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峰造极"的商业热潮和挑战极限诱惑

珠穆朗玛峰 图片版权 STR/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希拉里台阶”(原貌)是登顶珠峰之前最后一道难关

本周三(24日),救援者意外发现又有4名登山客和向导在攀登珠穆朗玛峰(珠峰,Mount Everest,又有埃佛勒斯峰、圣母峰等译法)时遇难。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不惧昂贵费用、生理极限和自然艰险去攀登呢?

这是在尼泊尔一支救援上周日死亡的一名斯洛伐克登山者的队伍时,在海拔近8千米的帐篷里意外发现的,死者包括两名外国人和两名当地向导,这个接近珠峰顶峰的地区被称为"死亡地带",空气稀薄,很多登山者的身体机能到此已经开始瘫痪,出现各种生理疾病和问题。

攀登珠峰花费昂贵:据公开网络资料,2017年,在中国方面(北坡)登山服务费加装备至少大约是40万人民币(5至6万美元),在尼泊尔方面大约要4至10万美元。

但随着国际旅行的便利等物质资源日益丰富,用生命去"世界屋脊"朝圣的登山者越来越多。虽然中国登峰价格上涨,但2017年中国国内登珠峰的团队人数达到22人,创历年规模最大。

近日,中国媒体报道说,河南郑州一名50岁的护士从尼泊尔一侧成功攀登到珠穆朗玛峰海拔8200米处(虽然未能如愿登顶)。这是她2015年抵达尼泊尔珠峰下大本营后个人再创的记录。

珠峰从最早的科学考察、挑战人类极限,到了商业珠峰探险流行吸引越来越多的人不惧昂贵费用、生理极限和自然艰险去攀登。

挑战死亡

但今年春季已经有10人在攀登珠峰时遇难, 包括分别来自美国、斯洛伐克、瑞士、印度和澳大利亚的登山者和当地夏尔巴人向导。

5月初,曾经在2008年以76岁高龄创造攀登世界最高峰的年龄最大者、尼泊尔当地人谢彻试图再创奇迹,但不幸以85岁高龄在珠峰大本营死亡。

1953年5月29日,34岁英国登山队队员(新西兰人)埃德蒙·希拉里在39岁的尼泊尔夏尔巴向导丹增·诺盖的协助下成为有记录以来第一个登顶成功者。到2016年,共有4469名不同的登山者成功登顶珠峰,1105名登山者(其中大多数是夏尔巴人)多次登顶。从南侧(尼泊尔)登顶次数达到4863次,北侧(西藏)登顶次数为2783次。

冲顶珠峰人数从50、60年代的数人、数十人,上升到近十年的6百至7百人。2010年后,出现了成功登顶珠峰的年龄最大记录:80岁(日本),和年龄最小记录13岁(美国)。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珠穆朗玛峰吸引着一代又一代探险家

环境、道义争议和拥堵

历年来攀登珠峰的死亡者也已经有数百人。一些是在登顶后下山途中死亡。其中一些尸体都因为高度太高无法抵达、或者未被发现等原因无法搬下山。

此外,历年登山者在高原危险地区丢弃的垃圾日渐增多难以清理,污染环境。

一些人也对越来越多的人攀登珠峰提出质疑,认为攀登珠峰变成了人类的自私行为。特别是攀登珠峰的商业化运作和日益增长的费用,让一些人批评攀登珠峰成了炫耀个人的"富人俱乐部"。他们呼吁限制攀登珠峰人数。

近年来,商业珠峰探险流行,登山高峰期,"希拉里台阶"出现严重拥堵现象。2012年,英国登山家克里斯·波宁顿爵士(Chris Bonington)警告:珠峰拥堵的后果可能是致命性的。

有西方登山家证实,珠穆朗玛峰著名的"希拉里台阶"已经坍塌,今后登顶可能会变得更加危险。

随着气候变化、温室效应和日益严重的污染问题,喜马拉雅山脉的冰川也开始融化,对登山者造成更多危险和挑战。

一些环保人士呼吁人类应该保护珠峰,去欣赏她,而不是一味的攀顶征服。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