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谷宣雄谈足球教育:“足球是一种可以赚钱的梦想”

纳谷宣雄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从事足球教育逾50年的纳谷宣雄目前是日中足球友好联盟理事长

6月的中国广州,在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引以为傲的恒大足球学校,来自多国的嘉宾和媒体人员在一个下着阵雨的下午观摩这里的训练课。

参访人员当中包括日中友好足球联盟理事长纳谷宣雄。这位戴着眼镜的白发老人一直寡言少语,默默观察着世界最大的足球学校当中这些身穿红色和黄色球衣的中国孩子。

曾经是业余球员、后来成为青少年足球教练的他,是日本足球发展史上的其中一个重要人物。他经历过日本足球在前职业化时代从无到有的过程,并在半个世纪前就亲身参与日本青少年足球教育的"开荒"。当然众所周知的还有,日本足球的"国宝"、第一个走进欧洲职业联赛的日本球员三浦知良,是他的儿子。

两年前,纳谷宣雄倡导建立“日中友好足球联盟”,在日本足协和J联盟的支持下以半官方机构的身份推动两国之间的足球交流,当中包括青少年足球。

眼下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2020年之间建设两万所足球学校和7万块场地的宏伟足球发展计划正受到世界关注,但目前中日足球从成年队到小孩子的水平差距有目共睹。在广州,作为中国足球高峰论坛演讲嘉宾的纳谷宣雄接受了BBC中文的访问,分享了他对培养青少年球员方面的心得。

让孩子知道足球是奥妙的事物

纳谷宣雄在1942年1月出生于日本静冈县,中学时代受一个喜欢足球并且有海外经历的老师启蒙,对足球深深着迷。

这位留欧的老师当时跟纳谷说:足球是世界性的运动,将来亚洲也会流行的。纳谷第一次觉得,踢足球是一件走在世界前端的事。

但是在他记忆中的青少年时代,日本民众普遍对足球运动没什么兴趣,而当时的日本既没有职业足球,也没有青少年培训的概念,而且由于二战后的日本足协遭到国际足联(FIFA)除名,日本在包括战时在内的20年时间里远离了国际赛事。

曾梦想“靠足球吃饭”未果的他,现在回想老师说的话时说道:“足球真的在亚洲也开花结果了,看看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就知道足球的渲染力。”

生在一个无法成为职业球员的时代,令爱足球“到了疯癫程度”的他自然而然地在过了当球员的年龄之后将梦想托付到了下一代。他回忆开始从事足球教育的时候说,日本足球训练的主要对象是成年人和大、中学生。纳谷宣雄当时就觉得,踢球要从小孩做起:“自从50年前的时候,我们就感觉到从大教到小是错误的,我们需要从小往大去教。”

他从自己的家乡静冈市开始做起,在一些小学里组织学生进行足球比赛,并逐步组建了一批少年足球队。踢足球的乐趣在孩子中间传导开去,逐渐让周边的大部分小学都成立了足球队。

在教小孩踢足球的过程中,纳谷宣雄觉得,在小孩子心中播下喜欢足球的种子是最重要的事。

他回忆起三浦知良(纳谷宣雄与妻子离异,三浦知良及兄长随母姓)小时候第一次接触足球的情景:小三浦用手捧着足球到爸爸跟前丢给爸爸,却发现爸爸会用脚踢回给他。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51岁的三浦知良仍然在职业赛场上奔跑

“他也会模仿我,”纳谷宣雄告诉BBC中文说,“但当时他的小脚踢球踢不到爸爸那边去,他就会开始更努力地试着把球踢过去。”

纳谷宣雄说,足球教育在一开始的时候,甚至不需要告诉小孩,足球是要踢的。“用手去碰也可以,一开始你只需要让小孩知道这个球是一个好玩的东西。”

他说,在人和足球建立了某种情感联系之后,再将规则和技巧加上去。孩子会慢慢发现,足球是一个值得钻研的奥妙事物,但一开始,它应该是纯粹的好玩。

因为旁边的人比你强

纳谷宣雄在1960年代开始从事少年足球教育。在日本全国足球处于初始阶段的时候(日本足球联赛在1965年首次举办,当时为非职业联赛,球队以企业为归属),纳谷宣雄一家走在了先驱者的位置上。

