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给非洲留下了什么?

喀麦隆摄影师塞缪尔·弗索
Image caption 喀麦隆摄影师塞缪尔·弗索今年10月31日在拉各斯摄影节上展示他装扮成毛泽东的自拍照。

编者按:2013年12月26日是中共前最高领导人毛泽东诞生120周年纪念日。

中共现任总书记习近平就任一年多来,整治党风、推行批评和自我批评、强调“马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定不能丢,丢了就丧失根本”等等,习执政中的毛元素屡见不鲜,其意图和实质则各有评说。

BBC中文网特推出系列报道,分析评论毛泽东对今日中国乃至世界的影响。

二战之后,中国和非洲关系迅速发展,相互支持,毛泽东起到了重要作用。中国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后面临来自美国和苏联的双重挑战,急需盟友。而非洲正在经历反殖民统治的斗争,对中国不无崇拜,从中国寻求道义上和经济上的支持。毛泽东接待过很多非洲领导人,包括赞比亚总统卡翁达,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阿尔及利亚革命委员会主席布迈丁,马里国家元首特拉奥雷,毛里塔尼亚总统达达赫,几内尔总统杜尔和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西等等。

1965年,卡翁达总统首次访问中国时提出让中国帮助修建坦赞铁路的要求,但同时表示如果中国有困难而拒绝,他会完全理解。据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毛泽东回答说,“你们有困难,我们也有困难,但你们的困难与我们的不同,我们可以不修铁路也要帮助你们修建这条铁路。”

Image caption 中国援建坦赞铁路花费了当时中国外汇储备的三分之一。

中国前驻法大使吴建民说,为坦赞铁路中国投入了1.5亿英镑,相当于当时外汇储备的三分之一。1971年, 76个国家投票支持联合国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国的合法代表,而投赞成票的包括27个非洲国家,足显毛泽东的战略眼光。吴建民认为,没有中国在联合国恢复合法席位,1978年就不能对外开放,也不会有今天的大发展。

如今在非洲执政的一批新领导人,有人继续和中国发展热线联系,有的则更向往西方的政治制度。埃塞俄比亚总统穆拉图·特肖梅曾在1977 至 1991在北大学习,目前中国正在帮助埃政府建立网上政府(e-government) 系统;刚果民主共和国总统约瑟夫·卡比拉九十年代初曾在中国国防大学学习过,而纳米比亚前总统努乔玛则在南京陆军指挥学院接受过培训。

在毛泽东去世37年之后,毛泽东在非洲是否还有影响力?如何评价他在非洲的政治遗产?BBC中文网记者华英采访了伦敦亚非学院政治和国际关系教授Stephan Chan。他长期从事对非洲问题和中国非洲关系的研究。

以下文字根据电话录音整理编辑。

华英:最近南非驻中国大使兰加(Bheki Langa)评论说,毛泽东和曼德拉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是为解放自己的人民而斗争的强势领导人, 同时为自己国家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你怎么看这种比较?

Professor Chan: 我觉得这种比较有一定的道理,因为毛泽东和曼德拉都是给社会带来巨变的伟人。但是如果只比较这两个人我觉得不太合适,应该再加上一两个其他人,比如甘地。甘地是一个巨人。但是他只领导印度实现了独立,就去世了,没有看到更大的变化。曼德拉的伟大之处在于,在相当短的时间内 (他只担任了一届总统),他使南非前进了一大步;毛泽东领导中国的时间更长,也使中国前进了很多,所以他是20世纪的巨人之一。曼德拉非常接近,但是他的最大贡献不在于使国家进步了多少,而是在历史和未来之间建立了一座道义桥梁。

曼德拉走的是真理和和解之路,而大家都了解毛泽东对待敌人,甚至对待同事的做法,这又怎样比较呢?

Professor Chan:南非和中国的历史与国情都很不一样;我想即使在今天的中国也很难想象当年人们受到的那种遭遇。不要忘记,在南非,不只是曼德拉在推动真理和和解,其他知名人士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比如图图大主教和一些非常有影响力的法律界人士。 今后在中国如果发生什么政治事件,我想也会走这条道路,中国已经不再是毛泽东当政时的中国。

毛泽东当年同非洲发展关系,主要考量是什么?又是什么因素使那么多非洲领导人到中国来同毛泽东握手?

