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西藏寻获同侪遗体 “瑞士机器”斯特克命丧珠峰下

斯特克(Ueli Steck;右)在卢卡拉镇与夏尔巴人Tenjiing(左)合照(18/4/2017) 图片版权 AFP / Classrooms in The Clouds Nepal
Image caption 斯特克(右)的最后身影:在尼泊尔卢卡拉镇与夏尔巴人Tenjiing(左)合照。

尼泊尔旅游部门证实,世界知名瑞士登山家乌里·斯特克(Ueli Steck)在珠穆朗玛峰山腰为新一轮攀登进行适应训练时坠亡,终年40岁。

旅游局负责人表示,以快速攀爬闻名,绰号“瑞士机器”的斯特克,星期天(4月30日)在喜马拉雅山脉努子峰(Mount Nupste)营地单独攀爬时怀疑失足,“掉落1000米下”。目前其遗体已被收殓到首都加德满都停放。

整整一年前,斯特克在中国西藏一侧的喜马拉雅山希夏邦马峰(Shishapangma Peak)寻获美国登山家洛威(Alex Lowe)与摄像师布里奇斯(David Bridge)的遗体。两人在1999年5月失踪。

这也是尼泊尔不足一周内证实的第二起山难——台湾情侣梁圣岳、刘宸君在达定县(Dhading)附近失踪47天后被发现,21岁的梁圣岳生还,但19岁的刘宸君罹难。

“另辟蹊径”

斯特克原定本月采用珠峰西脊线路进攻海拔8850米的珠穆朗玛峰,然后再攀登全球第四高,海拔8516米的洛子峰(Mount Lhotse)——西脊登珠峰路线较少登山者采用,因为死亡率远高于成功率。

尼泊尔旅游局官员帕拉居里(Kamal Prasad Parajuli)透露,斯特克是在努子峰附近,海拔6400米的二号营地出事。他事发时因为登山伙伴患有严重冻疮而独自训练。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山难搜救人员把斯特克的遗体用直升机移送加德满都一家医院停放。

斯特克上星期三(26日)曾在Facebook上称,他完成了一圈从营地攀登至海拔7000米处折返的训练,并称“主动适应”训练方法对高海拔环境最为有效。

斯特克2012年在没有配备供氧的情况下征服珠峰,2015年成功在62天内攻顶全球82座4000或以上的高峰

2013年,斯特克及其团队在试图攀登珠峰与洛子峰之际与担任向导的当地夏尔巴人发生冲突,自此远离珠峰。这次本来是他四年来首次攀登珠峰。

YouTube上的登山明星——BBC记者史蒂夫·杰克逊综述: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斯特克曾在没有携带供氧设备下成功攀登珠峰。

斯特克给登山订立了新的标准——他多次在传统登顶路线上单人匹马,造出一个又一个惊人的快速攻顶纪录。而透过为这些旅程制作史诗般的纪录片,他在让更多人接触登山运动方面居功不少。

他之所以被称为“瑞士机器”是因为他的登山技巧冷酷无情而又井井有条,即便是把自己推向人体极限后还能继续前进。

2008年,他攀爬了世上数一数二的山壁——艾格峰(Eiger)北壁——总耗时2小时47分。这对于花上几天时间来攀爬的登山运动先锋来说是无法想象的速度。到2015年,他再次刷新自己的纪录,只耗时2小时22分50秒登顶。

英国登山界“同声一哭”

英国登山界多位知名人物向这位瑞士同侪致哀。曾攀登珠峰的世界知名探险家雷納夫·法因斯爵士(Sir Ranulph Fiennes)说,登山界对此无不扼腕惋惜“就像爱德蒙·希拉里去世时一样”。

艾伦·欣克斯(Alan Hinkes)是英国第一位——也是迄今唯一一位——攀遍全球14座8000米以上山峰的登山家。他对英国报联社(PA)说:“他(斯特克)是登山界的韦恩·鲁尼或大卫·汉姆。毫无疑问大家会深切怀念他,他会被视为最伟大的一员。”

资深登山家克里斯·博宁顿爵士(Sir Chris Bonnington)对BBC国际台《新闻一小时》(Newshour)栏目解释说,斯特克专门从事极速登山并不代表他比其他人都容易出意外。

博宁顿爵士说,从统计学上看,登山者最容易死于落石和雪崩等“客观危险”,逗留时间越长,遇事机会越大,“但要是你移动迅速,你暴露在危险下的时间就越短”。

“但对于那些在极限下攀爬的人来说——他(斯特克)毫无疑问是其中一员——那些顶级登山家之间的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尤其是在喜玛拉雅山脉上。”

长眠洛子峰的台湾人——李小石

图片版权 CNA TAIWAN / Lu Han-yueh
Image caption 出事前的李小石向波兰登山家捷西·库库奇卡(Jerzy Kukuczka)纪念碑鞠躬。

斯特克想要攀登洛子峰,却命丧努子峰。而在洛子峰上长眠的遇难登山家中,有着这样一位台湾人。

李小石1955年生,台辖福建连江马祖人,及后定居嘉义,曾于中华民国国军服役至教官官阶。除了是登山家,也是书法家、画家和摄影师。因每逢登山都会背着妈祖像(天后像),有“登山怪杰”之称。

2013年5月17日,李小石背着妈祖像成功攀登洛子峰,但下撤时怀疑因高山症诱发高原脑水肿(HACE),于5月20日不治殉难,终年57岁。经家属与尼泊尔相关单位确认许可后,遗体按照其遗愿葬于洛子峰下。

李小石生前好友,嘉义市卫生局退休副局长吕汉岳当时对媒体说,据登山营地发出的一份笔录显示,李小石知道自己的状况,他是硬着头皮上去的,也知道自己下不来了。

李小石遗孀林青青其后向媒体展示丈夫生前以毛笔、宣纸写下的91字遗书。据《自由时报》笔录,遗书上说:“小石的人生静悄悄地来,静悄悄地去,一切后事由吾妻青仔全权处理,从简,见尸则火葬,未见尸遥祭即可,肉身若为他人可用,欢迎自取。”

来自中国的追思

中国微博上对斯特克的悼念也有不少:

图片版权 Sina Weibo / @陈磊说事
图片版权 Sina Weibo / @魏小涵
图片版权 Sina Weibo / @罗昌平
图片版权 Sina Weibo / @煮海一生
图片版权 Sina Weibo / @SD绒熙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围绕BBC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