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约定,要有一个人活下来把事情告诉大家”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梁圣岳在加德满都医院的病榻中接受BBC尼泊尔语网专访。

迷失在喜马拉雅山间已经一个半月,大雪下了很多天后停了,天晴了,从昏睡中苏醒的梁圣岳使劲摇躺在身边的女友。她没反应,好像熟睡不醒。

后来他慢慢意识到,她已经离开人世。这时距救援队找到他们还有3天。

“那时候我没有哭。因为我们之前有约定好,一定要有一个人活下来把这件事情告诉大家,”他说。

这时他已经脱离危险,在尼泊尔加德满都医院病床上接受BBC尼泊尔语科记者普亚(Surendra Phuyal)采访,回忆这些天是怎么度过的。

梁圣岳21岁,台湾新竹人,今年2月跟19岁的女友刘宸君到尼泊尔喜马拉雅山麓南坡徒步,遇大雪迷路,失踪47后获救,刘宸君没能坚持到最后。

尼泊尔高海拔搜救队4月26日在靠近达定县(Dhading)提普林村(Tipling)的峡谷发现两人。那里海拔约2600公尺。

他们失踪前最后的身影是3月9日在达定县北方被发现,后来因为大雪迷路而脱离登山径。

梁圣岳还记得是怎么迷路的。3月10日早上,雪不是很深,当地居民告诉他们路不难走。

从提普林村出发,经过一个山口行山者歇脚的小屋,没有停留,继续走。但到下午出现大风雪,“非常大,非常大。”

图片版权 寻人网站截图
Image caption 这是尼泊尔失踪登山客网站上,梁圣岳和刘宸君页面上的寻人照片。梁圣岳的父亲曾对台湾媒体表示,这是梁圣岳刘宸君第一次到喜马拉雅山区徒步,走的步道都低于海拔5000公尺,是村与村之间的联络道路,难度不算高,因此没有聘请向导。

这时,他们做了一个致命的决定 - 继续往前走,赶到下一个休息点。

“但是到半路的时候,我们认为主路是往下的,往下到村子的。没想到却走到了河谷。我们在那里找到了一个小洞躲了起来。”

梁圣岳和刘宸君原定在3月10日与家属联系,但自此失联,5天之后家属向外交部求助寻人。

根据台湾媒体报道,梁圣岳曾就读新竹高级中学,高三下学期休学后曾从福建骑单车到新疆,旅程超过7000公里。刘宸君在东华大学华文系读了一学期之后休学。两人从2016年开始交往,今年二月从印度进入尼泊尔登山。

前三个礼拜,他们吃泡面、生米、煮熟的马铃薯,饼干,还有面粉,三个礼拜吃完了这些食物。之后,就只剩下食用油和盐巴。水是不缺的,因为他们栖身的山洞就在溪边。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梁圣岳获救后被送往位于加德满都的医院,已经脱离险境。

失踪的七周内梁圣岳瘦了30公斤,获救时头发上满是虱子,一只脚上布满了蛆。

给他治疗的医师卡齐(Sanjaya Karki)对BBC尼泊尔语科记者普亚(Surendra Phuyal)说:“他(梁圣岳)可以说话,只是语速有点慢。他告诉我他的女友在3天前过世。他没有严重外伤,但有受到虫咬的伤。”

他记得,“第一个礼拜其实我们一直觉得搜救队可能很快就会来,一直在吹口哨,可能很像很多昆虫的声音。后来我们觉得总是这样想可能会疯掉,会为了这些声音而做出一些可能更难以挽回的事情。所以我们就决定好好安静的等待。”

一直吹口哨也觉得很浪费体力。就静静等待,相互打气鼓劲。

尼泊尔警方曾雇三名向导及一架直升机搜寻。喜玛拉雅山区的向导和当地媒体也知道两人失踪,但持续的降雪和零星雪崩让搜救过程困难重重。直到 4月26日,当地山民发现了他们,随后直升机赶到。

“她突然在4月23号的中午过后就整个人开始精神非常的好。一直喊叫她的家人,爸爸、妈妈、姑姑还有我的名字,”他回忆道。

图片版权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两人被困在距离加德满都西北部约100公里的山区。

那天,梁圣岳的状况不是非常好。因为洞里滴水,他早上试着爬出洞穴晾晒湿了的睡袋,回到洞里时非常虚弱,倒在她身边休息。

“等我傍晚醒来的时候她一直都没有动。但是我那个时候可能还认为她没有过世。”

“我等了一个晚上,但她就真的这样走掉了。”当时他在昏睡。

快天晴了,他醒过来,伸手摇晃一动不动躺在那里的她,“觉得她那时是睡着了一样,觉得她还没这样子过世。”

他说他没哭。

躺在医院的梁圣岳说,“她会祝福我的,一辈子祝福我。尽管山夺走了她的生命,我相信她还是爱山的。”

他说,“我们”还会继续登山,继续拥抱大自然。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围绕BBC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