Professor Chan: 我觉得非洲领导人非常尊重毛泽东,他们感谢毛泽东对他们的平等态度,而不是有些欧美领导人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当然毛泽东这样做有自己的目的。1970年代初期毛泽东和赞比亚总统卡翁达会面时谈到三个世界的理论。毛认为中国和非洲以及其它发展中国家形成了自己的团结阵营,这个阵营非常重要,因为毛泽东希望摆脱美国和苏联等大国的控制。

从社会制度来看,你认为毛泽东是否有意让社会主义制度在非洲生根? 他是否试图“输出革命”?

Professor Chan: 非洲刚刚经历了自己的革命,也就是争取独立的斗争,他们需要巩固成果。 他们自然对社会主义抱有同情,也希望建立有非洲特色的社会主义。但是他们不希望建立中国式的或者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制度。如果非洲想投入社会主义,他们会走自己的路。我想毛泽东非常了解这一点。另外,他还懂得社会发展需要经历不同阶段,而非洲所经历的阶段和中国的非常不同。

那么现在在非洲还有人纪念毛泽东吗?

Professor Chan:现在非洲不再提毛泽东了,他们想到的是中国这个国家。他们意识到比起毛的时代,中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所以现在在非洲大家不太提某个领导人。如果还有人记得中国领导人的话,除了毛泽东,他们还记得周恩来总理,他是中国非洲关系中的重要人物。人们至今还记得周恩来的一些讲话,记得他的智慧,作为国家总理,他和很多非洲领导人建立了友谊。当今,大家更多想到的是中国这个国家的形象,中国在全球化进程中所起到的作用,而毛泽东在促成这个历史性进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现在国家之间关系都很实际,基本上从经济发展的角度考虑。目前中国在非洲的投资今非昔比:当年的坦赞铁路是中国援建的巨大工程,而最近动工的肯尼亚东非铁路工程将耗资52亿美元,大部分资金由中国提供。 你认为毛泽东会如何看待现在的中非关系?

Professsor Chan:毛对这些发展不会感到吃惊,但是对这些发展的资本主义背景可能会感到不安。因为中国实际上是在走某种资本主义道路,非洲的部份地区同样如此。中国是全球化进程的一部分,而这个进程不再完全由西方大国主导,对这一点毛泽东会支持的。我想毛泽东对中国和非洲的长久团结同样会感到欣慰。当然中国在民用工程方面是专家,铁路和道路工程没有人会比中国做的更好。所以中国参与东非铁路工程是很自然的事情。毛会认为中国在非洲的参与有利于非洲人民,对这点他会感到高兴。

你如何总结毛泽东在非洲的政治遗产?

Professor Chan: 当今中国比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更为强大,更为现代化,更加富有,更具有在国际事务和全球经济发展中起领军作用的地位。这对整个国际社会,对非洲都是有利的。中国为非洲提供了一个选择,也就是说,他们不一定要依赖美国或欧洲的援助,他们可以选择和中国合作。这就是毛泽东的重要遗产。而现在中国领导人也深深懂得中国非洲关系目前以及今后在全球化中的重要作用。

(责编:尚清)

网友如有评论,请用下表:

读者反馈

当年反对并害怕毛泽东的是地富反坏右们,今天反对并害怕毛泽东的仍是那些代表既得利益集团的地富反坏右们。不同的是他们当年只能在心中反对,现在却可公开地肆无忌惮地反对了。<strong>John, </strong><br/>

凡是与自己不同的观点,不是“学识不足”,就是“不可告人”,想当年文革的那些红小兵们,大体就是这个思维方式。<strong>落果, LA</strong><br/>

英国首相和BBC已经堕落为独裁者的帮凶。<strong>蓉一, 东京</strong><br/>

你们这些西方左翼每天吹捧毛泽东以及他的社会主义,不知道是你们基本学识不足,还是处于你们和中国不可告人的利益,但是 W/E 这些都不足以改变左翼是暴政的温床这个基本事实,我说错了么?你们删除了多少批评毛泽东的评论?包括本条。 未署名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