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官员首次承认“制度化”运动禁药问题

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的俄罗斯国旗和奥运五环旗帜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俄罗斯被曝光的禁药问题最主要涉及2014年索契冬奥会

俄罗斯官员向媒体承认,该国奥运代表选手存在多年来大规模使用运动禁药的问题。

“这是一个制度化的阴谋,”俄罗斯国家反兴奋剂机构代总干事安娜·安采里奥维奇(Anna Antseliovich)在接受美国《纽约时报》访问时表示,俄罗斯不再就该国运动员被曝光大规模系统性使用运动禁药的指控和证据作争辩。

这是俄罗斯官员首次对有关指控显示承认态度。

不过,安采里奥维奇仍然坚持,俄罗斯总统普京以及其他政府高层官员从未牵涉其中。

由加拿大法学教授里查德·麦克拉伦领衔的调查团队此前发表的报告指,超过1000名俄罗斯运动员在2011至2015年间在系统性资助下大规模使用提升运动表现的违禁药物,从而在包括奥运会在内的多个国际体育赛事的超过30个运动项目中获益。

大规模使用禁药的报告曝光后,国际田联(IAAF)率先对俄罗斯运动员实施全面禁赛,该国田径选手未能参加包括里约奥运会在内的国际赛事。

12月,俄罗斯失去了明年冬季两项世界杯以及速度滑冰赛事的主办权。

麦克拉伦报告至今所曝光的俄罗斯禁药问题,主要涉及2014年索契冬奥会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当中的多项赛事。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俄罗斯运动员在多项国际赛事上被禁赛

该报告印证了今年五月由一名揭密者、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官员前官员格里戈里·罗琴科夫(Grigory Rodchenkov)所披露的信息,指背后的策划者以调换尿液样本的方式包庇使用禁药的俄罗斯运动员。

在《纽约时报》的访问中,安采里奥维奇否认有关的行动是由政府资助。

俄罗斯一直否认政府是大规模禁药使用的幕后策划者,并且认为对俄罗斯运动员实施全面禁药的处罚不公平。

《纽约时报》另外引述了81岁的前苏联体育部门高层官员维塔利·斯米尔诺夫(Vitaly Smirnov)指,关于禁药问题,应该向前看。

“我无意替那些对此负有责任的人说话,”该报引述斯米尔诺夫说。

“作为前体育部长和国家奥委会主席,从我的角度看,我们犯了很多错误。”他在今年被俄罗斯总统普京委派,监督俄罗斯反禁药机构的改革工作。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前体育部门官员斯米尔诺夫认为,俄罗斯禁药问题所面对的局面超出了竞技层面

但他表示,目前重要的是找出年轻的俄罗斯运动员愿意使用运动禁药的背后原因,而不是追究过去的违规行为。

斯米尔诺夫还同时表示,俄罗斯运动员在国际赛事中所面对的局面不仅仅是在竞技层面。

他引用俄罗斯黑客组织“魔幻熊”(Fancy Bears)通过网络攻击泄露的多国运动员医疗档案,指俄罗斯在与西方国家的竞争中处于不公平的地位,因为多个西方国家运动员都得到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的允许使用禁药。

该黑客组织披露的信息显示,包括在里约奥运会赢得多枚金牌的美国女子体操选手西蒙·拜尔斯(Simone Biles)和环法自行车冠军克里斯·弗罗梅(Chris Froome)等在内的多名运动员,以"治疗用途豁免"条例被允许因治疗需要而使用违禁药物。

“俄罗斯从未得到过其他国家所得到的机会,”斯米尔诺夫告诉《纽约时报》说。

“在俄罗斯,总体的感觉是,我们根本没有机会。”

对于俄罗斯官员不再否认大规模使用禁药问题,发表有关报告的麦克拉伦表示欢迎,同时指出,这一态度转变可能是为了避免俄罗斯进一步受到更多调查而作出的危机公关。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围绕BBC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