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中国:中美两国如何解决网络安全问题?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网络安全议题中通过网络窃取知识产权是一大关注。

在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时代,美中关系面临两大突出挑战。第一项,地缘政治和南海疆域主权纷争。对于不同国家政府而言可以说属于惯例,就是在领土主权和行使权力上有争议。

第二项挑战,就是美国和中国政府在网络空间将如何作为。中美两国决策层花在理解个中险象和探索解决方案上花的时间几乎一样。经过多年静悄悄的咨询和公开的指责,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到访华盛顿时带去了事态可能会有进展的信号。但在今年6月举行的一次美中网络空间问题会议结束后,双方究竟取得了多大进展,仍不明朗。

有的放矢

美中网络空间挑战这个议题包含了大量不同类别的固有和新产生的问题。在网络空间问题上的分歧本身也涵盖广泛,从全球互联网的监管模式到各国政府是否能够、应该或者如何控制信息在境内和跨境流动,不一而足。网络安全问题也同样,涵盖了从潜在的出于军事目的非法利用网络到保护个人隐私和执法,林林总总。

然而,从习近平上台后与美国政府的早期互动来看,美国始终有一项突出的指称,即来自中国的实体为本国企业获得竞争优势而窃取美国商业机密。

有鉴于此,美国方面在去年9月双方达成共识后作为一项突破大加宣扬的是,在没有承认之前任何不良行为的情况下,习近平和奥巴马首次共同承诺“两国政府都不从事或在知情情况下支持出于为公司或商业部门提供竞争优势的动机而利用网络窃取知识产权,包括贸易机密或其他保密的商业信息”。

奥巴马对这种宣称持谨慎乐观态度,两国政府承诺设立打击网络犯罪及相关事项的对话机制,并组建专家小组就网络空间的全球规范和准则的确立展开更广泛的讨论。本质上看,美国政府就中国政府内部许多人多年来始终否认存在的一个问题赢得了公开、正式的承认。美国官员小心地平衡措辞,宣告胜利的同时对将来的结果保持怀疑。

美国的一大关注得到了正面处理,沟通渠道也行将拓宽。

向哪里前进?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结束后没几天,又举行了打击网络犯罪及相关事项的高级别对话。

6月中旬,美中政府间的年度战略与经济对话结束几天后,两国政府又举行了第二次会谈,就是打击网络犯罪及相关事项对话。在最初的声明中,这个对话被称作论坛,旨在“评估就网络恶意行为提出的信息和协助请求所获得的回应的及时性和质量”。换而言之,它或许是两国政府监督对方履行习近平签字同意的措辞谨慎的承诺的一种方式。

但是,迄今为止公众还没有看到实际发生的事件得到处理的迹象。也许正在进行直接商议,但美国官员发表的公开声明和头两次会议公布的联合文件显示,两国政府花更多时间讨论未来的措施,而不是处理案例或急迫问题。简而言之,尽管新开渠道的会谈似乎是实质性的,但是否服务于最初广而告之的目的却不清楚。

最近这些对话取得的一些最有希望的结果都是前瞻性的。据报道,两国政府决定“制订行动计划处理商务电邮诈骗(BEC)”问题。如果这一行动富有成效,如果确实制订了计划,那么美国和中国就是在联手解决一个各地商家都受其害的全球性问题。但前瞻计划受制于两国各自的国内政治变化,而且一个双边行动计划将如何转换成有效合作也不清楚。

信任与核实

这些会谈表明政府部长和官员们在履行咨询商议的承诺。但公众如何评估网络商业盗窃的处理呢?可靠的消息极少:企业往往不愿公开自己数据丢失的事,美国政府对公布情报部门调查结论也很谨慎。

通过高级别官员在国会作证和在公共论坛发表讲话,奥巴马政府发出了谨慎乐观的信号,暗示习近平访美后来自中国的得到政府支持的商业间谍案数量可能有所减少。为商业客户监察网络攻击的私营保安公司发布的测评报告结论各异,但它们都遭遇的一大挑战,即确定黑客攻击行为中潜在的政府参与程度。

一份就来自“基地在中国的可疑团体”的网络攻击案例减少进行评估的报告展示了解读美中网络空间对话取得进展的公开信息的复杂程度。保安公司Fireeye 的这份报告称,自2014年中开始,与中国有关联的网络攻击 大幅度减少 – 这发生在2015年9月两国发表联合声明之前一年多。前布什政府律师杰克·戈德史密斯(Jack Goldsmith)指出,如果习近平的公开声明与攻击案例减少没有对应关联,那就必须寻找其他原因。

扩展地平线

图片版权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曾经较遥远的担忧随着“物联网”日益成为现实而变得紧迫。

短期内无法判断是不是美国的外交压力导致中国政府来解决这个问题。即使商业间谍问题100%解决了,美中网络空间对话机制的真正考验还在于它是否能成长为一套双边、多边、进而全球范围的应对新型挑战的强大力量。

美国利益团体还有其他希望政府跟中国提及的关注事项。正在成为头等重要的事项中包括美国科技公司的中国市场准入问题。中国已经公布的和提交的规则对包括网络基础设施到线上服务等诸多行业的企业造成重大不确定因素。

有人认为,这些规则是为托举中国科技公司设计的不合法的保护主义措施;还有人认为,中国的“防火长城”和相关的网上内容控制是信息服务自由贸易的壁垒。两国政府如何处理这些挑战将在很大程度上左右公共讨论,至少在美国如此。

但是,一些正在出现的最重要的问题公众通常看不到。美国和中国的社会及经济都日益依赖网络的稳定和安全。两国政府将必须相互合作,也必须与大量不同领域的企业合作,一起应对共同面临的挑战,比如金融网络和关键基础设施网络的安全保障。一些从前看似较遥远的安全事项需要引起广泛的国际关注和紧迫的行动,其中之一就是从冰箱、汽车到医疗设备等各色各样的联网电器在日常生活中的迅速普及。所谓的“物联网”提出的巨大挑战不分国界,但目前世界各国政府对这个安全问题几乎完全无视。

美中就网络空间开启对话到目前为止尚难定论的成功如果说有值得汲取的教训的话,那就是科技政策问题不能归结为单独的恼人事件。对待科技政策必须有务实的态度,承认有些领域可以达成协议,有些将会有摩擦,但所有的问题都需要国际合作、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合作来共同处理。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