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轮椅游世界容易遭遇哪些尴尬

里卡多在欧洲 图片版权 Ricardo Shimosakai
Image caption 里卡多认为,欧洲和美国的身障者基础建设比巴西好得多。

里卡多‧什玛沙凯(Ricardo Shimosakai)坐着轮椅游历了超过25个国家、200个度假胜地,但他在祖国巴西旅游却常遭遇困难。

里卡多自2001年起开始使用轮椅,当时他因为躲避绑架而被枪伤。他现在是专门服务身障人士的旅游业者。

他相信所有旅客──不管身障与否──都应该能自由到达他们想去的地方,而不只前往是容易到达的地方。

但有时候,说比做容易。

“有一次从阿根廷飞回巴西,我在圣保罗的机场的飞机上等了超过一个小时,因为没有航空公司的人能帮我离开飞机。”里卡多说。

图片版权 Ricardo Shimosakai
Image caption 里卡多致力于改善身障人士的旅游体验

令人难过的是,他的案例并不是个案。几乎每个飞到巴西的轮椅使用者都面临过这样的状况。

“不被视为消费者”

不同于欧洲和美国的机场,巴西机场没有专门协助轮椅使用者的单位──协助身障者的工作变成每个航空公司需要各自处理,一些航空公司的人员没有受过训练,轮椅使用者能得到的服务品质只能靠运气而定。

“在巴西,我们能进入的地方很有限。身障人士不被视为消费者。”里卡多说。

不只是机场和飞机提供给身障者的服务低于国际标准,整个基础建设都不及格,大城市圣保罗、里约也一样。

里卡多曾经接待一组由以色列来巴西的22人旅行团,其中10人是轮椅使用者。

“在巴西,没有一家运输公司能同时接送10名轮椅使用者。也没有一间旅馆能同时接待他们。我们必须把他们分配到彼此距离遥远的三间旅馆。”

“后来我再也没有接待过以色列团体。”

如果该旅行团选择去法国,里卡多能帮他们达到更好的旅游体验──他们可以在同一台巴士上,同时拜访同一个景点,并且住在同一间旅馆。

“义务或同情”

图片版权 Ricardo Shimosakai
Image caption 里卡多协助安排去巴黎旅游的行程。

里卡多工作的一部分是争取改变。他很难提供好的旅游套装,因为他没有自己的旅馆、巴士和机场。

但他可以接触业者或政府部门以要求更好的基础设施,他做的工作甚至让他获奖。

“在巴西,人们帮助身障者只是出于义务或同情心,不像在国外一样,在巴西,没有人将身障者当做一个普通消费者。许多国家因为提供身障者服务而赚进数十亿元,但巴西没有。”

估计巴西有超过2400万名身障人士,但详细数字不清楚。

统计数字显示,在巴西的身障者在经济上多处弱势──他们的失业率较高,受教育程度较低。

“而且即使你有钱,如果你是身障者,你还是面临许多障碍。”任职于协助身障人士的非政府组织Unilehu的安卓莉雅‧科佩(Andrea Koppe)说。

“一些学校会以没有准备、没有特殊训练为由,不接受有特殊需求的孩童。一些学校会要求视障儿童的父母额外付费雇用特殊教师。”

正面措施

巴西正在采取正面措施来改善现况。从1991年开始立法要求有100名以上员工的公司保留2%的名额给身障人士。

安卓莉雅‧科佩表示,20多年以来,他们帮助了许多原本被商店或公司忽视的身障人士转变成普通消费者。在就业市场的身障人士从1.5万增加到了3.5万。

她认为如果正面的措施能够被有效地执行,就业市场上的身障人士数量应该超过百万。总计有1100万身障人士正值就业年龄,大部分的人还是处于无业状态。

图片版权 Ricardo Shimosakai
Image caption 可行路线?里卡多坐着轮椅到达马丘比丘最高处。

里卡多说,还有许多工作有待完成。他正在游说巴西政府在法规上做出重大改变。

巴西正在将一些机场私有化,旅行社会乐见机场签署特殊合约来雇用协助身障旅客的公司。

但从里卡多个人经验来看,大部分公司不会花精力在这项改变上。

里卡多目前使用的轮椅是航空公司当做赔偿赠送的。航空公司的职员在运送过程中弄坏了他的轮椅。

“我尝试跟他们沟通,但他们认为给我一个新轮椅的处理方式比起让员工接受适当训练还方便。他们不想做出改变。”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