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选:认识新科第一夫人——碧姬·马克龙

碧姬·马克龙(右)在胜选庆祝集会舞台上亲吻丈夫的手(7/5/2017) 图片版权 Reuters

法国总统大选大局既定,总统当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走到祝捷会的舞台上,台下群众欢呼的却是“碧姬!碧姬!碧姬!”(Brigitte! Brigitte! Brigitte!)这位新科总统的夫人——碧姬·马克龙(BrigitteMacron;又译布丽吉特·马克龙)——为何有此魅力?

大家也许已经读过不少,但还是得提醒一下:他们的关系可不简单。

这可是浓缩自马克龙本人在俩人大婚当天的话。马克龙先生当时说,他们这一对“不太寻常,是不太正常的一对——这可不是说我很喜欢这形容词——是存在着的一对”。

男的现年39岁,女的64岁,相差24岁——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一样。当她是他的戏剧导师时,两人初次见面。

马克龙当时才15岁,但人人都说他思想上早熟。他在巴黎以北120公里的亚眠市(Amiens)一家私立耶稣会学校(Jesuit school)上中学。她后来就说,他“跟大人们平起平坐”,一言一行都不像是十来岁的年轻人。

她续说:“我彻底拜倒在这位小男孩的智力之下。”

马卡龙饼名店的太子女嫁给未来总统马克龙

新科第一夫人本名碧姬·玛丽—克洛德·托涅(Brigitte Marie-Claude Trogneux),其父亲开设的巧克力店所出售的马卡龙圆饼(macaron)是亚眠市的驰名品牌。还在当戏剧教师的碧姬·托涅嫁给银行家安德烈·奥齐埃(André Auzière),育有三名孩子。

小马克龙的父母知道儿子堕入爱河,却似乎不知道他倾慕于谁。知名政治记者兼传记作家安·弗尔达(Anne Fulda)倒说两老以为儿子爱上了班上的同学洛朗丝·奥齐埃(Laurence Auzière)。

但实际上,马克龙倾慕的是洛朗丝的母亲,也就是碧姬老师。

据弗尔达女士所著的马克龙传所说,马克龙父母发现真相后,要求老师远离孩子,直到他年满18岁。她回答说:“我不能许下任何承诺。”

马克龙夫妇在法国北部勒图凯一片草地上散步(22/4/2017)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马克龙表明夫人入主爱丽舍宫后将有官方角色,实际上两人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就已形影不离。
马克龙夫妇在巴黎一场竞选集会上拥吻(23/4/2017) 图片版权 ERIC FEFERBERG
马克龙夫妇在勒图凯—巴黎—普拉日一处投票站外与支持者聊天(23/4/2017)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碧姬·马克龙(右)在聆听丈夫接受媒体记者访问(4/8/2016) 图片版权 AFP
马克龙夫妇在勒芒一场党大会上(11/10/2016) 图片版权 AFP
马克龙夫妇在拉罗歇尔港参访(18/8/2016) 图片版权 AFP
马克龙夫妇在巴涅尔德比戈尔一处滑雪场的登山吊车上向记者们挥手(12/4/2017) 图片版权 EPA

到17岁那年,马克龙跟他现在的妻子说早晚会娶她。10年后——2007年——他兑现承诺。

那老马克龙夫人如今怎么看待碧姬老师?她说“更像是朋友”,而不是儿媳妇。

洛朗丝·奥齐埃从同班同学变成马克龙的继女。她也成为了竞选过程中的头号支持者,刚过去的最后一场巴黎选前造势大会上也能看到她的身影。

另一位继女——32岁的蒂费纳·奥齐埃(Tiphaine Auzière)——也当上了马克龙竞选团队的律师。

在星期天(5月7日)于巴黎卢浮宫外举行的胜选祝捷会上,马克龙准总统举家亮相。如今他膝下有三名继子女、七名继孙。

洛朗丝·奥齐埃(中)与她的女儿离开开票集会现场(7/5/2017)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洛朗丝·奥齐埃(中)的中学同窗成为了她的继父,如今继父当选总统,让她成为法国“第一家庭”的一员。

从学校走进爱丽舍宫

当丈夫成为经济部长后,马克龙夫人辞去教学工作,也从此成为他最可信赖的顾问。

她的功劳包括让他对女性从政改观。马克龙承诺,6月份国民议会选举时,他的前进党(En Marche!)至少一半参选人会是女性。

他还表明会让第一夫人的角色官式化——马克龙上月接受《名利场》杂志(Vanity Fair)专访时说:“要是我当选了——不,对不起,当我们当选后——她会到那里去,有角色有职位。”

也许这位前教师可以作为第一夫人去帮助年轻人,但具体操作仍待公布。

马克龙还建议,这将是一个无酬职位,但她将可塑造职位的形象:“他会存在着,那里会有她的声音,她的观点。她会一如既往的在我身边,但她也会有公开的角色。”

一些法国政治漫画家拿她来开玩笑,把马克龙描绘成对老师言听计从的学生。他的竞选对手玛琳·勒庞也小心翼翼的拿两人的恋爱史来开刷

在辩论会上,她低头看着笔记,然后说:“马克龙先生……我看你这是给我玩老师与学生的游戏吧?这可不是我的那杯茶。”

然而马克龙夫人自己就曾展示过她接受得了大家拿他们的年龄差距来说事。某本著作曾引述她说:“他得在2017年去选了,不然等到2022年,我的脸长啥样就会成为他的问题。”

牵着手的马克龙夫妇在胜选庆祝集会舞台上的剪影(7/5/2017) 图片版权 AFP

.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