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危机:教皇方济各促国际调停 宗座过去都怎样说?

教皇方济各在从开罗返回罗马的飞机上向记者们讲话(29/4/2017)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教皇方济各警告说,朝鲜半岛一旦爆发战争,“人性的好些部分”会被摧毁。

朝鲜核问题所引起的国际关注持续扩大,罗马天主教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开腔呼吁国际社会调停美国与朝鲜之间日趋僵持的紧张关系。

教皇星期六(4月29日)结束访问埃及开罗后,在回程的飞机上对记者们提出此观点,并提议让挪威充当这位“中间人”。

教皇是在朝鲜再次试射导弹后发表这番言论,并警告说当前的危机很可能引发灾难性战争,“人性的好些部分”恐将被摧毁。

美国与韩国均称,平壤试射的这枚导弹升空不久后就爆炸坠落,即实验失败。美国总统特朗普指责金正恩政权“不尊重”中国及其国家主席习近平。

美国国务院去年8月发表的2015年《国际宗教自由报告》称,虽然有宪法条文保障,但宗教自由在朝鲜“并不存在”。截至2002年有1.2万名基督教新教徒和800名罗马天主教徒。

劳动党政权于1948年建政后设立了官方教会“朝鲜基督教联盟”,相当于中共政权下的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和中国基督教协会,与梵蒂冈教廷互不从属。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朝鲜近日多次试射导弹,多方认为半岛局势走至剑拔弩张之境地。

教皇到底怎么说?

教皇在飞机上说:“世界上有诸多协调人,一些和事老会主动请缨,挪威就是一个例子。”

教皇还说,朝鲜半岛局势已经“过热”,联合国的权威又被“过渡冲淡”,“道路就是谈判的道路,就是外交解决的道路”。

教皇的这番讲话与朝鲜仅余的盟友——中国——如出一辙。中国外长王毅星期五(28日)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安理会朝鲜半岛核问题部长级会议之际说,当前半岛局势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只有通过对话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半岛核问题,才是唯一现实可行的正确选择”。

与此同时,这番话也似乎在回应今年年初的另一番评论——不时参与美朝外交斡旋的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理查森(Bill Richardson)接受BBC连线采访时提出,朝鲜问题需要“新的外交”,“也许是联合国、也许是教皇”来带领朝鲜走出闭关锁国的局面。

教皇方济各第一次谈朝鲜吗?

图片版权 AFP

公开报道上不常看见宗座对朝鲜半岛局势的评论,但他在2014年访问韩国时曾公开呼吁韩朝双方和解。

教皇当时在首尔主持大型弥撒时说:“作为教徒与韩国人,我现在请求大家断然扬弃猜忌、对立与竞争的思考方式,为努力营造福音教诲社会及立足于韩民族高贵传统价值的文化而迈进。”

在这场弥撒之前,教皇又在参观一处殉道者纪念地时,同时提到有意促进梵蒂冈与朝鲜和中国的对话。当年平壤在教皇到达之际也曾发射导弹示威

目前梵蒂冈作为主权国家仍然承认台北而非北京政府,在朝鲜半岛则与拥有大批不同宗派基督徒的韩国有邦交,而从未与朝鲜有任何正式往来。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2006年建成的俄罗斯正教(东正教)教堂平壤贞柏寺院曾让韩国对朝鲜开放信仰自由抱有一丝希望。

劳动党建政以来,历代教皇都怎样说朝鲜?

方济各的前任——荣休教皇本笃十六世——也是少见于公开场合中发表对朝鲜事务的看法。但在2013年2月他宣布退位之际,韩国天主教主教团主席,济州教区姜禹一主教曾致函感谢本笃十六世对朝鲜的关怀。

信函说,荣休教皇“展示了其对朝鲜人民处于极度贫困中的深切关注,且不遗余力地为他们提供财政援助”。

再上一任的教皇约翰·保罗二世(若望·保禄二世)则与朝鲜有一段较精彩的互动:总部设在香港的独立教会新闻机构天亚社2014年曾发表一篇文章,回顾约翰保罗二世于1984年5月与1989年10月的两次韩国之旅。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约翰·保罗二世驾崩时韩国悼念者众。

文章说,1988年12月传出消息,韩国教会人员试图促成教皇的飞机在平壤降落,再让其循陆路经过板门店休战村进入韩国,继而抵达汉城(今首尔)访问。此举最终并未实现。

但约翰·保罗二世在大型弥撒中为朝鲜祈祷,在讲道时谈到朝鲜半岛是个“还没能在和平与正义下合二为一的分裂世界”,又在会晤总统卢泰愚时促请汉城与平壤“和睦相处”。

至2000年,韩朝双方在汉城政府的“阳光政策”下关系缓和,韩国总统金大中历史性北上会晤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平壤继而向约翰·保罗二世教皇发出访问邀请,但同样未能成事。

可谓见证朝鲜劳动党建立政权的教皇庇护十二世则是间接触碰了朝鲜问题——1942年梵蒂冈正式与中国建交并派驻公使,1949年中华民国国民党政权战败播迁台湾时,梵蒂冈公使继续留驻南京。结果到1950年朝鲜战争(韩战)爆发,中共开始排挤外国传教士,時任梵蒂岡驻华公使黎培理(Antonio Riberi)总主教后来被驱逐。

庇护十二世为此曾对中国发出通谕,但他有否在任何文件中谈论朝鲜问题,目前从已公开的报道中不得而知。

教皇方济各为什么别的都没提,就提挪威?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挪威讲和“力作”——哥伦比亚两次和谈。

教皇举例说挪威可以充当美朝之间的“和事佬”,但没有进一步申明原因。然而挪威前不久才促成了一场广为人知的大和谈。

2016年8月,哥伦比亚政府与该国最大反叛武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达成历史性和约,结束超过半个世纪的内战状态。这份和约在一场公投中被推翻,但双方很快就在11月达成二次和约。

为这两场和谈充当调停人的,正是挪威与古巴。

而这也不是挪威第一次主持历史性和谈,1993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奥斯陆协定》同样是这个北欧国家的“驰名产品”。

作为诺贝尔和平奖的主管国,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向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颁发了2016年的和平奖。这与1994年向以色列总理拉宾、外长佩雷斯和巴勒斯坦自治当局主席阿拉法颁奖如出一辙。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挪威带来了以巴《奥斯陆协定》,也为佩雷斯(中)、拉宾(右)和阿拉法特(左)送上诺贝尔奖。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