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来鸿:台北世界大学运动会触及敏感神经

世界大学运动会被形容是国际体坛规模第二大的赛事。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世界大学运动会被形容是国际体坛规模第二大的赛事。

世界大学运动会由台北主办,对没有主办大型国际运动比赛的台湾而言虽然困难不少,而这些困难却也牵动着多方敏感的神经。

先前传出非洲的乌干达选手可能会因为该国的"一中政策"而不能参赛,在早之前则是中国不会以代表队参赛,而是由选手个人参加比赛,当然有些评论就说这是中国政治干预体育。

中华台北的"无奈"

至于对中国来讲,一个代表国家的体育队到台湾,开幕式上手持五星红旗听台湾总统蔡英文致辞,恐怕是很难接受的,几年前台湾的高雄主办世界运动会,中国代表队也没出席开幕式听时任总统马英九致辞。

台湾总统、中国口中的"台湾领导人"在开幕式上讲话,牵扯两岸敏感的神经,而台湾参赛和主办的名称则是拉动了台湾民众的敏感神经,政治团体和个人再次抗议"中华台北"这个名称。

"中华台北"也就是英文的"Chinese Taipei"是所谓的"奥会模式",对不少台湾民众而言,就和要中国代表队听台湾的总统致辞一样地难以接受,偏偏主办的国际大学运动总会FISU把台湾方面的介绍中所有的"台湾"改成"中华台北","中华台北"成了"一个美丽的岛屿",在台湾掀起了一片骂声,最后还是由台北市政府和总会沟通之后,有关"地理"方面的改回台湾,其他的维持"中华台北"。

台湾内部对"中华台北"的意见也是分成两大派,一派是秉承了当年签署《奥会洛桑协议》之后的"不满意但是只能接受"、另一派则是号召和呼吁"正名"以"台湾"为名称参加体育赛事。

图片版权 BBC Sport
Image caption 原本预定使用开闭幕式场地的大巨蛋因为发生弊端无法如期完工,改为使用台北田径场。

《奥会洛桑协议》是因为1976年主办蒙特利尔(蒙特娄)奥运的加拿大当局以中国和加拿大已经建立邦交为由拒绝台湾以中华民国参加之后,在1981年由当时的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斡旋两岸签署的,协议中确定台湾的名称是"中华台北"、代表队使用会旗和会歌。

这对独派团体而言是"无法接受"的。对他们而言,如今民进党执政、台北则是由偏绿而且无党籍的柯文哲担任市长,这次世界大学运动会正是"正名"的大好时机,两派的论战一直持续。

民意调查

对台湾本地的政治来说,这次世界大学运动会也很敏感,当初拿下主办权的是台北前市长、国民党籍的郝龙斌,所以偏绿的柯文哲当选之后,一直有不少人怀疑他会不会好好地让台北世界大学运动会盛大举行、完美落幕。

最近几个月柯文哲卯足了劲做宣传,虽然化解了这种疑虑,但是一份民调报告却又吹皱了一池春水。这份民调说,如果2018年竞选连任,柯文哲的支持度远胜国民党和民进党的假想对手,表面上蓝绿两个阵营对这份民调都是不以为意,私底下其实都是蛮着急的。

台北市市长从1996年开始直辖市直选以来、除了第一次是民进党的陈水扁拿下之外,一直都是蓝营的天下,民进党本身也会把台北市看成是"艰苦选区" 、2014年民进党"礼让"柯文哲、不提名候选人,所以国民党觉得既然以前是蓝营的天下,没理由不能在2018年的九合一地方选举中拿回来。民进党的基层则认为柯文哲在两岸论坛上的"两岸一家亲"言论显示他不是绿营的一份子,民进党应该在2018年的选举中提出自己的候选人。

蓝绿两个阵营很少有彼此意见一致的时候,但是他们现在共同的忧虑就是如果2017台北世界大学运动会"完美落幕",现在民意支持似乎就已经很高的柯文哲就会更加地势不可挡。之前蓝绿两个阵营也想方设法批评主办单位的缺失,可是这又给了柯文哲反击的机会,又一次让柯文哲表现出他正尽力办好世界大学运动会、而来自蓝绿的批评都是出于"政治目的"的"恶意抨击"。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主办单位在大屏幕上播送为世界大学运动会特别拍摄的影片,鼓励民众购票观看比赛、为选手们加油打气。

前一阵子因为蔡英文推动年金改革引发了反对团体的示威抗议,这些抗议团体现在据称是打算在蔡英文在开幕式上致辞的时候示威抗议。柯文哲说这种举动会被人"吐口水" ,不过也有政治人物调侃说,开幕式的门票已经销售一空,抗议团体有没有买到门票还是一个问题,台北市政府也呼吁大家共同办好这次世界大学运动会。

世界大学运动会号称是规模仅次于奥运的体育赛事,这次预计有一万多名来自各国的选手到台湾参加比赛,台湾也花费了大笔资源、动员了大批人力,目的就是要让运动员能够创下佳绩、台北市民也能与有荣焉。

台湾很少有机会登上国际媒体的版面,这次的世界大学运动会被看成是难得的机会可以宣传台湾,但是也就是这次世界大学运动会显露出了台湾国际地位的尴尬、两岸之间关系的诡谲多变还有就是台湾政治的复杂和算计,而这些都无助于办好难得争取来的世界级体育盛会。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