可以和平共处我们就就不用冒着激怒绑匪的风险解救人质了吗?忽视中国普遍存在的暴力威慑和谎言欺骗来谈中国人的心态不是无知就是无耻。如果以民众在暴力谎言下的反应作为评判的标准,那还需要知识分子做什么?挑开谎言的欺骗,这恰是每一个有见识有良知有责任的知识分子应该作为的。而不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怯弱而制造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论混淆视听。如果是为了利益而为则更为可耻可鄙至极。未署名

我觉的李先生的观点有一定的说服力。任何问题的解决都需要一个时间的问题。 毕竟现在中国绝大多数的人都过着满足的日子,政府在不断的提高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有些网友评论要开放的社会,我认为任何事情都要有一个度。我认为每个个人的权利和一个集体的,国家的权利是一对矛盾,所以有了法律的存在来规定个人的行为。 还有些人总是把视野聚焦在一些特别的案例上,我认为思想也不成熟。强拆是特例,不是普遍。我承认政府是有过过错,难道有错不能改?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在此,我只是想反对个别思想偏激者的言论,劝你们去学学哲学,学会如何看开问题,如何抓住事物的主要矛盾。黄杰, HONG KONG

民主的实行的确应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这点我无比同意,在任何国家都是如此。以往的经验证实,东欧剧变似的改变带来的剧痛并不是所有国家都能承受的,而苏联确实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这里有两个问题您不应该混为一谈,一个是刘先生的主张,不管是他所主张的民主还是人权,都是他个人的看法和意见,激进也好不合时宜也好,都是他的个人观点,但是这种看法和意见很不幸地使他成为政府的异见分子,由此导致的第二个问题是,中国政府对待意见分子的方式,这是两个问题,希望李先生能独立看待。再次重复一下,民主应该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因为在一个有着十几亿人民的泱泱大国里,无法容忍一个或几个“意见分子”,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到了这种地步,即使想不循序渐进,恐怕也不可能。如此可知,我们离真正的民主有多么长的一条路要走。每次我看到某人因“意图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关入大牢,都不禁无奈地笑出声来。因思想而遭迫害,这种做法即使我们现在无法逆转,但是必定被后人所不耻。tessa,china

Jason的说法不敢苟同。我觉得我和大部分人一样,对政治的兴趣远没有对能更直接影响我们的经济政策的兴趣大。共党过去的过错是很多,现在的弊病 也很不少。可是只是空喊喊口号就有能改变这些吗?或者,你推翻了他,那么,你又有什么成熟的方案来取代现有的呢?而且,如何避免这期间的动荡?Kin, xi'an

你所分析的道理,也可以套用在美国的身上。就算美国在伊拉克杀了10万多平民,那也是值得的,因为他在为伊拉克人民追求民主,我甚至认为死在萨达姆 手中的伊拉克人都没有美国人杀的多。可你还会认为美国人是正义的、萨达姆是邪恶的。一个是举着十字架杀人,一个则是用地狱之火杀人,可对于百姓来说,结果 不都一个样子么?zhao

回应中国深圳的林沐阳 -----你除了扣帽子的本领很大外,其他方面就逊色多了!文章说的很实际,大部分中国人就是安于现状,政治对于他们来说可以用莫不关心来形容,你走在大 街上,可以和任何一个普通公民抱怨共产党这不好,那不好,没人会害怕,而且他们也会说出一大堆抱怨的事情,但他们很少会说去推翻共产党,因为他们并不知道 接下来的政权是否比共产党更烂。最后为你感慨一下,如果没有“五毛党”这个词儿,你该咋活啊!zhao

