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网2017:费德勒再现传奇冠军本色

费德勒手举温网奖杯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费德勒成为温网历史上第一个八夺男单冠军的球手

周日(7月16日)的温布尔顿网球锦标赛男单决赛,35岁的罗杰·费德勒(Roger Federer)击败马林·西里奇(Marin Cilic),成为第一个八夺温网冠军的男子选手,也将自己的大满贯冠军增加到19个。这是一度被认为巅峰已过的网球传奇再次重生,BBC体育部首席记者汤姆·福迪斯(Tom Fordyce)在温布尔顿见证了这个激动人心的故事:

曾经有一段时间,温布尔顿赛场上的罗杰·费德勒(Roger Federer)就代表着某种完美。你知道比赛的结果,也知道他到达终点之前那些超乎想象的击球和梦幻般的移动。

这一次,他直落两盘击败黯然神伤的马林·西里奇(Marin Cilic),实现职业生涯后段的重生;而这一切或许来得比以往那些荣耀的日子更令人陶醉,只因为那些曾有的怀疑。

怀疑他能不能找回过去的他;怀疑曾经以五连冠统治着温网的他却又五年未赢得过这项锦标,是处在空窗期还是要走向结束;怀疑在一年前半决赛被小自己十岁的对手击败之后,他休息的六个月是不是行将退役的一种过渡。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费德勒在2017年已经收获两个大满贯赛事锦标

去年到现在,你看费德勒的比赛,是为了回忆过去的片段,他曾经如何地无所不能,同时也是为了日后你能说,你见过最好的他。现在看到这些细碎的闪回,伴随的是一种忧伤,因为它们更多属于过去而不是现在,未来还会一年接着一年地慢慢消退。

你过去喜欢巅峰时期的费德勒,因为他能够掌控球场,找到你几乎无法想象的击球路线和角度。然后,他以你不愿接受的方式,渐渐变得和你一样平凡:他在给孩子放洗澡水时膝盖受伤;在追接米洛斯·拉奥尼奇(Milos Raonic)的正手击球时徒劳无功并且脸朝下地倒地;他的头发,从小马尾变成小丛林,然后渐渐发线后移,就像中央球场(Centre Court)底线的草坪越发稀薄。当他在2014年换了一只更大的球拍时,就像是一个王牌飞行员开始要戴老花眼镜。

下坡路的过程漫长而真实。他的无敌金身在2008年被拉法·纳达尔(Rafa Nadal)打破之后,他又赢得了两次温网冠军——但是两次冠军之间还夹杂了两次四分之一决赛落败,之后又有一次在第二圈被世界排名第116位选手击败的耻辱。

他间或还会施展魔法,比如两年前的半决赛上将安迪·穆雷(Andy Murray)打得七零八落,只不过这种魔力没有持久——之后的决赛上,他又被诺瓦克·德约科维奇(Novak Djokovic)完爆。

今年初,所有人都在怀疑,除了费德勒自己。首先是一月的澳大利亚公开赛决赛上,他令人震惊地击败纳达尔,当时感觉就像是看到披头士乐队1979年那次绝无仅有的复合演唱会。现在又有了这一次:不见得是最伟大的一次比赛,但却是一次新的奇迹;不是昔日辉煌的打折重现,但是重新创造的历史。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费德勒被认为再次重回巅峰状态

他是网球史上第一个11次进入大满贯单打决赛的男子球手,也是第一个赢得八次温布尔顿单打冠军的男人。他现在有了19个大满贯赛事冠军,比他的老对手纳达尔多四次,比两次在温网决赛上打败他的德约科维奇多七次。

而且这一次,他赢得冠军的方式和他在网球生涯初期一样:将对手一一压迫到配角的位置,在某些交锋中,对手的存在仅仅是在帮助成就一幅传奇的图景;费德勒步履轻盈到可以不慌不忙地跑到他应该到的位置,仿佛是走在时间隧道上;他瞬间看到击球的角度,找到一些媲美斯诺克的死角路线,更别说他的冲刺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在全力冲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月的澳网公开赛,费德勒击败纳达尔夺冠,令所有人震惊

这一次对他的追随者而言是美妙的,但对他的对手来说却是残酷得可怕。在半决赛击败托马斯·贝尔迪赫(Tomas Berdych)的比赛上,面对对手打出的一记近乎理想的杀球,他正手击出一记更像是壁球速度的回杀,对手虽然已经完美地站在他应该站的网前,却瞬间一切徒劳,被羞辱至尽。

那是最后一盘的第10局,还是在费德勒已经笃定打破对手发球局,无需费力争胜的时候。

决赛进行不到一小时,可怜的西里奇已经在流泪,输了一局球,还输到情绪崩溃。他还未来得及捕捉胜利的希望,一切就已付诸东流。这场决赛不仅是一次胜利,也是一次复活。

面对一个无可比拟的球手,费德勒的对手们还必须接受,现场的观众也会站在他们的对面。不仅是费德勒的铁杆追随者,还有中央球场的现场观众,都在支持这个最伟大的冠军,去赢得更多。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西里奇的取胜希望在比赛中迅速消逝

有时候,温布尔顿会显得自我感觉良好。它传承悠久的历史传统,工作人员都穿得像盖茨比花园派对上的宾客,在镜子前精心审视自己有多好看。对于一些人来说,费德勒也是当中的一部分:他在2006年和2007年的赛场上身穿印有字母的外套,之后那些年里又穿上附有金色纽扣和边饰的夹克。

在那样的日子里,中央球场上的对照显得越发恰如其分。在一个结合了1920年代设计和21世纪顶蓬的球场里,费德勒是一种美学上的复古派,既随心所欲地施展他的单臂反手击球和快速发球上网,也同时在网络世界里游刃有余——他在推特(Twitter)上有760万粉丝,是西里奇的70倍。

你看到那些严肃的人们,在别的时候,他们绝不会这样争先恐后地穿过走廊爬到自己的座位。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又总是处在情绪的边缘,等待费德勒球拍的下一次挥击,随时准备着臣服在他臂膀之下。

中央球场每年只有一个星期天会如此生气勃勃。现在,费德勒已经11次成为这种时候的主角。这个球场定义了他,而他也为这座球场套上了光环。

过去几周,他的运气不错。这是在几乎八年时间里的头一次,他在通往大满贯决赛的路上无需与网坛四大巨星中的任何一个对决。

直到周日早上,人们仍然有怀疑,就像半决赛上贝尔迪赫六次掌握破发点的时候一样。死忠球迷当中仍然有人担心,2014年击败了费德勒,上月又进入女王俱乐部锦标赛决赛的西里奇这一次会做出什么,至少直到比赛开始之前,人们仍在忐忑。

但是,决心也在,因为在过去两个星期里,人们也渐渐开始相信,费德勒有可能再次赢得一切——尤其是在带伤的穆雷未能创造奇迹,孔塔的风暴也被另一个老牌冠军终结之后。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在做梦,”2001年,当时仍是个圆脸少年的费德勒曾这样说道。当时他同样是在这个地方,击败了已经四连冠的彼特·桑普拉斯(Pete Sampras)。

过去的这个星期天,感觉也正是这样。16年后,看着他在深绿色的看台上再次举起古老的金色奖杯,全世界的追随者又再一次重获新生,中央球场再一次属于他。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