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科技产业能否摆脱美国

2016年,徐俊杰创立了一家主要为工业用车生产电子录音设备的创业公司。
Image caption 2016年,徐俊杰创立了一家主要为工业用车生产电子录音设备的创业公司。

徐俊杰相信,他正在工作的地方是中国的硅谷。

对这个28岁的年轻人来说,拔地而起的摩天大厦、咖啡店和扎堆的创业公司,便是他在中国版的旧金山湾区工作的最好例证。

徐俊杰是一名出生于杭州偏远村镇的企业家,这也是他现在生活和工作的地方。技术创新为他提供了改变自身境况的机会。

"在过去,我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在注册公司和募集资金上。但现在,这些都不足为虑了,"他说道。

2016年,徐俊杰创立了一家主要为工业用车生产电子录音设备的创业公司。这种录音设备可以监控车辆在路上行驶的性能,如同用于空难事故调查的黑匣子。 作为杭州市的一千家科技创业公司之一,徐俊杰得到了政府的补贴和优惠政策。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中国可以复制硅谷吗?

"我们可以站在像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大公司肩上,利用他们的成功,再结合我们在行业中了解的技术,"徐俊杰说。 "杭州的氛围对应用技术的创新很有帮助,"他补充道。

中国的科技发展方式常被指责缺乏一个像硅谷这样拥有2.8万亿美元技术集群、并有苹果和谷歌等科技巨头纷纷驻扎的创新枢纽。从北京中关村到深圳欣欣向荣的景象背后,中国的创新常被西方视为一种商业的解决方案:努力把技术和产业相结合,实现技术普及,并以利润最大化为目的。这与创造和发明新的技术相悖。

本月早些时候,因中国通讯公司中兴(ZTE)没有惩罚与伊朗有贸易往来的员工,美国对中兴颁布了出口禁令。这引发了人们对于中国过度依赖美国技术的担忧,很多人认为,这种依赖可能会给中国的产业带来灾难性后果。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东亚研究所讲师吴霁虹(Jihong Sanderson)认为,中国的技术中心是全球整体性的系统的一部分,它不应被孤立看待。

"中兴并不会'制造'手机——实际上这是一个整体的生态系统,在相互依存的关系中共建产品,并提供服务,"她说。

Image caption 徐俊杰(左)坚信,技术的应用是创新的一种形式

"为了禁止向中兴出售元件,谷歌(Google)、高通(Qualcomm),以及Acacia、Lumentum和Oclaro等一些不太知名的美国公司的业务纷纷被关闭。这种行动针对的虽是单个的公司,但它为每一家在美国开展业务、或设立总部的公司都带来了风险。"吴霁虹补充道。

2017年1月,中国政府宣布,将设立一个由国家网信办和财政部共同监督的1000亿人民币基金,以助力2015年提出的"互联网+"计划。这项由国家主导的计划致力于鼓励互联网公司与制造业和其他行业相融合。

"外国人认为中国缺乏生产技术的创新,他们认为我们不能从头开始。这就像我们不能空手造出iPhone一样。但是,一旦有了iPhone,我们可以改进应用程序以更加贴近用户体验,这是我们擅长的。但我认为,应用技术和生产技术也同样重要,"徐俊杰说。

"我不相信技术可以存在于空中楼阁上,"来自硅谷的文化史学家皮耶罗·斯加鲁菲(Piero Scaruffi)说。 "旧金山湾区的社会在诸多方面都很特殊,事实证明,当技术来到时,他们做了与技术毫不相关的事情。在硅谷,我们不使用'技术'这个词,这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补充道。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英双双对中兴出手。

但杭州的徐俊杰坚信,技术的应用是创新的一种形式。

"在政府的指导下,更多的资金将投入基础技术的创新,更多的人才也将参与到基础技术的研究中,"这位企业家说。

"我很难相信,中国会在一二十年内就能挑战英国、美国或德国的科研中心地位。但是阿肯色州的农民可能不会用他的智能手机购物。中国非常擅长通过技术应用来大程度地改变社会,"斯加鲁菲补充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