这篇文章的时代背景与其说是清末,倒不如说是在乾隆嘉庆的时代。刘晓波先生固然值得尊敬,但到不了孙中山先生的地步,大概是希望反清复明而受文字狱迫害的倔强书生。我们看待六四这段历史时总是激情有余,理性不足。毋庸置疑,中国需要政治改革,需要民主,但是暴力革命是否是唯一符合逻辑的方式呢?诚然,中国政府曾经犯下过罪行,但现在是不是到了不惜一切代价找他们清算的时候?英国光荣革命过后三百二十一年,女王仍在,教皇仍去,是否也很悲哀?Boris, 悉尼

作者说刘晓波身为近乎于理想主义者的坚持是了无新意,也说过中国现在大家都只在乎经济成长,然而对于自身处于人权不章、人治取代法治的国家,却只批评别人的民主改革梦想是不切实际的,我认为这是一种悲哀。也从作者身上看到共产中国目前的教育以及想法,民主改革可以是渐进式的,并不是一蹴可几,所以到底谁能够提出民主最终型态并不是重点,而是对于人权的尊重与提升能实际落实才是最重要的。请作者想想中国现在所面临的问题,这么多问题并非压下或是隐瞒就能够解决的,经济数字也并不能够代表一切,如果只是贬低梦想家的诉求,中国也会一直被大家瞧不起,这样的经济大国就是你们想要的吗? Chen Chia Wen , Taiwan

李先生承认在当今中国,共产党一党专制是事实﹐但目前中国当政者自己承认吗﹖不仅不承认﹐还对不同政见者和保护弱势的维权者残酷镇压﹐以牺牲弱者利益来保护权贵统治的稳定﹐绝对的权力必然造成绝对的腐败。李先生以为这种高压稳定会自然带来公平社会吗﹖台湾的蒋经国先生在任期内﹐主动开放党禁报禁﹐废除以言治罪﹐国民党推动“自上而下”的改革﹐为台湾转型为今日民主、自由与人权获保障的社会打下基础,也使蒋经国三个字至今仍是台湾民望最高、最受民众怀念的政治符号。刘晓波的主张与台湾和平政治改革的道路是相通的。封建专制统治了几千年的中国需要彻底反封建﹐启迪人权意识﹐建立民主法治。共产党领导正确潮流才能重生。AChong, Sydney

我不认为这是保皇党的言论,也许作者的一些修辞的确存在偏颇,但我也不赞成刘晓波的观点。我认为应该接受89年学运的教训,而刘晓波目前的做法没有任何意义,同89学运一样,还起到了反作用。希望当年学运的老前辈们在今后能多一些策略、务实和远见。未署名

如文章后读者反馈里所讲,我确实认为文章的观点是“保皇”的,但文章讲述的国内情况还是实际的。也许没有在大陆生活的人或者没有与大陆居民深入交流的人很难理解大陆人民的思想。以我为例,我是坚决主张政治要民主,而且经常同身边的人交流我的观点,但是他们是怎么看我的呢?大部分朋友叫我“愤青”,说我太愤世嫉俗,这种朋友就是普通的老百姓,他们的心态很简单好好过日子,响应领导人“不折腾”的号召,他们也抱怨政府,但觉得政治不是他们关心的,有意思的是有些家庭主妇身份的朋友还担心我“沉沦”及人身安全。还一类朋友就是把我的观点看成极端,认为我看见的就是一个面不是整体,与我激烈争论,这其中还有留过洋的海归。篇幅有限今后再聊。牛威, 中国北京

“08宪章”是一个结合美国和中国宪法的结合体,好是好,但过于理想化,就差公民可以自由携带武器了。这样的宪章可能需要中国再进行“300年的”进化才能试用。现在倡导这个,无疑对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是一个内乱的因素。美国对社会主义事态很警觉,对共产概念也怕的要死,我想这是同一个道理。suermao

