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女美丽性感、随时恭候:这算性别偏见吗?

女机器人(Fembot)角色为Svedka伏特加酒做广告。 图片版权 Svedka
Image caption 生产伏特加酒的瑞典公司Svedka 多年前就开始用这个性感女郎作广告了。

人工智能、虚拟现实、智能聊天机器人、虚拟助手,无论正式名称叫什么,这些科技产物面向用户、公众的形象,大部分都是聪慧美女或性感女郎,随时恭候,唾手可得。

例子很多。亚马逊当年推出“提问阿列克莎”(Ask Alexa)的网上虚拟导购助手时,估计没有料到“她”会受到那些赤裸裸的骚扰。“她”就像一本百科全书,但顾客行为研究公司发现不少网民提问是假,搭讪撩妹是真。

微软那个声音柔美的考塔娜(Cortana)据信也常被“撩”。瑞典伏特加酒的“虚拟广告女郎”干脆就在挑逗,“刺激V点" (V是伏特加英语Vodka的第一个字母)。

纽约科技公司X.ai 捧出的虚拟私人助理艾米·英格拉姆(Amy Ingram)不那么火辣,口头语是“随时为您效劳”,专长是为“主人”安排会议排期和日程。

敬业的艾米常收到客户寄给“她”的鲜花和巧克力 -- 他们似乎不知道“她”实际上是个推理演算程式。

还有IPSoft 的聊天机器人美女爱米莉亚,当然也少不了那一群理财助手,无一例外都是美女,像那些个爱瑞卡、克莉奥、佩妮和尼娜们,用美妙的声音提供银行营业时间、电话、客户账户余额等信息。

图片版权 IPSoft
Image caption IPSoft 的爱米莉亚(Amelia)能听懂人类的自然语言,可以跟人对话。

为什么科技行业看上去似乎患了隐性性别歧视症?

伦敦帝国理工大学设计与创新专业教授斯蒂格利亚妮认为,一个重要原因是科技行业女性太少。

根据苹果、谷歌、脸书和亚马逊公布的数据,科技界从业人员中女性占30%。

要是教电脑学人类思维和行动的都是男性,那很可能出来的结果有性别偏见之嫌。

图片版权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那么,在科技王国很普遍的对女性的偏见是否反过来又让女性对那里望而却步呢?

这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那些女机器人体现了“她们”的创造者 -- 现实中的男性 -- 的三观,尤其是对女性的固定看法。

谢菲尔德大学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专业荣誉教授沙尔奇(Noel Sharkey)也有同感。他认为,一些主流AI形象跟性机器人(sexbots)日渐也就一步之隔,相互促进。

科技女比例低,使得科技行业弥漫的性别偏见难以打破、研发出来的人工智能产品折射出来的男尊女卑的“女性观”得不到纠偏,而这种物化女性、加固性别刻板印象的趋势则进一步打击了女性进入科技界的意愿。

他认为这个行业需要更多元、更均衡。

图片版权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男性程序员男尊女卑?

人工、虚拟的背后是现实世界的人,现实世界会折射在虚拟世界中。

要改变科技领域的性别失衡,教育机构可以发挥一定作用。

伦敦帝国理工大学商学院有一个工商管理硕士MBA科目,研究领域是人工智能对社会和人类根本需求的影响。

当然,减少性别偏见的责任也落在生产机器人的公司身上。

已经有一些新兴小企业在尝试创新风气。

图片版权 Rainbird
Image caption Rainbird 公司董事长James Duez 说,聊天机器人不必非得是“金发碧眼、笑容甜美的女郎”

认知推理平台 Rainbird 公司的聊天机器人没有化身,也没有拟人化。公司董事长杜艾兹说,大部分科技公司已经认识到,如果一个人工智能产品能尽职尽责完成本份工作,就没必要把它包装成金发碧眼、温柔甜美的女性形象去推销。

那样只会在软件产品和用户群体之间造成隔阂,而作为科技产品供应者,我们承担着影响年轻一代的责任。

无论外表什么样,如果一个学习设备充斥着性别偏见和歧视的数据,那么它只能是性别偏见或歧视的化身。

金融服务公司Sage Group软件和人工智能业务副总裁沙尔玛(Kiriti Sharma)认为,对软件作拟人化包装也未尝不可,但“教会机器人别理睬坏主意很关键”。

图片版权 Sage
Image caption Sage集团副总裁 Kriti Sharma 规定自己公司的虚拟助理机器软件不用女性化身。

沙尔玛的团队研发出公司第一款聊天机器人,提醒客户及时付账,控制预算等等, 一开始就说明,这个名叫Sage Peg的程序不用女性化身。她说男同事们都没意见。

她觉得问题的关键在于许多人是随大流,沿袭行业常规,而没有动脑子想想某些AI化身的社会影响。

跟那些被设计成会调情的虚拟女助手不同,Sage Peg 会把这类挑逗直接拉回到财务话题。

这就足以让对方头脑冷静下来。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