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穆斯林问题 特朗普团队说过什么

三名穆斯林女性抗议特朗普的移民禁令。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三名穆斯林女性抗议特朗普的移民禁令。

特朗普认为伊斯兰主义是一种宗教吗?

特朗普的副助理塞巴斯蒂安•戈克(Sebastian Gorka)上周在一次广播采访中被直接问到这一问题,但他的回答却没有这么直接。

"这次讨论的主题不是关于伊斯兰主义是否是一种宗教,"他回答道,"讨论的对象是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我们应该承认和面对这一威胁,而不是像奥巴马政府那样遮遮掩掩。"

宗教问题?

"你应该把这个问题提给他(特朗普),"戈克继续说,"但我认为,这对于他在过去18个月里曾经表达过的观点是一种误读。"

然而正像最接近特朗普的顾问那样,新总统在过去一年半时间里的有关言论让人越看越复杂。

特朗普反复警告来自"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威胁——这是他用来斥责前总统奥巴马的一种方式,奥巴马当政期间拒绝使用这一提法。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特朗普把奥巴马和希拉里称作所谓"伊斯兰国"的"创始人"。他还公开和在伊拉克战争中阵亡的美国穆斯林士兵家属发生争执。他甚至还发布了穆斯林进入美国的临时禁令,并将已经在美国生活居住的穆斯林列入"观察名单"。

批评者称,这些政策和行为揭露了深藏于特朗普心中的反穆斯林情结。

底特律大学教授拜敦(Khaled Baydoun)在一篇文章中说,"2016年的美国大选自始至终显示,伊斯兰恐惧症依然存在,这种症结和以前一样。让伊斯兰国家担当替罪羊、贬低穆斯林不仅仅是一个竞选中发出的信号,对特朗普来说是一种取胜的战略。"

而特朗普的言论有时飘忽不定。

2016年3月,他说,"我认为伊斯兰民族仇恨我们。"

但在其它时候,他的语调又显得温和,他试图把16亿信仰伊斯兰教的人和一小撮来自穆斯林群体中的"危险的坏分子"区分开来。

2015年9月,他说,"我热爱穆斯林,他们是一个伟大的族群。"

如果说总统团队成员的观点反映了坐在白宫椭圆办公室里那个人的想法,那么特朗普和他的顾问们发表自相矛盾的观点也就没有什么奇怪了。

对抗主义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福林和班农在白宫椭圆办公室。

特朗普阵营中的一部分人极力支持他最极端的反穆斯林言论。

这群人中包括国家安全顾问福林(Michael Flynn)、高级顾问斯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以及司法部长提名人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

福林把伊斯兰主义称为一种"政治理念",并称它"隐藏在宗教外表的背后"——这也是本文开头戈克遭遇拷问一事的原因。

福林把这一宗教比作"恶性肿瘤",并在推特上说,对穆斯林的恐惧是"合理的"。

曾经主持过一家民族主义新闻网站的班农则把穆斯林称作"世界上最极端的宗教",并警告说,信奉穆斯林的人群正在美国建立"第五纵队"。

被认为是特朗普移民政策设计者的塞申斯语调相对温和。

"这是一种有毒的意识形态,希望只是存在于一小部分穆斯林人群中。当然大多数穆斯林都不会支持暴力和极端行为,"他说,"我们需要一种更好的方法来进行分辨。"

实用主义

白宫里也有一些相对冷静的人。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曾为美国的伊斯兰盟友辩护,称伊斯兰圣战分子(Jihadist)披着虚假的宗教外衣。

和副总统迈克尔•彭斯(Michael Pence)一样,在加入特朗普政府前,马蒂斯对穆斯林移民禁令持批评态度,称这会"立即导致严重危害,并冲击现有国际体系"。

在提名听证会上他提到,自己称和美国穆斯林士兵并肩作战。

白宫幕僚长蒲博思(Reince Priebus)也曾经说过,不应该实行穆斯林登记注册制度。

"这种信仰里可能存在一些问题,但并不代表整体。" 蒲博思说。

历任总统说过什么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小布什曾说伊斯兰是一种信奉和平的宗教。

特朗普上台后掀起的穆斯林问题讨论不仅仅限于学术层面,法律层面上,已有案件挑战新总统暂停接收7个穆斯林国家移民及难民命令的合法性。特朗普的反对者称,这些好战的言论和反对穆斯林的政策涉嫌违宪。

两位前总统在对待伊斯兰信仰问题上采取了不同的做法。

911事件发生后不久,布什总统说,"恐怖主义并不是伊斯兰信仰。伊斯兰主义信奉和平。"

但他随后发动了入侵穆斯林国家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

奥巴马总统也发表过类似的讲话,他表示,"99.9%的穆斯林和我们一样追求秩序、和平和繁荣。把我们和他们团结在一起非常重要。"

但在2016年,他下令向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也门、索马里以及巴基斯坦这些穆斯林国家扔下了26000枚炸弹。

特朗普没有像前任那样精心包装自己的言论。 他和他的顾问们说过的话让他的行动显得丰富多彩。

移民禁令引发的愤怒反应就是一种证明——而且这不会是最后一次。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