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友披露金正男流亡生活 还原朝鲜“皇长子”

,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从少年时期开始,金正男就长期生活在国外,远离了朝鲜政治中心。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哥哥金正男少年时期在瑞士念书时的挚友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披露了金正男从12岁开始在海外辗转流亡的生活。

英国《卫报》报道称,金正男在死前最后几年处于高度多疑的状态,想方设法逃离同父异母的弟弟金正恩统治的朝鲜王朝。他对自己祖国的命运感到无力并陷入苦苦挣扎。

在这位被视为金正男密友和知己的瑞士人眼中,曾经有望成为朝鲜王位继承人的金正男的开放性格可能导致了他的流亡甚至最后的死亡。

没有野心的"皇长子"

图片版权 FUJITV/via Reuters TV
Image caption 画面上方,金正男在机场工作人员陪同下前往医务室。马来西亚政府称他在救护车上死亡。

金正男在生命最后两年中曾数次访问瑞士日内瓦,最后一次就发生在遇刺数月前。他拜访了在一所著名国际学校认识并从少年时期就视为挚友的安东尼•萨哈奇安(Anthony Sahakian)。

这次访问期间,两位老同学几乎每天都会在一起喝咖啡、抽雪茄或散步。

萨哈奇安只知道这位神秘的老同学名字叫"李"(Lee)。

44岁的萨哈奇安说,"我们讨论过这个国家,谈到过他的同父异母弟弟,和那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他从来没有统治这个国家的野心。他也从来不赞同那里发生的事情。总之他和那个国家保持着距离。" 萨哈奇安说。

马来西亚警方称两名女子上周在吉隆坡机场毒杀了正在候机准备前往中国澳门的金正男。

萨哈奇安对两人对话内容的回忆,向人们揭示了金正男对于过去六年金正恩执政时期最为坦率的看法,也揭示了他对自己生命安全的担忧。

"他很害怕。这不是一种全方位的恐惧,但他显得非常多疑。他是一个重要的政治人物。" 萨哈奇安说。

驾驶奔驰600的少年

图片版权 Park Jung-ho/News1 via REUTERS
Image caption 马来西亚警方宣布于2月18日逮捕了涉嫌参与刺杀的首名朝鲜籍嫌疑人Ri Jong Chol。

作为朝鲜已故领导人金正日长子的金正男失宠的原因尚不明确。他的姨妈曾在叛逃之后出版了一部回忆录称,金正日曾经非常宠爱长子金正男,并在孩童时期对他赞许有加。

但外界普遍认为,金正男的生母没有得到"伟大领袖"金日成的承认。这是金正男最终失宠的主要原因。

Image caption 神秘的朝鲜第一家庭

从少年时期开始,金正男就离开朝鲜,先后辗转来到俄罗斯和瑞士,学习过法语、俄语、德语以及英文。

萨哈奇安第一次遇到金正男时,这位"皇长子"大约在12到13岁之间。他被介绍为一位大使的儿子。事实上,他的生父当时正好开始掌权。

"那时我甚至不知道北朝鲜和南朝鲜有什么区别," 萨哈奇安说,"他表现得愉快、友好而且慷慨……有时候也会像我们一样使坏,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萨哈奇安记忆中金正男唯一的特别之处是,他拥有一辆奔驰600轿车。"他自己驾驶,对于一名只有15岁左右的孩子来说这有点让人吃惊。"

在姨妈的回忆录中,金正男成年后回到了祖国,富有欧洲养成的教养。

2001年,金正男因使用假护照试图入境日本事件进一步失宠。此后他彻底陷入流亡生涯——他被曝和妻子孩子居住在中国澳门以及新加坡,他还在北京拥有一套住宅。

金正男时常被拍到出入于巴黎、印度尼西亚的机场及酒店,身着牛仔裤和T恤。面对记者,他总是保持礼貌的微笑。尽管有一次他对记者否认说,自己从未叛逃,但事实上他处于流亡状态——不论是自愿还是被迫。

批评与沉默

图片版权 ROYAL MALAYSIAN POLICE HANDOUT
Image caption 马来西亚警方通缉的五名朝鲜籍嫌疑人中的三位。

2011年,在同父异母的弟弟"登基"前几个月,金正男接受了日本记者五味洋治(Yoji Gomi)的采访,并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政治观点——他可能因为父亲健康状况的恶化看到了改革希望。

但在五味洋治于2012年发表此文披露了金正男对于权力世袭制的批评后,金正男保持了沉默。他可能害怕弟弟掌权后可能会迁怒于他。

随后一年中,金正男和金正恩的叔父、朝鲜当时的二号人物张成泽遭到处决,这起事件开启了一系列朝鲜国内的清洗行动。从那时开始,金正男更加低调,刻意克制自己的外向性格,躲避聚光灯,以达到保命目的。

萨哈奇安回忆说,在那段时期,金正男对朝鲜国内局势感到伤心,并表示因无能为力而感到压力重重。

萨哈奇安说,金正男对于朝鲜所谓的"老人政治"有很深的思考。他告诉朋友很多出生于"斯大林时期"的朝鲜将军使得这个国家对内保持高压,对外保持孤立。

萨哈奇安称,尽管金正男不认为弟弟金正恩受到这些将军们的操纵,但他认为金正恩已经成为了这套独裁体系的一部分。

尽管勤于思考并倾向改革,但无能为力的金正男认为自己不具有进入朝鲜政局的"意愿或者个性"。

"要这么做,你必须冷血,"金正男告诉自己的同学,"要改变现状就得流血,我不喜欢这样。"

萨哈奇安坚持认为,金正男也不像媒体经常描绘的那样,他并不是一名超级富豪或者对赌博和女人上瘾的花花公子。

萨哈奇安说,自己的朝鲜朋友是一个"正派的人",这也是为什么自己愿意站出来说话的原因。"他可能赌过,也可能喝醉过,他喜欢女人,但这些有什么问题吗?"

金正男曾告诉萨哈奇安,他不想接受来自朝鲜的金钱,也不想和朝鲜在欧洲的生意有所牵连。他在日内瓦的住处是通过民宿网站Airbnb预订的。

但很显然,金正男想过常人生活的希望很难实现。"作为一个独裁领袖的儿子,你的长项是什么?你能做什么?你能去高盛求职么?对他来说都不是容易的事," 萨哈奇安说,"他告诉我,就连外出旅游都必须报告和申请。"

或许正是因为金正男这种国际化的生活方式以及和外界深入的接触,让平壤觉得他是一个威胁。

对于金正男的死因,萨哈奇安倾向于认为是某位急于向金正恩表忠心的军队将领起了杀心,并将此作为敬献给领袖的惊喜。

"为了取悦领袖,他们什么都做的出来。但要确认这些事,你只能去问他(金正男)的弟弟。" 萨哈奇安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