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信干政丑闻:弹劾对朴槿惠有何影响

朴槿惠的支持者在朴被弹劾后试图冲过警方的巴士防线,朝宪法法院方向进发。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朴槿惠的支持者在朴被弹劾后试图冲过警方的巴士防线,朝宪法法院方向进发。

韩国宪法裁判所(宪法法院)星期五(10日)全员一致通过,将身陷亲信干政风波的朴槿惠总统予以弹劾。

朴槿惠总统的弹劾案,去年12月9日在国会以压倒性票数通过后,送交宪法裁判所审理。此间,亲信干政案也同步由特设的独立专案侦办小组“特别检察”(特检)展开进一步调查。

而在宪法裁判所中,支持弹劾的国会议员所组成的追诉委员会,与总统委任的律师团17次交辩,还有裁判官针对两造说法与现有侦察资料,展开6次的评价讨论。

现有8名裁判官的韩国宪法裁判所,在8日紧急宣告,将于10日决定朴槿惠总统的最终去留问题,宪法裁判所所长李正美在当地时间11点20分左右正式宣布,全员一致通过弹劾朴槿惠总统。

李正美宣判弹劾判决结果称,朴总统在“亲信”崔顺实所涉入的财阀图利过程中,提供直接或间接之协助,并涉嫌隐匿事实与管制涉案人士,已违反宪法,并对民主法治秩序造成毁损,因而决定将朴总统予以弹劾。

弹劾对朴槿惠有何影响?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宪法裁判所所长李正美在当地时间11点20分左右正式宣布,全员一致通过弹劾朴槿惠总统。

朴槿惠即刻丧失职权,除得限期离开青瓦台,也将丧失包括年金在内等卸任元首礼遇,仅剩维安守护人身安全。

更重要的是,朴槿惠身分将转为“自然人”,不再享有刑事豁免权。尽管她先前曾表示,必要时将亲自接受调查,后来却以各种理由推辞,不愿出面。丧失豁免权后,朴势必得即刻面临检调搜查,无法回避。

而原定今年12月20日举行的下任总统大选,也将因朴槿惠遭罢免,而提前半年实施。韩国宪法规定,当总统弹劾生效,须于两个月内举行下期选举。

目前预估,大选将会在5月初举行;考量该月首周正逢韩国连假,可能导致投票率降低,大选将可能订在假期结束后的5月9日(周二)举行。具体选举日程,还得交由代理总统职的国务总理黄教安决定。

朴槿惠在任期间面临的重大危机有哪些?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朴槿惠成为韩国宪政史上首位被弹劾下台的总统。
  • 2013年2月:正式就职韩国总统。但此前,情治单位"国家情报院"遭揭发介入先前总统大选,引发争议。
  • 2013年8月:统合进步党国会议员李石基被揭发有"内乱阴谋",随后宪法法院宣布解散该党。
  • 2014年4月:“世越号”船难造成297人死亡,政府应对不力,并试图介入媒体操控舆论,遭受批评。
  • 2015年5月:“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应对怠惰,导致疫情失控,造成31人死亡。
  • 2015年11月:反政府示威渐趋激烈,1位参与集会的农民遭警方出动的水柱击中脑部而陷入昏迷,隔年死亡。
  • 2016年4月:执政党新世界党在国会选举中丧失多数席,朴槿惠支持率开始急速下探。
  • 2016年10月:朴槿惠遭揭发放任亲信崔顺实干政特权。
  • 2016年12月:朴槿惠遭国会通过第1阶段弹劾。
  • 2017年3月10日:宪法裁判所正式宣告罢黜朴槿惠。

大选政局对谁有利?

