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水和催眠:俄罗斯“治疗”同性恋者引争议

牧师叶夫根尼·皮瑞斯夫托夫。 图片版权 Instagram.com/xcv_church
Image caption 牧师叶夫根尼·皮瑞斯夫托夫宣称宗教可以治疗同性恋。

在俄罗斯,同性恋者被心理治疗师及传教士施以哪些争议性的“治疗”?

BBC俄语网得知,在大部分居民为穆斯林的俄罗斯车臣共和国,有同性恋者受到迫害。

德国总理默克尔周二(5月2日)表示,她已经就有关车臣的报告,要求总统普京“利用其影响力来保障少数族群权益”。

同性恋在俄罗斯不是法定的精神疾病,但是对同性恋的恐惧──即恐同(homophobia)──不只在车臣,而是在俄罗斯普遍存在。

俄罗斯在1999年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单中移除,美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分别在1973年、1992年将之移除。

世界上的科学家并不承认任何对同性恋的“治疗”是必须或者有效的。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LGBT活动者被逮捕:俄罗斯法律禁止向年轻人“宣传”同性恋。

催眠和自我帮助

来自下诺夫哥罗德(Nizhny Novgorod)的心理治疗师扬·戈兰(Yan Goland)表示,他曾经“治愈”78名男同性恋、8名跨性别者。他使用他的老师尼古莱·艾瓦诺威(Nikolai Ivanov)在苏联时期研究出来的方法。

他向BBC表示,“疗程”持续8到18个月,对跨性别者来说时间要更长一些。

“当病人来找我,我会让他们了解类似案例的治疗前与治疗后情况,病人就会觉得充满希望,认为我们可以帮助他们,并且会知道自己是需要被治疗的,”扬·戈兰说。

在治疗的第一阶段,他目标是“消除”病人对同性感到的吸引力。这个催眠治疗过程会持续超过8小时。他同时也综合使用精神分析和身份疗法做为影响病人梦境的方法。

第二阶段是将对异性的吸引力融入。他鼓励他的男患者尝试以性对象看待身边女性。

“我向他们说:‘当你结束这个课程,你到街上看看身边的年轻女性,看看她们的身体,从中选出一个你觉得最好的。’”

第三阶段是和异性发生性行为。

“灾难性”的经验

40岁的尤里说,他在1990年代早期接受心理治疗师的“治疗”,因为他“希望能醒悟过来,想走上正道”,但结果却让他的性欲全无。

“无庸置疑,这个结果不是具伤害性就是具有负面性的,我很诚实地说,这是场灾难。”

扬·戈兰现年80岁,他仍在“治疗病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部分人认为,通过催眠可以帮助有性向困惑的人。

在俄罗斯上网搜索,输入“如何治疗同性恋”,就会出现许多与医师进行线上咨询的网页。

尼基坦科(Nikitenko)兄弟形容自己是“精神催眠师”,他们提供两个月的音频催眠课程,一组课程要价5000卢布(约88美元)。

尼古莱·尼基坦科(Nikolai Nikitenko)认为同性恋是一种强迫症。

“当一个人看了色情片、有了同性性行为,他的脑中会形成一个新的路径。一名来自海参崴的男同志打电话给我,说他现年18岁,他每天花9个小时烦恼自己会不会变成同性恋。”

催眠治疗目标是减轻患者的压力,并教导他们“正确的行为及应对方式”。

尼基坦科兄弟称自己已经“治愈”7名想要变成异性恋的同性恋者,并表示“他们绝不会复发”。

医生警告

在俄罗斯,一些医生持有与西方主流专家及科学家相同的观点。

“通常人在11到13岁时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世界上有许多不同的性取向,同性恋是其中一种常见的变体。”有接触LGBT病患的心理学家帕维尔·索博利夫斯基(Pavel Sobolevsky)说。

他对BBC说:“你不能改变你的性取向。”他也对来找他的同性恋病患这么说。

他警告,尝试用心理治疗的方法来改变性取向可能是危险的。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俄罗斯东正教会认为同性恋是罪。

一些宗教组织对同性恋者提供“治疗”。部份宗教团体拒绝透露细节,表示只会和有宗教背景的媒体接触。

但属于新教组织“Vosstanovleniye”(意指“康复”或“复活”)的一名牧师叶夫根尼·皮瑞斯夫托夫(Yevgeny Peresvetov)愿意公开自己的观点。

他承诺要帮同性恋者“抗拒”他们的性欲。

该组织的YouTube频道有个内容是两名男子藉由“抛弃他们对同性的性欲”因而“从他们的罪恶中被解放”。

该名牧师身穿轻松的套装,戴着上面有耶稣肖像的领带,在莫斯科主持周日仪式。

他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瘾──就像服药成瘾──是一种“精神饥渴”的症状。

“尽管患者的父亲在他们生命中缺席、或有暴力顷向,同性恋者都能找到上帝当他们的父亲。”

被“强迫治疗”的儿童

一些俄罗斯家庭会向宗教组织求助,希望能“治疗”他们的孩子。

27岁的玛莉亚在13岁的时候,被她的家人强迫带到教堂“治疗”同性恋。神职人员在念祷文时,她同时被用圣水浇灌。

“我什么都听不见,眼睛紧闭。他们持续地念出祷词,强迫我去教堂。教堂里的人不停地告诉我,我对女人感到吸引力是来自于撒旦。”她对BBC说。

“她们用圣水浇我,并逼迫我喝下。有时候他们用棍子打我,我觉得他们在破坏我的思维。”

19岁的跨性别女性伊芙吉尼亚(Yevgenia)出生时是男身,她说医生对她流露出不耐烦的态度。

“第一个医生说:‘你必须这么走下去,看看你,你是个真正的男人,你想要动手术吗?你不能就像一般人一样生活下去吗?’”

第二个医生对她说,她应该是个想引起别人注意的同性恋男人。

“他说我应该放弃当一个男人。”伊芙吉尼亚对BBC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