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英国民主这是怎么了?

英国议会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历史紧要关头,大选却给英国留了个没有共识的烂摊子。反思一下,民主体制出了毛病?民主中的"民"是不是还在做"主"?

议会民主制,是英国学校现在根据法律需要"普及"的价值观念之一,不是辩论、讨论,而是去普及。

如果有些老师以为他们的新任务只是担当民主"宣传员",那就有点可惜了。因为眼下,我们的民主为人民服务的不算太好。

这个特别的民主体制不仅没有兑现让政府稳定、合法的承诺,反倒暴露、加深了社会分裂。最终,在这个紧要的历史关头,民主让我们国家陷入更危险、更脆弱的境地。

不过,不该只是批评民主,我们需要立刻辩论、讨论如何改善现状。

更多有关英国大选的反思: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梅首相在议会中的多数更少,做事也就更难了

说实话,谁也不愿意把票投给一位受伤的首相。决定英国命运的脱欧谈判在即,梅首相位子坐的有些不稳,就连最普通的立法,想要获得议会通过、恐怕也只能放下身段去做一些后门交易。

眼下,英国人居然能把迫在眉睫的巨大政治挑战转化成潜在的灾难,其他国家困惑不解。

确实,这次大选的投票率是1997年以来最高的一次;还有迹象表明年轻一代踊跃参与。对民主来说,肯定都是令人鼓舞的信号。但是,毕竟还是有将近三分之一的选民懒得去行使民主权利。

还有,去投了票的人,十个当中有九个所在选区还是原来那个党胜出。事实上,很多议席都是同一政党稳坐好几十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丘吉尔:谁也没非要说民主是完美的、全能的......

1947年,前英国首相丘吉尔曾在议会这样说:没人非要说民主是完美的、万能的。实际上,真有人说过,民主是最糟糕的政府形式—如果不算其它那些已经尝试过的制度的话。

大多数人可能都同意这个观点。但是,民主的力量不能仅仅用它抵抗外部攻击的能力来衡量,民主必须还要有体制内的人热爱、珍惜。

问问普通老百姓,你会听到他们说,精英忽视草根、不沾地气,上层根本不听他们的声音。他们可能还说,投票也没什么用,投谁的票区别都不大。

现在,权力越来越多地从普通人转向国际机构、跨国公司,这种"民主赤字"感越来越真切。这次大选对恢复人民的民主信心没有什么帮助。几乎没有赢家,局面不明朗,没有战争前夜那种万众一心的感觉。

如果说从前人们觉得自己的声音无关轻重的话,现在还是没好太多。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国选民怎么看民主体制呢?

我们两大政党的建立和演变是为了应对工业革命带来的社会和经济挑战:权力从乡下转向工厂;保守党和工党、左派和右派、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这些意识形态的分歧反映着社会的变迁。

现在权力又再转移:从国内转向跨国。如何应对这种转变,人们有不同看法,其实是我们政坛出现的新分水岭。

左翼和右翼之间的差别更少了,民族主义和全球主义的鸿沟更深了。

从生活成本、贸易、公共服务、气候变化、未来的繁荣等方面来看,我们都处在一个充满未知数的时代。

眼下,小党几乎没有掌权的可能性,不管这些小党多有魅力,遇到大选总是会被排挤出局。在野工党领袖科尔宾、梅首相的竞选纲领,在意识形态上几乎看不出区别。工党提议保护富裕老人,而保守党却没有。保守党提议给用外籍劳工的商家增税,工党却承诺和商家协商解决技能短缺问题。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选民想尽办法表述诉求

大选给英国留下了一个被削弱的政府。这个政府只能去求助一个小党的几名议员。可是,99.4%的选民根本没有投票支持那个党。说这样的结果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人民的意愿",简直是狂想。

那么,英国人民的意愿到底是什么呢?

拿出大选数据分析一下,发现各种各样的对立、浑沌。年轻人和老年人、城镇和乡村、南方和北方、穷人和富人之间存在很深的鸿沟。选民并没有发出清晰的信号。

大选,是民主体制一把非常钝的刀。每一位选民真切、具体的观点,仅用一张选票上的那个X是无法解释的。

目前,地方政府权力大缩水、工会势力被削弱、政治抗议疲软、政府的权力越来越集中,"民主"(democracy)中的"民"(demos)越来越被排除在"主"(kratos,直译权力)之外。

我们的民主体制最为显著的特点、英国价值观念的基石都意味着公民参与政事和民事,人民可以发声。

现在我们必须讨论的是,如何让人民再次相信英国确实有民主,这个民主能确保执政者聆听、理解人民的声音,并顺应民意施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