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部落“捉蛇人”到美国帮忙捕捉巨蟒

马西‧萨戴安和瓦迪韦尔‧戈帕尔目前已在美国抓了27条蛇。 图片版权 Jeremy Dixon, USFWS
Image caption 马西‧萨戴安和瓦迪韦尔‧戈帕尔目前已在美国抓了27条蛇。

每天早上,两名来自印度部落、身穿恤衫及长裤的男子,会从他们位于佛罗里达南部的住所离开,进到佛罗里达大沼泽地国家公园去捕捉世界上最大的蛇。

马西‧萨戴安(Masi Sadaiyan)和瓦迪韦尔‧戈帕尔(Vadivel Gopal)是曾经以游牧为生的部落民族伊鲁拉(Irula)族人。他们带着铁撬和大砍刀、身穿长袖外套、带着棒球帽,一路披荆斩棘进入世界上最大的副热带丛林猎捕缅甸蟒。

这些可能是脱逃或是曾为宠物但被弃养的缅甸蟒并不是原生物种,牠们对大沼泽地国家公园里的小型哺乳动物来说是一大威胁。牠们也吃鸟、短吻鳄和鹿。2005年,一只在国家公园内的缅甸蟒尝试吞下一只短吻鳄结果身体被撑爆,两只动物都因此死亡。

自从缅甸蟒20多年前出现在佛罗里达野外以来,当局就一直在沼泽地捕捉这种行踪神秘的蛇,但成效有限。

捕捉缅甸蟒

当局会在交配季节时,使用被称为“犹大蛇”的蟒蛇来寻找其他蟒蛇,或是要求饲主交回宠物蛇、使用毒饵、甚至是提供奖金给捕获蛇的人。

去年,大约1000名猎人参加了为期一个月的捕捉缅甸蟒竞赛以除去这个入侵湿地的物种,有106只缅甸蟒被抓获。

相较之下,在过去四个星期以来,这两名50多岁来自印度部落的男子,已经抓到了27只缅甸蟒,包括一只被遗弃在大岛礁导弹基地里的一只长5公尺的雌蟒。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缅甸蟒原产于印度、中国南部、东南亚。通常能长到3公尺长,有些甚至长5公尺。现在对佛罗里达大沼泽地国家公园的生物多样性造成危害。

“马西和瓦迪韦尔的补蛇成效惊人。他们专精看出蛇是否出现、出现在何处、并且捕捉到牠们。”带领蟒蛇研究团队的佛罗里达大学生物学家弗兰克‧马佐蒂(Frank Mazzotti)说。

“他们甚至可以看到被树叶盖住的蟒蛇,他们只需要看到蛇移动瞬间闪出的光就可以扑上去,我们剩下的人常常还在找寻蛇在哪里,下一秒钟就看到他们捉住蛇了。”

捕蛇技术

《迈阿密先驱报》赞扬伊鲁拉族人的捕蛇技术。爬虫学家罗姆‧惠特克(Rom Whitaker)形容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捕蛇家”。报纸的报道指出伊鲁拉族人拥有“神秘的”追踪蛇的技巧。

“他们缓慢前进,比起专注在道路、堤防这一类蛇常出没晒太阳的地方,他们反而是直接往从林深处找去。伊鲁拉族人相信堤防旁的巨石和茂密草堆中更容易发现蛇。”

“当行动变慢时,大家必须停下来,蹲下唱一个快速的祈祷歌──通常是关于蟒蛇或天气的古老祷词,并且要搭配用叶子卷成的香烟。”

图片版权 Ed Metzger, University of Florida
Image caption 目前他们在美国抓到最大的蛇是在导弹基地发现的雌蟒,长达五公尺。

作家及电影制片人姚纳基‧列宁(Janaki Lenin)随行纪录这两名捕蛇人的工作情况,她呈现出在大岛礁捕获雌蟒的精彩场面,这两人砍断阻住导弹基地的树根、撬开门、进到内部、戳一下蛇,再穿过混凝土通道把这条75公斤重的蛇拖出来。

