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弗林闪电离任留下的五大疑问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刚上任24天就被迫辞职。此事刷新了记录,但并非什么好的记录。

眨眼之间,围绕特朗普任命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的争议从波澜不惊到惊人地以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辞职"告终"。

就在上周五(2月10日),特朗普回应关于国安顾问涉嫌在就职前私下与俄罗斯大使接触一事时还说,他将关注此事。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没有看到(报告)。"特朗普说。

本周一(2月13日),特朗普的高级顾问凯莉安•康维(Kellyanne Conway)还向记者打保票,说总统"完全信任"弗林。

但在几个小时后,弗林宣布辞职。康维不得不解释为何事态发展如此诡异善变。

尽管这已经意味着弗林白宫任期的终止,但故事仅仅开了个头。大量的疑问并没有随着弗林的辞职而消失,因为它们确实存在。

特朗普为何拖延?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弗林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弗林事件会让特朗普和俄罗斯的关系更加受人关注。

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由前总统奥巴马任命的美国代理司法部长萨莉•耶茨(Sally Yates)曾在新总统就职仪式后不久告诉特朗普的白宫法律顾问麦加恩(Donald McGahn),对俄罗斯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Sergey Kislyak)的监视发现,他与弗林曾于去年12月30日在一次电话中讨论过美国对俄制裁一事。

但这一指称被弗林直接公开否认,特朗普团队中的白宫新闻秘书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以及副总统迈克•彭斯也否认此事。

从最终结果看,如果特朗普和他的团队成员知道弗林撒谎——或者像弗林在辞职信中所说"曾经不经意地向候任副总统彭斯汇报过一些不完整的信息"——为何要等到数周后媒体已经铺天盖地地对此事进行报道时,再把弗林推到前台?

按照白宫新闻秘书斯派塞称在本周二(2月14日)的记者会上的说法,对于弗林和俄罗斯大使通话一事,特朗普在1月26日就已经接到过汇报,并下令白宫工作人调查这种行为是否违法。但结论是合法。但后来特朗普对弗林的信任逐渐降低,并怀疑他是否能够称职地担任国安顾问一职。再后来,弗林就被开了。

但是,在这期间的数周时间里弗林却频频高调亮相——将伊朗放入"关注名单";在棕榈滩的马阿拉歌庄园(Mar-a-Lago)出席特朗普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宴会,并在现场讨论朝鲜发射导弹一事;周一在加拿大总理到访并举行联合记者会时坐在白宫东厅的前排。

弗林会接受调查吗?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副总统彭斯曾公开否认弗林和俄罗斯大使讨论过制裁问题。

国会民主党议员嗅到了血腥味并开始呼吁对弗林辞职背后的行为进行彻底调查。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罗西在一份媒体声明中称,"美国人民有权完整知道俄罗斯在金融、人事以及政治等方面对特朗普总统进行的影响,这事关我们的国家安全。"

尽管民主党议员呼吁成立一个专门的委员会调查此事,但现阶段这似乎很难操作。针对俄罗斯是否操纵美国2016年大选一事,参众两院的情报委员会已经成立了调查机构。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来自密苏里州的罗伊(Roy Blunt)说,"我认为应该不遗余力地调查此事,这样最后才会没人指责说还有尚未揭开的秘密。此外,直到掌握关于此事的全部信息前,都不应该做出结论。"

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以及格拉汉姆(Lindsey Graham)也呼吁对此事进行调查。

但也有一些共和党议员对此事不感兴趣。发誓要彻查希拉里"邮件门事件"的众议院监管和政府改革委员会主席贾森•沙费特兹(Jason Chaffetz)到目前为止拒绝启动对弗林一事的调查。

也许国会对于白宫的关注点仍放在一些新闻报道指称的联邦调查局对于俄罗斯政府与特朗普竞选活动的关联一事的调查上。《华盛顿邮报》报道指出,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James Comey)未能就弗林一事向特朗普政府作出说明,其理由是"这样做会让目前正在进行的调查变得更加复杂"。

另一个相关的疑问是,对于弗林的调查诉求是否会涉及1799年实施的《罗根法》(Logan Act)?该法案禁止"未经授权的公民"与外国政府谈判。考虑到这项法案从未在已有案例中被使用过,这种可能性应该比较小。

但是,可能出现的情况是,联邦调查局询问得越多,特朗普政府的官员就越有可能做出反面的回答,以避免政治失误。

这样一来,此案就可能成为一个干扰司法公正的案例。美国历史上不缺乏政治丑闻最终变为司法诉讼的先例。

"弗林事件"是可以避免的吗?

随着故事的展开,弗林以及特朗普团队的其他成员可能会回过头去思考,这桩丑事是可以提前避免的吗?

让人感到迷惑的是,曾经身为国防部情报机构主任的弗林似乎根本不知道俄罗斯大使与美国官员的通话可能会被监听,或者他根本不在意。

事件曝光后,弗林是不是应该站出来勇敢承认他曾经和基斯利亚克大使谈论过制裁的问题,而这不过是为即将上任的美国新总统制定政策进行的探路战略的一部分?

但是,这样做的结果可能带来政治失误。考虑到民主党对于大选结果的耿耿于怀,他们可能会大叫不公。他们还可能会谴责弗林违背了奥巴马当局惩罚俄罗斯的努力。此外,民主党仍然会指责弗林违背了《罗根法》,并进而呼吁对特朗普和普京的关系以及两者在竞选期间的联系进行全面调查。

唯一可能给弗林提供的帮助是,副总统彭斯以及共和党议员称他坚持对于俄罗斯的制裁不容讨价还价。

谁是继任者?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临时接替弗林职位的凯洛格。

弗林从竞选初期开始就一直是特朗普在国家安全事务方面最信任的顾问,他很难替换。

特朗普疏远了很多声名卓著的保守派人士,现在似乎也并不愿意启用曾经在大选中反对过他的一些资深专家。

目前,白宫宣布由国家安全委员会幕僚长凯洛格(Keith Kellogg)暂时接替弗林的职位。

2003年从军队退役的凯洛格将军曾经在防务方面从事过多种工作,并在竞选期间为特朗普提供了外交政策的咨询。

尽管他在竞争正式任命时有这些先天优势,但前中情局局长大卫•彼得雷乌斯(David Petraeus)已经被视作另一人选。

彼得雷乌斯在担任中情局局长之前是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部队的最高指挥官。2012年,时任中央情报局(CIA)局长的彼得雷乌斯被曝光与他的传记作者有婚外情,随后于2012年11月宣布辞职。

海军中将、美国中央司令部副司令罗伯特•哈沃德(Robert Harward)将是竞争该职位的另一人选。

无论特朗普最终选择了谁,这个职位将要求任职者拥有协调情报和安全机构的能力,既是外交家,还得是一个协调专家。

萨莉•耶茨现在的感受

作为一名奥巴马时代任命的官员,代理司法部长萨莉•耶茨女士曾经向特朗普政府直陈弗林的问题。

1月30日,耶茨宣布她不会执行特朗普颁布的"禁穆令",称这项行政命令违法。

当天耶茨就被特朗普宣布下课。

如今,特朗普的移民禁令已经被多家法院无限期搁置,法院甚至说这一法令涉嫌违宪。弗林也离开了白宫。

我们已经能够准确找到一个词来形容耶茨现在的感受,那就是"如释重负"。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