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城市:用喷射背包在空中赶路

高科技将如何改变未来的城市? 图片版权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高科技将如何改变未来的城市?

今后数周,BBC将提供城市生活快照,探讨科技正在或未来将如何改变我们的城市风貌。

我们将看看科技将如何改进早间出行,将怎样使我们白天工作得更好,将怎样改变我们的晚间娱乐,以及在越来越不休眠的智能城市晚上到底会怎么过。

我们从全世界城市居民开始一天生活入手,从早间出行开始。未来,你可能不需要叫出租车,而是喷射背包。

图片版权 Martin's AirCraft Compan
Image caption 喷射背包有望成为未来城市的个人交通工具

马丁飞行器公司(Martin Aircraft Company)的光启科学创新副总裁彼得·库克尔说"未来城市少不了喷射背包。我认为喷气背包就是空中的滴滴打车。"

设在新西兰的马丁飞行器公司已经有了一个能工作的模型,以每小时45公里的速度和850米高度飞行28分钟。

库克尔说,上班族将来用智能手机app就可以叫个无人驾驶喷射背包。

他承认仍需克服"管理方面的障碍",而且如果空中到处都是喷射背包,还需要"自动防碰撞功能"。

目前只有两名飞行员真正试飞过喷射背包,其中一人是麦克·李德。他表示,喷射背包绝对值得用。

他说"喷射背包非常好使,飞起来很自如,最主要的是特好玩儿。"

"用这种无拘无束的方式被运到空中,感觉真是很特别,很喜欢。"

"大约3000人用过我们的模拟器,每个人离开时都满脸笑容。由于模拟器非常近似真的东西,这就显示人们想象喷射背包有多好玩儿,就真的有多好玩儿。"

"我是真的非常喜欢喷射背包。"

交通堵塞

交通阻塞是城市面临的一大难题。据预测,到2050年世界70%的人口将生活的城市。交通阻塞是极需解决的问题。

科技无法帮助减少城市人口,但是却越来越被用来解决堵车问题。

图片版权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交通阻塞是城市面临的一大难题

像滴滴出行和UberPool这样的汽车共享模式能帮助减少路上的车辆。

图片版权 Glasgow City Council
Image caption 格拉斯哥设立了一个操作中心可以介入该市800个红绿灯

在英国格拉斯哥市,当地政府耗资1200万英镑设立了一个监测500摄像头的操作中心,可以介入该市800个红绿灯。

这个系统让公交车先行,以鼓励更多人使用公交。

在美国城市波士顿,市长办公室专门设立了一个部门,用创新的办法改进市民与政府的互动方式。

其中一项工作是怎样使交通指挥灯更加智能化。

负责研发这个系统的波士顿大学智能城市专家卡桑德拉斯教授说,实时改变红绿灯能将堵车减少一半,让驾车人士更惬意。

他说"大家都都经历过总是在路口被堵在红灯下的经历,因此想象一下,如果我们能控制交通灯,甚至提醒驾车者只要稍微加速,就可以在绿灯时通过路口。"

卡桑德拉斯教授说,配备这种功能的车已经在中国城市道路上进行试验。

一些城市比如斯德哥尔摩都在交通高峰时段收取堵车费,以缓解交通压力。

哥本哈根市一半居民上下班都骑车,以减少炭排放。

数十年来,交通阻塞问题一直让科学家不解,甚至有了专门研究这个问题的学科,称jamology。

卡桑德拉斯教授说,"人类驾车的能力很差,不能保持车子的匀速。"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里昂,人们可以乘坐无人驾驶公交车

自动车的诞生将完全消除这个问题,许多大公司都许诺要在2020年前让自动车上路。

但是美国密执根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23%的美国人不想坐无人驾驶的车,36%的人表示他们会感到非常紧张,将不断地察看车轮。

而生产商则力图把车造得更加友善。

Semcon制造的自动车能显示一个图像,使其看上去像是在笑,以便与行人互动。而包括里昂在内的城市则在试验看上去非常招人喜爱的自动车。

图片版权 Local Motor
Image caption 一些城市推出了12座无人驾驶公交车

在美国的匹兹堡市,Uber推出了自动车车队。

华盛顿,拉斯维加斯和佛罗里达也计划推出12座无人驾驶公交车,配备IBM人工智能平台Watson。这个智能系统能以对话形式回答有关旅行时间的问题,甚至还能推荐当地饭馆和名胜古迹。

目前为止,这种公交车已经进行了一些有限的试验。

超级高铁

图片版权 Hyperloop Technologies
Image caption 未来的运输模式没有一样比超级高铁更吸引眼球

城市在缓解交通堵塞时面临一个艰难抉择,他们是应该投资于昂贵的高科技基础设施比如中国的立体快巴,还是坐等无人驾驶汽车时代的到来?

未来的运输模式没有一样比超级高铁更吸引眼球。超级高铁的概念是美国硅谷工程师和发明家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推出来的。

这套系统的运输舱运行于减压的管路中,以太阳能供应的电磁悬浮原理轨道中行驶,运输舱则使用线性感应马达和空气压缩机推进。

但是不少专家开始质疑我们是否真的需要这种运输系统,他们反对的理由不是超级高铁是否在技术上可行,甚至不是其建造费用。

麻省理工学院的城市实验室负责人卡罗·拉提问到:"短途旅行,我们真需要在一个小黑管子里做吗?"

拉提最近从伦敦到巴黎选择了一个慢行方式,乘坐欧洲之星火车,而且一点也不后悔做了这个选择。

他说"很喜欢在欧洲之星上的两个小时旅程。我能上网,舒服的座椅成了我的工作空间,我还能享受英国和法国漂亮风景。"

"我真的觉得我在享用世界上最美丽的办公室。"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