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来鸿:从电影认识希特勒和二战历史

纳粹纽伦堡集会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二战时期纳粹以磅礴气势、壮盛军容作为宣传。

一个搞变装、原意是搞笑的活动,因为出现了纳粹的符号和军装而演变成了国际事件,出乎了台湾这所学校的想象。

事件发生之后,不少人为学校和宣布辞职的校长喊冤,也为学生抱不平,认为纳粹和希特勒是西方的禁忌,为什么要施加在台湾身上?

不过这不是第一次有人觉得打扮成纳粹党卫军"没关系",因为几年前,有反同性恋人士身穿纳粹军装游行,理由是希特勒残杀同性恋者,所以打扮成纳粹德军。

课本不说

从台湾的历史教育来看,二战的历史都是着重在亚洲战场,和纳粹的关系所知不多,不过电影却提供了让台湾民众了解纳粹历史的机会。。

以欧洲列为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在蒋介石执政的时候一度还在军队中被列为"励志"的书籍。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希特勒主持1936年柏林夏季奥运会,但是随后就展现了对外扩张的野心

为什么台湾对纳粹这段历史如此无感?其中很大的因素就是纳粹距离台湾太遥远,台湾没有任何纳粹"肆虐"的遗迹。

历史课本也着重在南京大屠杀等等以国民政府抗战史观为主的内容,对纳粹为何在战后被视为禁忌几乎不提。

在台湾没有几个人知道什么是"碎玻璃之夜"或者是希特勒1933年在纽伦堡纳粹党代会上的讲话以及纳粹当时的"焚书坑儒"。

反共与屠杀

在中国对日抗战之前和初期,纳粹德国可以说是当时国民政府取得军事援助的唯一来源,蒋介石的次子蒋纬国年轻时就是在纳粹统治之下的德国接受军事训练。

对败走台湾的蒋介石政权而言,纳粹德国有一点和自己相同,那就是"反共",不但在德国境内扫除共党"异己"、还大举进军苏联。

到了70年代和80年代,台湾为了顾及和沙乌地阿拉伯也就是沙特的外交关系,也不会太注重以色列和犹太人的历史。

不知道纳粹在许多国家是禁忌,课本也不说,反倒是纳粹的军装和军容成了所谓的"纳粹美学",抓住了人们的眼球、吸引了人们的视线。

电影上的历史

不过好莱坞电影却提供了台湾民众了解欧洲那段惨绝人寰历史的机会,例如早期的《安妮的日记》、90年代的《辛德勒名单》、2008年的《穿着条纹睡衣的男孩》。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波兰奥兹维辛纳粹集中营的死亡列车铁轨,数以百万犹太人、吉普赛人、同性恋者、反纳粹的知识份子被送进了这里的毒气室。

不少的人从这些讲述纳粹集中营屠杀知道了纳粹"灭绝行动",但是不见得能够了解为什么纳粹是禁忌。

而学校不愿干预学生,虽说是出于尊重学生,但是却也让学生失去了一次了解这段历史的机会。

在这种情况之下,也就遑论让学生去了解为何战后德国全面禁止纳粹的标志、象征甚至纳粹举手礼,学生也不可能了解"不要以别人的伤痛"来达到娱乐的目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