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版“我爸是李刚”?——那位碰不得的红牛继承人

沃拉育·约魏亚(资料图片)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案发超过四年,沃拉育这位犯罪嫌疑人没曾出庭受审。

泰国正踟蹰不安地度过一场敏感的政治过渡,这一周,在笼罩着这个国家的诸多阴霾中,有一件事情是让泰国人民感到毫无悬念的。

那就是沃拉育·约魏亚(Vorayuth Yoovidhaya)——那位发明红牛(Red Bull)能量饮料的华裔亿万富翁的孙儿——会再一次缺席传讯,不去面对检察官针对一名警员之死所提出的指控。

2012年9月3日,那位警员被一辆由沃拉育驾驶的法拉利撞死。

泰国当局想方设法把沃拉育绳之以法,有些手法看来相当滑稽。但民众如今普遍认为,这起案件成为了泰国权贵阶层“碰不得”的又一典型。

那场发生在9月3日早上的事故可谓事实清晰。

警曹长威先·格兰巴硕(Police Sergeant-Major Wichian Klanprasert)在曼谷知名的素坤逸路(Sukhumvit Road)上驾着摩托车行驶时遭一辆灰色法拉利跑车撞上,跑车将他拖行了超过100米,然后逃逸。

调查人员沿着一道刹车油痕迹追踪到距案发现场不到1公里外,由这泰国富豪家族拥有的大宅。

那辆车头撞得破碎的法拉利就停在那里,但警方最初被说服,拘押许氏家族雇用的一名司机,并将之称为主犯。

到他们终于发现当时开车的其实是时年27岁的沃拉育,他接受了检测,检出血液中酒精含量明显超标。但他坚称自己是在意外发生后回到家中才喝起酒来。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警方在许氏大宅找到了车头严重损毁的法拉利跑车。

根据监控视频、车辆在撞击后的行驶距离,还有那些让威先警曹长当场毙命的伤势,警察认定沃拉育肯定超速驾驶了,估计他在时速限制80公里的路上开行170公里。但沃拉育的律师矢口否认。

警方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来准备诉状,控罪包括超速驾驶、鲁莽驾驶导致他人死亡和肇事逃逸。

在2013年整整一年间,沃拉育连续七次缺席传唤接受起诉,律师给出的理由从到海外出差到身体不适,包罗万有。

到2013年9月,超速驾驶罪名的起诉时效届满。

“誉满全球”

沃拉育的祖父许书标(Chaleo Yoovidhya)在1980年代与一名奥地利营销高管合作,将他的能量饮料红牛——又称Krating Daeng——打造成一件风行全球的商品,赚到了“第一桶金”。

时至今日,许氏家族坐拥逾200亿美元资产,红牛的标志遍布世界大小角落,该品牌尤其热衷于赞助炫技表演和体育竞技赛事。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红牛赞助了一支一级方程式车队,还有诸多体育竞技团队。

但许氏家族早已开始“避风头”。2012年3月逝世的许书标从未接受过媒体采访;车祸发生后,他的孙子沃拉育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然而,他自己在社交媒体发帖暴露行踪,加上那些私人飞机旅伴的佐证,显示他似乎常在泰国国内,但也有周游列国,观赏顶尖赛车赛事或在海边度假。

车祸发生后不久,时任曼谷市警察局长卡荣威(Kamronwit Thoopkrajang)公开许诺,要不把害死威先警曹长的人绳之以法,要不他辞官下野。

2013年9月,在他第七次拒绝出庭后,检察官命令警方逮捕沃拉育,但最终毫无动静。

然后,在泰国政局动荡愈演愈烈的背景下,这起案件似乎渐渐被人遗忘。

到去年,又一位“富二代”驾驶豪车高速撞上另一辆车,造成两名研究生死亡。这起恐怖交通事故让人再次关注起这件案来。

民众开始质问红牛继承人到底怎么了,而曾经誓言解决前朝滥权问题的军政府感到受压,不得不采取行动。也许更准确地说,要摆出有所作为的姿态。

去年3月,总检察长宣布将再次起诉沃拉育。

然而2016年一整年间,沃拉育的律师成功推迟了检方再三的出庭面讯要求,声称沃拉育已向立法议会(National Legislative Assembly)——军政府委任的议会——提出不公对待声请。

与BBC对话的多位律师都认为,以此为工具拖延对沃拉育采取司法程序毫无法理依据,但这恰恰正在发生。

中国的“我爸是李刚”——2010年河北大学交通肇事案

  • 2010年10月16日晚,河北保定市电视台实习生李启铭(又名李一帆)驾车到河北大学新校区,撞死该校学生陈晓风、撞伤学生张晶晶
  • 李启铭肇事后继续行车,最终被保安员截停,其后网络传出他曾声称“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爸是李刚”,在中国网络空间引发广泛批评
  • 李刚其后被证实为保定市公安局高级警官
  • 当地交通警察证实李启铭醉酒驾驶,对其刑事拘留
  • 李刚父子先后亮相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道歉,但网民与部分家属认为两人“作秀”
  • 2011年1月26日,河北省望都县法院以交通肇事罪,一审判处李启锐有期徒刑六年,李启铭并未上诉

“到英国出差”

如今,警方坚称他们无计可施。

记者质问,三年半前就已经有人要求签发逮捕令,为何至今没有落实,警察们对BBC称只有总检察长才有权力采取行动。

总检察长办公室则说,除非沃拉育现身,否则无法对他提出起诉。

那最新一次让他到检察厅听取起诉的传唤要求呢?沃拉育的代表律师如今对我们声称,当事人正在英国出差。总检察长再次批准推迟传唤至下月底。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多得红牛饮品,整个许书标家族据信坐拥200多亿美元财富。

威先警曹长的遗属对案件并未多言。许氏家族给他们付了一大笔钱——大约是10万美元——换取对方不去提私人刑事检控。类似情况可谓司空见惯。

泰国公众的关注也许会再次淡化。人们也许已疲倦地下结论:在这贪污腐败与滥权问题缠身的国度,权贵再一次证明他们能只手遮天。

一位曾经与此案有密切接触的律师对BBC记者说,犯罪嫌疑人如此逍遥法外的例子,他闻所未闻。

他说,要是犯案的是别人,没有像沃拉育一样的家势,那么他第一次缺席传唤后就肯定会被逮捕。

沃拉育面临的最严重指控是鲁莽驾驶导致他人死亡,这项罪名的起诉时效也将于2027年届满。

起诉时效届满将让他彻底获得自由,不受任何挥之不去的后果缠绕。几乎没有人愿意打赌他最终会为四年半前那个早晨的事情受到法律制裁,或者受到任何有意义地影响其生活方式的限制。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围绕BBC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