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脱北者之子”面临的内外挑战

Moon Jae-in, the presidential candidate of the Democratic Party of Korea, attends his election campaign rally in Seoul on 8 May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文在寅支持改变对朝策略,和朝鲜展开对话。

尽管韩国大选结果并不是一场压倒性的胜利,但它确实能够反映出这个国家政治重心的剧变。

文在寅(Moon Jae-in)以41%的得票率获胜。尽管这不是一个预料中的结果,但也符合了很多观察人士的预期——韩国民众更多地倾向于左翼,他们正在抛弃2008年以来占据青瓦台的保守派政治人物。

64岁的文在寅的个人经历简直就是一部韩国政治历史的缩影,它覆盖了韩国的公民反抗运动,以及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改变了整个国家的民主化运动。

文在寅是1950年代一个逃亡韩国的朝鲜家庭中的长子,他的家庭在朝鲜战争最激烈的时候逃离祖国。他本人在贫穷环境中长大,并且和那一代人一起,在此起彼伏的抗议独裁政府的运动中度过了学生生涯,他们抗议的对象是朴正熙(Park Chung-hee)领导的独裁政权,该政权在1961-1979年期间掌控韩国。

成长为一名人权律师后,文在寅在1980年代和另一位激进的律师卢武铉(Roh Moo-hyun)共事。后者在2003年出任韩国总统,他努力反对的目标是朴正熙继任者全斗焕(Chun Do-hwan)执掌的军人政权。

和卢武铉的关系帮助文在寅取得了靠近舞台中央的位置,他的最高职位是卢武铉总统的幕僚长,这也为他后来出任韩国主要反对党民主党领袖铺平了道路。

内政:改革呼声

由于拥有丰富的挑战传统的经验,文在寅在倒朴(前任总统朴槿惠)阵营中获得了广泛支持,被视为天然的接任人选。朴槿惠(Park Geun-hye)已经被关押并等待判决,她被控向韩国财团索取高达7000万美元的好处。

文在寅当选后面临的首要政治挑战就是,如何实现把朴槿惠拉下马的民粹主义者以及改革派希望的转型——消除韩国长久以来存在腐败的、精英化的政治及公司文化。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支持文在寅的标语

齐心协力地努力工作、团结以及相信发展将惠及大众是韩国战后实现经济高速增长的前提。但在当今韩国社会,尤其在年轻人的眼中,这种付出然后收获的模式正被越来越严重的财富分配不公、机会缺失的现象所取代。

作为一名有着现实主义名声的资深政客,文在寅应该面对这一挑战,但他也会遇到一些难题。

首先,弹劾危机导致的特殊局面让他无法获得转换时期,以任命自己人担任重要政府职位。在上任之初,他不得不和前政府遗留下来的官员共事。

另一方面,他所在的民主党虽然在国会成为第一大党,但并没有取得过半席位。因此他不得不寻求建立联盟,以应对掌握着35%议席的自由党的。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前任总统朴槿惠已遭到弹劾下台。

文在寅已经意识到自己必须跳出政党之争,他已经宣称"将成为全体韩国人民的总统"。

这一愿望说起来容易,实现起来很难。朴槿惠2013年上任之初也说过同样的话。文在寅需要降低预期,不要指望能够立即激烈改变韩国的政治和公司文化——主要原因之一是,韩国精英阶层的特权以及滥权行为和整个社会搅和在了一起。

外交:挑战重重

如果说内政还不会给文在寅带来太大问题,在外交方面他面对的挑战则实在太多。

首要问题是如何应对来自朝鲜的核威胁。偏离轨道的33岁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一意孤行地发展核武器和洲际导弹。除此之外,文在寅还需要找到一种建设性的方式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合作。在喜好战争威胁、喜好边缘政策(brinkmanship)和单边决定方面,特朗普和金正恩颇为相似。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文在寅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来自朝鲜的核威胁。

文在寅在竞选过程中小心翼翼地走着独木桥,清楚地表达了将会和朝鲜进行对话的观点,但他避免公开表达和华盛顿向左的立场。

尽管如此,韩国左派历史以来有着反美传统。对文在寅来说,虽然他有可能最终和更加倾向于鹰派以及对抗的美国新政府决裂,但在卢武铉政权中长期任职的经历会让他避免和华盛顿进行无谓的对抗。

通往平壤的道路最终必然经过北京,中国毕竟还在为朝鲜提供大量的食物和能源。韩国最近同意美军部署萨德的举动已经让中韩关系激化,中国政府采取的仓促应对举措是,打击一些在华投资的韩国大公司,试图达到吓唬并促使韩国政府改变决定的效果。

为了对付平壤,文在寅会希望北京发挥作用,但他不会付出在主权方面做出让步的代价。

另一个双边关系的潜在冲突点是日本。安倍政府采取鹰派立场,希望最大程度遏制和打压朝鲜,并支持特朗普的高风险策略。日本方面相信,一旦局势恶化为冲突甚至战争,它不会处于前线。

考虑到首尔的2000万市民被朝鲜大炮射程覆盖这一因素,韩国应该倾向于更加软化的姿态。在这种情况下,慰安妇的历史可能再次回到日韩双边外交的中心。

总的来说,文在寅应对这些外交挑战时需要足够的弹性、协商技巧以及政策预判。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整体偏离政治中心,而是需要在各种冲突和挑战之上找到一条适当的通道。

约翰·尼尔森-莱特(Dr John Nilsson-Wright)是剑桥大学日本政治及东亚国际关系高级讲师,还担任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亚洲项目东北亚资深研究员。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