他在1981年将分别是15和14岁的两个儿子三浦泰年和三浦知良带到巴西,“去把他们的足球学回来”。1986年,三浦知良在巴西桑托斯队成为职业球员,之后又先后效力过帕尔梅拉斯以及意甲热那亚等球队,1990年代回到日本参加J联赛。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三浦知良是日本足球国宝级人物

据纳谷宣雄自己的描述,他50年的足球教学生涯数千名弟子当中,出了100多名专业足球员,其中有大约30人进入过日本国家队。而51岁的三浦知良目前仍是现役职业球员,效力于日本乙级联赛的横滨FC俱乐部。

他回忆在60年代,为了调动孩子们对足球的兴趣,他会组织电影放映,让小学生观看1966年世界杯的纪录电影,希望凭那个年代称霸足坛的博比·查尔顿和博比·摩尔的故事,鼓励孩子踢足球。

对于1966年世界杯上震惊世界足坛的朝鲜队,纳谷记忆犹新——那一届世界杯,朝鲜队在小组赛中爆冷击败传统强队意大利,进入八强,在2002年韩国队打进四强之前,那一直是亚洲球队在世界杯赛上的最好成绩。

而那个时代的日本,虽然在1964年奥运会以东道主身份打进过前八名,但是纳谷宣雄说,在与亚洲的朝鲜和韩国的比较当中,日本足球处于落后位置。

“我知道一些历史,”纳谷宣雄说,“我就跟这些孩子们讲说,这些朝鲜人都是从日本的学校出去的,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国家踢球,踢出了这样的成绩。”

“我试着给他们营造这样的梦想:你们只要努力一下,也能成为像那样能够参加世界杯的足球选手。”

纳谷宣雄说,欧洲、南美等地的足之球所以强大,是因为“你旁边的人比你强”,竞争的效应迫使每一个人提升自己。

因此他认为,中国、日本和韩国应该争取成为亚洲足球的“金三角”。

“中国强不起来,日本也强不起来,”他说,“日本强不起来,韩国也就强不起来。这三个国家不进行交流、切磋的话,这些国家的足球是提高不了的。”

在论坛的演讲中,纳谷宣雄表示:“我作为75岁的老人家有一个愿望,我想中国组织一次世界杯,这三个国家可以进前四强,一起踢一届大赛。”

踢球是一种赚钱的梦想

中超的足球俱乐部成绩近年在亚洲范围内崛起,中超六连冠的广州恒大分别在2013年和2015年两夺亚洲俱乐部最高级别赛事亚冠联赛的锦标;而且,在与日韩以及西亚球队的对抗当中时常占有优势。

2017赛季亚冠刚刚进入淘汰赛阶段,中超首次出现三支球队同时进入16强。而其中广州恒大统治力虽不如前,但仍在八分之一决赛两回合中以客场进球优势淘汰去年的世俱杯亚军日本鹿岛鹿角。

“从四年前左右,中国的职业足球变得非常好,”纳谷宣雄在谈到对中国联赛近年的印象时说,广州恒大等球队的崛起令中国职业足球的面貌有了变化。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青少年足球在过去数十年取得巨大进步

虽然他此前就曾指出过,中超球队之于日韩俱乐部的优势主要在于外援,但是一国联赛能够有更多的球星,对于下一代的小孩子来说是一件好事。

“因为他们现在能够有自己的偶像了,”纳谷宣雄说。

“不管是外援还是本土球星,在中国自己的联赛里能出现球星,让没有参与过足球运动或者正在学习足球的人有可以仰视的明星,这总是好的。”

在他看来,球星和偶像对于吸引下一代喜欢上足球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也让家长和老师省却了很多的解释和说明。他说,即使日本足球过去乃至现在仍然非常依靠个人的热情来支撑,但是他们向下一代灌输的观念是一个关于努力挣钱的梦想。

“我不知道中国在这方面会怎样去教育,但我们在日本的教育是这样:让你喜爱的东西,你去努力,它能让你赚到钱。”

纳谷宣雄在峰会上就提到,自己在日本并不是富裕家庭,而三浦知良在15岁的时候就曾向他说过:“老爸,不用担心,我会成为职业球员,赚很多钱,盖大房子。”在一个良性的环境下,金钱就成为努力的动力。

而对于中国职业联赛近年因为巨额投资和高于市场价引进外援而成为世界焦点,纳谷宣雄则认为,球星,中国联赛的工资和转会应该更加公开透明。

“在日本,球星的收入是透明的,据我所知中国还没有做到这一点,”纳谷宣雄说。

*郑仲岚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