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英新政府全球贸易谈判为何局面艰难

英国 图片版权 AFP

英国国际贸易大臣利亚姆•福克斯博士(Dr Liam Fox)再次担任北莎默塞特选区保守党议员。可他能否重回内阁,现在要打上问号,因为联合政府已不可避免。

不管谁将是继任者,英国与各国的贸易谈判并不像福克斯博士此前那般乐观,相反,未来迷雾重重,尤其现在加上联合政府执政,更添变数。

自从1973年英国加入 欧洲经济共同体(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欧盟前身),贸易政策权利上交给欧盟,这意味着英国缺失了44年与各国贸易谈判的人才贮备与经验知识。贸易专业人士与律师等可临时招聘,但谈判经验非一朝可磨练。

欧盟不会轻饶英国

作为第一个挑头离开欧盟的国家,英国形影孤单,多少有被欧盟各国视为'背叛'之嫌。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国际贸易部大臣利亚姆•福克斯博士(右二)再次担任北莎默塞特选区保守党议员。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曾说欧盟不会对英国持敌视态度,但警告脱欧谈判将'非常、非常、非常'难。如梅首相所言:"No deal is better than bad deal"(宁愿不达成协议,也不要带个坏协议回家),谈判尚未开始,英国已做好谈不拢的最坏打算,可见谈判环境之恶劣。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内部反全球贸易一体化及贸易保护气氛渐长。

在3月英国正式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款,即脱欧条款(ARTICLE 50)之前,福克斯博士对外宣称已与12个国家(包括澳大利亚、中国、新西兰、韩国、印度等)展开了非正式协商,并将与美国商讨协定。可见英美友好多年,但未见在商贸谈判方面受到美国任何优待。

英联邦再续旧情障碍不少

英国自加入欧盟,与英联邦各国渐行渐远。如几小时前刚刚重新当选为议员的前英国商业大臣温斯·凯博爵士(Sir Vince Cable)所言:许多英联邦国家都参与了由美国或中国控制的地区贸易,就算他们仍然念旧,但也不会急着掉头去适应英国产品标准。

此外,英国高度森严的移民保护政策亦对谈判造成重大阻力。脱欧以后英国与印度的高级别官方往来相当频密,福克斯博士是内阁中第三位访问印度的大臣级高级官员。但据印度内政官员透露:制约英印两国谈判的重大障碍,来自于梅任内政大臣以来一直实施至今的有关限制印度学生在英国留学毕业后留在英国的权利的法案。

与中国等新兴大国谈判底气不再

卡梅伦政府期间,中英曾建立'黄金十年'特别关系,英国对中国的出口从2010年至2016间提高了%108。相比卡梅伦政府,梅政府对中国的热情稍低,但毫无疑问,中国是英国最为关注的大国之一。

福克斯博士曾公开表示:"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是全世界发展最快的市场之一,中国的未来就是我们的未来。"据报他原计划访问中国,但突如其来的大选,中断了其访中行程。但英国要退出欧盟单一市场的计划,意即伦敦不再是外资机构无障碍进入欧洲的中转站,此投资战略中心地位的丧失,英国讨价还价之时,难免少了底气。

观察其他国家双边谈判的案例,无不耗时长、挑战高。10天后,英国马上将与欧盟展开正式谈判。前路荆棘密布,尤其此次大选让英国重回联合政府时代,为本就变数多多的英国全球贸易谈判局势更添不稳定性。

选举结果公布后,福克斯博士迅速离开现场,没有接受媒体采访。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