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特朗普:美国是否面临宪法危机?

美国示威者在最高法院外举行抗议。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国示威者在最高法院外举行抗议。

特朗普曾说过,他正保护美国免受恐怖主义袭击,而他所称的一名"所谓的法官"却"使得工作难做"。

然而,下令暂缓执行特朗普有争议的移民禁令的法官表示,他的所作所为是为确保特朗普总统的行动合法。

这使两个理论上平行的政府部门对立起来,并可能带来危机。

权力的分离对于理解美国如何治理至关重要。

面临什么危机

美国宪法建立了宝贵的制衡制度 , 不同政府权力机关拥有平等的权力并相互制衡。

联邦政府的权力被分成三个组成部分:行政分支,包括总统和内阁;立法分支,包括制定法律的国会;以及司法分支。

这种机制在大多数情况下运作良好,每个权力分支之间相互合作。

但随着总统与另一个分支公开冲突,人们担心可能会出现僵局。

如果这种情况无法解决, 特别是在特朗普似乎对法官的权威提出公开质疑之后,这可能导致宪法危机 。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民主党参议员帕特里克·莱希说:"总统对法治的敌意不仅尴尬,而且危险。"

图片版权 Twitter / @realDonaldTrump

莱希表示,"他似乎有意制造宪法危机"。

法官能与总统平起平坐吗?

美国有大约700名联邦地区法官 ,他们正面对如何对待总统行政命令的问题。

与州法院法官不同,这些联邦地区法官都是联邦法院、最高法院和上诉法院制度的一部分。

美国联邦法院系统由94个联邦地区法院、13个联邦上诉法院和一个最高法院组成。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美国宪法第三条第二款说:"司法权的适用范围包括:由于本宪法、合众国法律和根据合众国权力已缔结或将缔结的条约而产生的一切普通法和衡平法的案件。"

日复一日,94个联邦地方法院都在阐释美国法律、条约和公职人员的案件,这涉及从最高法院移交给他们的权力。

美国宪法第三条第二款说:"司法权的适用范围包括:由于本宪法、合众国法律和根据合众国权力已缔结或将缔结的条约而产生的一切普通法和衡平法的案件。"

但法院不会就政府政策提出意见,除非他们被问到,法院只有在有人将案件提交给法院时才进行法律解释。

政府的其他两个分支负责制定和执行法律,司法分支在有争议时阐释法律。

但这里有一个问题—— 总统行政命令具有所有的法律效力,并受到同样的检验。

这些司法权力以前使用过很多次。

2015年,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发布无证移民暂缓遣返的行政命令时受到阻挠。乔治·W·布什发布涉及古巴关塔那摩湾被拘押者的行政命令时也有类似遭遇。

为什么特朗普不将这些法官解职?

确实,地区法院法官由总统任命,并由参议院确认。

詹姆斯·罗伯特法官,也就是 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中抨击为"所谓的法官"这个人,由乔治·W·布什总统任命,并于2004年确认。

可问题是,特朗普不能解雇法官。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总统签署行政命令(资料照片)。

这是因为美利坚合众国的开国元勋创立了一个保护司法机关免受干涉的制度。

只有国会才能通过弹劾程序将联邦法官免职,这涉及众议院和参议院。 弹劾总统也采用的是同一个体系。

美国宪法"第三条"设定的保护实际上非常严格。 纵观美国历史,只有八名法官上曾在弹劾审判程序中被定罪。

最终结果是,联邦法官通常任职到他们决定退休,或者去世。

实际上,当三个政府分支中的两个处于冲突中的时候,两者中任何一个都不能消除另一个。

最高法院又如何?

顾名思义,最高法院在司法机构中拥有最终权力,其它法院却非如此。

就特朗普的移民禁令来说,政府可以直接向最高法院提出针对地区法院裁决的上诉,最高法院的判决将成为最终判决。

与其他联邦法院一样,最高法院亦受保护不受干扰。

美国最高法院由九位法官组成。但目前最高法院只有八名法官。

其中四名由民主党任命(两个由克林顿总统任命,两个由奥巴马总统任命),四名由共和党任命(分别由乔治·W·布什,乔治·布什·斯内尔和罗纳德·里根任命),由于安东宁·斯卡利大法官去世导致的一个空缺席位等待由特朗普的提名人填补,这名大法官可以影响权力的平衡。

第三权力:立法部门呢?

国会可以通过制定一个法律打破总统和司法机关之间的僵局,推翻总统的决定,甚至弹劾总统或法官。

自从特朗普的共和党拥有国会的多数席位后,针对总统的弹劾行动似乎不太可能发生。

而法院的独立性对于美国的执政方式至关重要,代表总统攻击法官将被视为一个剧烈步骤。

然而,当三权当中有两个处于冲突状态时,有关决定最终可能落到国会, 除非特朗普修改他的行政命令。

这可能是最审慎的举动。这与其前任在面对司法反对的情况下常常退缩是一致的。

但是,特朗普声称"简直不能相信法官会把我们的国家置于这样的危险境地",这显示特朗普并没有改变主意的迹象。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