根据列宁的描述,另一次是一只长八呎的蟒蛇,当马西抓住牠的尾巴时,牠“挣扎并且把肠子里的东西都喷到马西身上”,当马西终于把蛇装进袋子里,那些对此感到印象深刻的美国人一边笑着,一边捏着鼻子描述蛇的粪便有多臭。

马西说他不介意,“要被蛇的粪便包围你才能抓到蛇。”

捉蛇工作

在过去的一个月,这两名男子环游世界去捉蛇,他们住在一名爬虫类爱好者的家中。他们在佛罗里达两个月的工作是由佛罗里达州鱼类与野生动物保护委员会出资,花费大约7万美元安排住宿及两名翻译。

在吃完燕麦早餐后,他们被载去工作,有时候会在晚上出发。一开始他们吃特立尼达式(又译千里达)的印度菜,但他们后来也尝试了热狗和汉堡,并且收看美式足球。

“他们目前所说的只有他们喜欢待在美国、想要捕捉更多蟒蛇,”列宁说。

马西和瓦迪韦尔来自古老的部落,已经成为旅行全球的捕蛇能手。去年八月,他们到泰国帮助研究员设置电波传输器,最后抓到了两只眼镜王蛇。

在印度,这两人是一间成立28年、目前蓬勃发展的合作社的成员。他们靠着抓蛇并萃取蛇的毒液赚钱。印度有50种毒蛇,一年有4.6万人被蛇咬死,占世界上被蛇咬死人数的一半。

图片版权 Hari Adivarekar
Image caption 伊鲁拉人持有政府执照,每年可捕8300只蛇。
图片版权 Hari Adivarekar
Image caption 合作社有370名成员,包括122名女性
图片版权 Hari Adivarekar
Image caption 一条蛇一个月会被抽取毒液四次。
图片版权 Hari Adivarekar
Image caption 合作社的农场内有超过850条毒蛇。

伊鲁拉族人在过去以猎捕蛇和蜥蜴以取得牠们的皮,直到1972年这类皮交易禁止。十多年后,他们在靠近清奈南部的城市成立合作社,转变成捕捉毒蛇──主要是眼镜蛇、印度环蛇、蝰蛇──萃取并贩售牠们的毒液。这些毒液目前被卖到七个制作印度大部分抗蛇毒血清的实验室。

毒蛇与毒液

去年该合作社包括122名女性在内的370名成员,卖出了价值3千万卢比(约44.6万美元)的毒液。1982年时则只有将近6000卢比。他们用有政府发的执照,一年可以抓8300只蛇。每只蛇会在一个月内被萃取四次毒液后野放。但他们要求政府准许他们抓比现在多三倍的蛇。

一公克的眼睛蛇毒液现在可以卖到2.3万卢比,比1983年的价格高出近八倍。伊鲁拉捕蛇人一个月赚大概8000卢比,还不包括医疗补助及退休金。

图片版权 Hari Adivarekar
Image caption 去年合作社卖出了价值3千万卢比(约44.6万美元)的毒液。
图片版权 Hari Adivarekar
Image caption 蛇被装在土罐里,填满沙并以布覆盖。
图片版权 Hari Adivarekar
Image caption 一名伊鲁拉捕蛇人因为被眼镜蛇咬而失去手指。

“我们是文盲、是穷人,我们没有自己的土地,是蛇救了我们的生活。”一名伊鲁拉人K‧拉维(K Ravi)说。但大多数伊鲁拉人说他们希望自己的子女搬到大城市并从事“办公室的工作”。一名伊鲁拉女孩是合作社成员父母养育出的第一个大学毕业生,她正在受训成为护士。

这个部落有11.6万人,目前还不清楚捕蛇人是否会在这一世代之后消失。对很多人来说,这标志着狩猎传统的消逝。

“他们比我所知道的其他捕蛇人出色许多,”弗兰克‧马佐蒂说。

“想想板球比赛业余选手和专业人士的区别在哪里?伊鲁拉人就是专业人士。”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