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特朗普将塑造更“内向”的美国

trump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人们注意到,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在整个就职典礼仪式上表情凝重

1月20日,特朗普在抗议声中冒雨发表了或许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具个人特色的总统就职演说:否定前任,展望明天。

这场据称特朗普亲自撰写的就职演说,虽然充满其一贯的夸张风格,但与竞选时期的言行相比,还是收敛了不少。这表明上任后,特朗普的内政外交会和竞选期间的言论相分离。尽管如此,演说全文仍充满挑衅的意味和雄心勃勃的梦想。恐怕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特朗普本人会进入学习从政的时间,而国际社会也会努力适应其我行我素的风格。

演说中,特朗普对前任采取了全盘否认的态度,这让在场的前总统奥巴马、布什和克林顿面色难堪。这也意味着,未来一段时间,美国的内政外交真的进入了新的调整期,变化在所难免。

整体而言,特朗普的就职演说秉承其竞选期间的核心观点,即实现美国梦,重振美国雄风。这也可以视为其未来对内对外政策的指导思想。

入主白宫后,特朗普会不断释放出其内政和外交政策,但从以下两个方面我们可以看出其政策的基本走向。

首先,要看他的执政团队。从特朗普的团队来分析,他的上台,代表着华尔街的大佬们由过去的幕后操纵者摇身走向前台。而其代表的另一部份势力是地方退下来的将军们,代表军工复合体利益。这是美国政治发展的必然结果。美国民众显然已经厌倦了精英政治的恶斗,抛弃了他们。华尔街大佬和军工复合体代表则"从幕后走向前台",他们则要真刀真枪地打拼一番,这是美国历史上极为少见的状况。

因此,从特朗普的团队来看,他将以经商的思维来满足军工复合体和华尔街的利益。

其次,还要看特朗普的执政理念。特朗普似乎是想把美国当成公司来运作,从公开招聘4000名公务人员,到把自己的女婿提拔成白宫高级顾问。在内政和外交方面,都采取交易思维模式,认为所有事物都可以讨价还价,包括中国台湾、包括"一中"政策,在他看来都可以作筹码。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做法将带来很多不确定性。这也意味着,过去用传统政治老套路的思维模式来思考国际问题的做法,或被抛弃。

目前来看,特朗普在就职演说中提出了一些着力于内政方面的问题,包括美国国内就业,基础设施建设,还有社会统一。可以看出,这些都将是他未来着力发展的方面。

此外,特朗普提出了对美国社会、政治的改革意愿,提出了劫富济贫的计划,希望能够保证社会公正。这是他政治上的诉求。

经济方面,他则提出了一些倡议,包括基础设施建设,鼓励美国百姓买国货,还提出把流失到国外的就业机会找回来。这些都与他此前透露出的"保护主义"相对应。

特朗普的对内政策始终扣着一个核心,那就是美国崛起,美国第一。同时,这也意味着更加"内向"的对外政策。

此前,我曾预测,美国可能回归新一轮传统中立,尝试用这种方式从当前的政治经济困境中振兴。目前来看,正是如此。以美国为核心,美国第一,将是特朗普的未来外交政策的指导思想。

比如,贸易上,特朗普反对全球化,这是一个不同于以往的显著变化。因为特朗普明白,在多边的贸易场合中,美国显示不出自己的优势地位,所以他抛弃全球主义的多边贸易合作,选择双边贸易。因为,不管是对中国,还是对其它国家,在双边贸易过程中,美国永远是老大,永远处在占上风的地位。

军事上,特朗普的指导思想是,要让美国强大到足以令全人类都感到敬畏。奥巴马时期,美国似乎丧失了其它国家的敬畏。所以特朗普上任后,首先要立威。因此,除了加强陆海空力量,特朗普还会加强核力量。

特朗普之所以选择更加"内向"的内外政策,是国内外因素使然。竞选中,特朗普反复强调他的政策是"美国优先"。我们能感觉到,"美国优先"的某些含义根植于国家当前的现实。

首先,2016年大选只是美国社会的回音。共和、民主两大主要政党之间的极端争斗彻底摧毁了政治生活中权力分享的基础。2010年国会通过医疗法案后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行动。现在对特朗普来说,头号工作就是团结本党,充分利用共和党在国会中的多数地位,使华盛顿的政治生活发生变化。

其次,美国经济的复苏也要求特朗普政府把国内产业和金融部门的发展放在优先位置。挑战在于特朗普如何处理国内经济政策。他将延续美国中立的历史,继续放弃对地区事务特别是亚太、中东和欧洲冲突的干预。同时,为助益国内发展,特朗普将加强与各国的贸易谈判,但这位新总统会提升与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贸易门槛,包括使用关税、诉讼、汇率政策甚至国际机制来促进他眼里的美国利益。

第三,特朗普的当选也会对国际关系产生重大影响。新政府可能软化针对主要大国的立场。众所周知,国际社会的稳定始终依赖大国关系的稳定。奥巴马任内,美国采取了同时与两个主要大国交恶的外交政策。根据去年发表的国家军事战略报告,美国将俄罗斯、中国、朝鲜、伊朗和恐怖主义列为美国的五大挑战。不过特朗普自己肯定会缓和与俄罗斯和普京总统的关系。

在等待特朗普拿出明确的外交政策期间,我们不妨看看美国的中立历史。国家弱的时候,美国会克制,避免卷入世界事务。今天情况已然不同,特朗普的中立也会有其特色,从而有别于以往的中立。随着特朗普收缩美国对国际事务的介入,以及美国变得更加内向,他寻求贸易优势时会引发与别国更多的贸易战,并影响世界贸易秩序。美国可能回归新一轮传统中立,尝试用这种方式从当前的政治经济困境中振兴。

就职典礼上,特朗普总统一直难有笑容,他当然知道他所面临的挑战。我们可以看到,他的理想很丰满,但是美国的现实和国际现实却非常骨感。他接手的是一个负债累累、政治严重分裂、族群严重对立的国家,对于一个没有从政经验和公共服务阅历的特朗普来说,他许下的诸多诺言能实现多少还需要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与观点。如果您对这篇文章有任何意见,欢迎使用下表与我们联系: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