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英国当陪审员的经历

公平的象征
Image caption 参加陪审团服务是英国公民的义务

常在英美法庭戏中看到普通公民组成的陪审团,手中无异于握有被告人的生杀大权,一句"Guilty"(有罪)或"Not guilty"(无罪),便可决定一个人的命运。这些陪审员是些什么人?他们是怎样坐在陪审团位置上的呢?

没想到,我竟然也有机会坐在了陪审团席位上,这个难得的机会让我一窥英国陪审团制度是如何运作的。

地方政府来信

一天,我收到我所居住的英国萨里郡地方政府的一封公函,打开信封,粉色的信笺纸上两个大字赫然在目"Jury Service",中文意思就是"陪审团服务"。

图片版权 yu chuan
Image caption 我收到的陪审团服务通知

久居英国,其实早就听说过公民都有参加法庭陪审团工作的义务,也知道陪审员都是政府"陪审员召集办公室"通过选民登记表任意选择的,现在都是通过电脑随选。

漫话英伦:街上拉来一个陪审员

陪审团制度是英国司法制度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有陪审团出庭审理的案件,由12名普通公民组成的陪审团从头到尾出庭聆听控辩双方所呈现案情、证词和证据,最后做出被告有罪还是无罪的裁决,然后由法官做出量刑判决。

收到"陪审团服务" 的信,令我一阵激动,这毕竟是人生一次难得的经历。但是,别忙!公函上说,你适不适合当陪审员还有条件。伴随公函有一张表格和一本小册子,帮你了解陪审团的工作和程序。

是否能当陪审员

虽然英国公民都有参加陪审团服务的义务,但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到陪审团席位上。那么,哪些人不可以参加陪审团服务呢?

首先,公民不满18岁或70岁以上不能参加陪审团服务。另外,不适合参加陪审团的公民还有,如果你是律师,或在警察部门和军队服务也不能当陪审员。相应的还有,如果你有犯罪记录,或正在假释期间,以及精神病患者,听不懂英语,也不能参加陪审团。如果公民在65岁以上,可以要求免去参加陪审团服务。

好了,先填表,你需要在接到公函的一周之内把表格寄回去,由此,陪审员召集办公室来决定你是否符合陪审员条件。

我逐条看下去,一条一条打钩,或画叉,一点也不奇怪,我发现我自己完全符合陪审员条件。值得一提的是,参加陪审团服务是英国公民的义务,如果轮到你了,你没有正当理由而缺席,是要被罚款的。如果有正当理由,例如生病、在海外或工作原因,你可以推迟服务日期,但之后还是要去的。

一次陪审团服务一般是两周,但是如果你参加的案子不能结案的话,那可就没日子了,拖上好几个月的案子也有耳闻。

填好表,寄走之后不到两星期,收到回信,要求我某一天早上九点到我们附近的地方法庭报到。拿着"陪审员召集办公室"的公函,我去找我的老板请两周的公假。我知道,工作再忙他也得批准。果然,他叹了口气说,去吧,反正早晚都得去。

亲历陪审团服务

那是个星期一,我按时到了法庭。原以为前来参加陪审团服务的只有十多人。但一名工作人员将我领到陪审团服务等候大厅,我吃了一惊,至少已经有七、八十人等在那里了!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法庭大楼里有12个法庭,也就是说,可以有几个案子同时开庭审理,因此就需要很多陪审员。在我服务期间,每天大约有五六个案子。

大家都坐在那里等着。我们被告知,所有等候的人都是 Waiting Juror 后备陪审员,那些已经参加某个案件审理的人叫 Sitting Juror 在案陪审员。每天大部分案件的开庭时间都是上午10点半,所以,十点半后,相当一部分在案陪审员就出庭去了。

我们新来的陪审员坐在一起,先看一部录像片,演示陪审员工作的程序和规则。例如,如果你发现你认识案件中的被告或原告,必须马上告知工作人员,会让你退出这个案件的审理。

在等候期间,我仔细观察了大厅里的设施和一同前来服务的人。大厅里很舒适,一排排的沙发,摆设很像咖啡厅。大厅的一端有个小餐厅。陪审员们每人都发了一张卡,你可以刷卡吃饭,喝饮料。不过每天的津贴都是有限的,只有几英镑,花多了,自己掏钱就是了。另外到法庭的往返车票或汽油费也能报销。如果你因为参加陪审服务收入受损失,可以凭雇主证明申请小额补贴。

放眼观察前来参加陪审服务的人,很有意思。英国虽然是一个有社会福利保障的国家,但仍然是一个阶级分明的社会。从人们的穿着举止,还有口音,就可以看出一个人是来自哪个阶层。而在陪审等候大厅里,你可以看到各色人等。有的人看上去像衣冠楚楚的爵爷,有的看上去像刚刚下班的搬运工,有的像家庭主妇,有的像大学生。我自己不必说是华裔,除了大多数是英国白人之外,还有若干黑人和南亚人。点名的时候能听出欧洲其他国家的人名,什么斯基,维奇等等。

大家都是新来的,谁都不相识,所以几乎都在埋头看书。坐在我旁边的女士说,她是中学教师,也是第一次来参加陪审服务。没过十分钟,她就听到自己的名字,于是起身去参加一个刚刚开庭的案件。我继续等着,一直到午饭过后,才听到我的名字,同另外11个人一起,到5号法庭参加一个案件的审理。

可惜的是,所有参加陪审团服务的人,都不能透露所参与审理的案件。我只能说,那不是一件谋杀案或任何惊险复杂的案件,但是,也出庭审理了两个星期。就像在电影里看到的那样,我和其他11名陪审员每天按时出庭,认真听取和审视原告和被告双方的证词和证据,认真讨论,最后对被告是否有罪进行表决,尽一个公民的义务。

这段难忘的经历,使我对英国的司法制度所赋予公民的神圣权力深为感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