我认同李先生的说法。民以食为天,满清末年会有革命产生,很大的部份是满清腐败,民不聊生。如果要说历史的教训,可以参考西方一次大战后西方法西斯政党的兴起,至少他制造某种程度的假象"国富军强"。注意,这些法西斯政党都还是透过民主的方式掌权的。所以,中国人以弱怕了,穷怕了,目前共产党可以给他们这些,大多数的人已经很满足了。何况现在高举人权大旗的西方国家,还是当年侵略、分割中国的"列强",这很不具说服力。我不否认"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但有些事不是单看理性的抉择,还应顾及非理性、情意与历史环境的脉络。颜弘志, 台湾台中

无论取得多少成绩,只要犯下过错罪行,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满清覆灭近百年,保皇党仍在,这是一种悲哀。Jason =======我也请问一句,马丁路德金是怎么死的?伊拉克十几万老百姓怎么死的? 美国有为其所作所为负责的政客付出过代价吗?64已经过去21年,可是如此脱离现实的激进想法仍在,确实是一种悲哀。你以为“付出代价”是由共产党来付吗?社会激烈变革的结果只能是由老百姓来承担这个“代价”人家说的只不过是社会发展的事实,当年中共搞大跃进劳民伤财,“民运”们搞民主又何尝不是~没有中产阶级的土壤,硬是不顾现实搞“民主”只能结出涩果。这是现实,不是你一人的好恶可以决定的。z aus

关于署名的几点思考:本评论涉及署名的问题,但却跟这篇文章讨论的问题有关。文章来自中国,署名是“李先生”。为什么来自中国的、跟中国“主流”报刊的观点一致的文章,作者依然不署真名,这就值得思考。言论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权利。言论自由的权利包括公民不被任何言论伤害的权利。如果这种权利没有受到切实保护,言论将失去它真实性的道德基础。没有真实性作为基础,文章只是一种文字游戏。从而失去跟读者对话的共同基础。确定文章具有真实性的一个标志是作者署下真实的名字。换言之,作者和读者站在同一个真实性的道德基础上。真实性的道德基础保证文章的真实性。没有共同的真实性的道德基础,写文章没有意义,交流和讨论的前提也不存在。罗慰年

读了本期的《大家谈中国》中的文章《评价刘晓波》后,感觉很像人民日报的社论,其观点甚至比《人民日报》更“左”。不清楚BBC为什么对这种文章情有独钟?另外,文章作者只用一个“李先生”这样的不伦不类的署名,连笔名都没有,加上文章中内容那种语气与我们中学和大学的政治课本几乎完全一样,因此,中国大陆的内行人一看就知道是“五毛党”的作品。不清楚BBC为什么要登这样的“文章”?这种文章,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自会安排,无需BBC越俎代庖啊!下次若BBC要再刊登这类文章,请把我们中学和大学的政治教材刊登上去即可。林沐阳, 中国深圳

达赖喇嘛的话我很赞成,只有成为一个开放的社会才是所有中国人的唯一出路,基本人权得不到尊重,今天受到伤害的是他,明天也许就是你我,我所要求的只是能够自由的接受外部世界的信息,自由的表达思想,多少年了在国内还不能做到这一步,GOOGLE不能用,YOUTUBE不能看,这算什么呀。邦迪, 迪拜

很多事情都能找到历史的影子,这篇文章的时代背景改成清末,刘晓波主张改成孙中山的主张,这就是一篇标准的保皇党的说辞。经济议题和政治议题是分不开的,房价是谁在纵容?强拆又是谁在支持?官二代的嚣张又是什么体制的后果?如果中国人民有“足够的耐心与创造性的思维”,现在爱新觉罗还统治着这块土地呢。这篇文章的根本逻辑错误在于:不管中国共产党执政的政府在过去曾经犯过什么样的错误,过往30年经济发展的成就,却为他们赢得了十足的口碑。这是在说无论犯下如何错误罪行,只要有成绩,那就可以原谅的。而正常逻辑是:无论取得多少成绩,只要犯下过错罪行,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满清覆灭近百年,保皇党仍在,这是一种悲哀。Jason

欢迎大家投稿,请把文章发送到:按键 tougao@bbc.co.uk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