自去年底,朴总统遭揭发放任亲信干政与不法特权,被国会第一阶段弹劾后,在野的进步派阵营,声势水涨船高。最大反对党共同民主党前党魁文在寅,支持率超越有意替执政党参选的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自弹劾宣判日程于3月8日宣告后,反朴与拥朴两派群众,都在宪法裁判所前聚集,呈现两派对立的场面(图为拥朴示威者)。

而在野党阵营,除文在寅外,还有京畿道城南市长李在明、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国民的党前党魁安哲秀等人,相互争雄。

历经潘基文于2月初闪电宣布退选后,保守阵营一直处于颓势,呼声最高的是代理总统的黄教安总理,但他处于强敌环伺的险境中。

韩国实时施测公司(Realmeter)公布3月第2周的民调显示,文在寅以36.1%的支持率遥遥领先,其后是黄教安14.2%、安熙正12.9%、李在明10.5%,在野的进步派在干政案后,支持基盘得以扩大。

如今朴槿惠总统遭弹劾,使得大选提前,对酝酿出马已久的文在寅,将更如鱼得水。相较于其他有意角逐的人选,现在还得投注更多资源在开拓知名度与竞选上,文在寅早在干政案爆发前,就开始布局,也积极呼应反朴的烛光民心,“笃定当选”的呼声,日益高涨。

但长期来,在野阵营也存在亲文与反文派系的对立,造成原先在野党─新政治民主联盟分裂为现在的共同民主党与国民的党,保守派选民亦多对文在寅持怀疑态度,文要在弹劾后吸引这群人的支持,并不容易。原本的保守派支持者,可能会更多流向总理黄教安或中道色彩较强的安熙正。

烛光反朴派与太极旗拥朴派的对立

干政案发生后,首尔市与韩国各地的“烛光示威”规模持续扩大,而至12月初朴总统遭国会第一阶段弹劾后,拥戴朴槿惠的极端保守派支持者,也开始集结,这些人大多是50岁以上的中、老年族群为主力。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朴槿惠即刻丧失职权,除得限期离开青瓦台,也将丧失包括年金在内等卸任元首礼遇,仅剩维安守护人身安全。

他们手持太极旗,出现在示威现场,要求否决弹劾。这些人多经历朝鲜战争(韩战)与接受过反共教育,认为国家必须维持稳定,以防朝鲜趁乱得逞。

不少拥朴派支持者认为,支持弹劾的民众是遭“有心人士”的煽动。他们要求政府应该即刻“宣布戒严”,甚至还拿出美国旗帜,强调维护美韩同盟与国家安保的重要性。

自弹劾宣判日程于3月8日宣告后,反朴与拥朴两派群众,都在宪法裁判所前聚集,呈现两派对立的场面。警方也提早戒备,在裁判所附近设置路墙与设置人力,力图维持宣判时的场外秩序。

弹劾结果宣告后,支持弹劾者在宪法裁判所外欢欣鼓舞,但拥朴派群众却表露出不满,不断在裁判所外发出怒火。

萨德问题有何变数

近来,韩美敲定在半岛上的庆尚北道星州郡设置末端高空防御体系统(THAAD,简称萨德),韩国国防部更与代表性财阀之一─乐天集团协议,将使用其持有的高尔夫球场,作为设置萨德的基地,引发中国政府强烈反弹,各地甚至出现反制乐天与抵制韩国的现象。

反对萨德的韩国民意认为,政府未事先针对设置萨德问题展开讨论,而独断决定,招致外交关系出现负面影响,但也有人同时对中方的抵制行径感到厌烦。

包括文在寅与安熙正等人,都已表达反对当下配置萨德的态度,文在寅甚至更表态,要求部属的萨德问题,应当留到下任政府解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支持弹劾的民众获悉朴槿惠总统被弹劾的消息后在街头欢呼。

表面上看来,文在寅似乎有意趁弹劾前后的民意优势,反转萨德问题,但这也可能让由代理总统职的黄教安总理,更急速脚步与美国合作,早期在本届政府任内解决萨德部属,并藉此凝聚重视安保的保守派选民支持。

朴总统确定遭罢黜后,韩国政局将进入另一个新阶段。翻转的民意局面、错纵复杂的国内外问题,与被迫提前的大选,进步与保守政治人物要如何因应,并扩张自己的理念支持群,仍有相当多变数。这是韩国于1987年步入民主化后,所面临的最大考验。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