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一个沉陷债务泥潭的国家

Hambantota port from above
Image caption 汉班托塔港是由中国资金投资

中国正在投资数以十亿美元计的金钱,在斯里兰卡建设基础设施和发展项目,但是很多当地的国民却觉得,这是在将国土出场给中国人。

通常来说,在亚洲的大多数港口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卡车上满载货物,小商店里坐在喝茶小休的司机和工人。

在斯里兰卡南部的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却是另一番景象。

虽然已经开放七年,但是通向港口的路看起来几乎没有被使用过。路标展示并不是很好,当地人似乎也不太认识,而当我们终于找到这些路时,我们是公路上唯一的车辆。

除了和我们同行的少数几个安保人员之外,那里什么人都没有。一艘渡车船卸下来自亚洲汽车巨头品牌的车辆之后悠然地离开港口,而下一艘船的抵达要在两天之后。

对于一个花费超过10亿美金(7.7亿英镑)的港口而言,这样的业务量根本不够。

“负担不起”

汉班托塔港是由一家中国公司建造的,建造成本也是来自中国的贷款。

不过现在,斯里兰卡要偿还这笔债务却举步维艰,于是就签署了协议,将港口的一部分股份交给了一家中国公司,以此偿还部分债务。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拉维·卡鲁纳纳亚克曾是财政部长,但在本周上任外交部长。他表示斯里兰卡需要“推销自己”

有关协议的条款仍在斯里兰卡的国会进行讨论,但是转让的股权可能高达80%。

“一项带不来任何经济回报的活动是负担不起的,”斯里兰卡外交部长拉维·卡鲁纳纳亚克(Ravi Karunanayake)说,“所以这迫使我们要考虑不同的选项。”

对于汉班托塔港的展望,曾经是它将为斯里兰卡带来更多的商船,并且减轻科伦坡港(Colombo port)的压力——那是亚洲最重要的货柜港口之一。

斯里兰卡位于中东油船前往中国的海路上,对能源输送安全性的考虑,是中国热衷于向这里投资的核心原因。

Image caption 汉班托塔港营利举步维艰

但是,它同时也密切契合中国富于争议性的“一带一路”倡议,该倡议旨在通过陆路和海路的联通促进中国与世界各国的贸易。

恼怒的当地人

汉班托塔港挣钱困难,一部分原因是它比较地处偏僻。由于附近没有工业区,于是就没有天然的就近客户。

但现在,因为中国看来将接管这个港口,它就成为了中国想要解决的问题。中国正在与斯里兰卡政府讨论建立大型经济区的计划——购入1.5万英亩的土地,建造工厂和办公室。

但是,很多居住在这些区域的居民不想放弃他们的家和田地。

在港口附近的一座小村庄,当地居民对于这样的计划十分愤怒。很多人参加了一月反对投资计划的大规模抗议。

警方运用的催泪气体和水炮驱赶人群,一些抗议者被关押数个星期,这一切更加深了不满。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今年较早前,数以百计活动人士和僧侣示威反对中国在汉班托塔港的投资

“我们想让世界知道,我们反对这个项目,”在抗议中受了伤的KP·因德兰尼(KP Indrani)说,“我们不是反对发展,但是他们现在所做的并不会对我们有好处。”

但是,这些协议却似乎是斯里兰向中国支付80亿美元欠债当中一部分的最佳方法。

被挥霍的金钱

这个岛国的债务总额为640亿美元,政府全部财政收入的大约95%都被用于偿还债务。

而当这些借来的钱似乎是被挥霍在看起来没有回报迹象的基础设施上的时候,造成的破坏性要更大。

在距离汉班托塔港30公里的国际机场,每周只有五个航班起飞,载客数百人。

Image caption 马特拉·拉贾帕克萨国际机场(Mattala Rajapaksa)并不繁忙

然后是艺术建筑级别但是几乎不怎么使用的会议中心,还有一个现在不过是偶尔被租用来办婚礼的板球体育场。

创造就业机会

不过,中国在斯里兰卡的发展项目也并非全都被证明是失败。

公路和高速公路在全国各地铺设,其中一些着实缩短了城乡之间的交通用时。这帮助促进了旅游业,那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外汇收入来源。

“近期来说,会给斯里兰卡人带来一些本地的就业机会,”为政府和商家提供投资咨询的安吉拉·曼奇尼(Angela Mancini)说。

“但是从长远来说,我想对于斯里兰卡而言,更大的潜在益处是要真正加入到中国所支持的全球贸易路线体系当中。”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为什么那么多的斯里兰卡人学普通话?(英文)

很多中国资助的项目都是在前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任内计划和构建的,并且都位于他竞选时的选区当中。

无法拒绝的条件

2015年,一届新的政府上任,他们声称要降低斯里兰卡对中国的依赖,但是财政压力却迫使他们向既定路线屈服。

政府一开始是暂缓了中国投资的一个重大项目——在科伦坡港对开海域填海建造的一座全新城市。

但是项目所带来了14亿美元资金被证明了是难以拒绝,这个发展项目在去年重新启动。

图片版权 CHEC
Image caption 发展商表示,新城市将会变成南亚的一个金融中心

于是在科伦坡港历史悠久的加勒菲斯( Galle Face)滨海大道上,那个从前你只能看到海浪和海平线的地方,现在看到的是印度洋上冒起的一片崭新陆地。

目前的希望是到2040年的时候将它建造成一个现代城市,有华美的办公大楼和光鲜的住宅区、酒店、度假村、海滩、商场,甚至游艇码头。它的第一部分将会在两年后投入使用。

作为投资的回报,建造这座城市的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China Harbour Engineering Company,简称CHEC)将会得到当中三分之二的商业用地长达99年的租用权。

CHEC科伦坡港城项目的陶尔奇·阿鲁维哈尔(Thulci Aluwihare)说:“这个项目将会斯里兰卡带来的是估计有150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额。”

“去年,这个国家的外商直接投资额仅仅是3亿美元,所以这将是斯里兰卡的一道催化剂。”

“要保护,不要出卖”

又一次,政府面对着反对的声音。几个群体的渔民和当地人进行了抗议和示威。

一些人则是担心项目对环境带来的影响。他们不相信政府机构进行的研究,有关研究给予了完全正面的评估。

Image caption 渔民阿鲁纳·罗山塔(Aruna Roshantha)说,斯里兰卡人不愿意让土地被夺走

还有很多人担心中国对这个国家逐渐加强的影响力。

“我们不愿意我们的土地给了中国,”一个名叫阿鲁纳·罗山塔(Aruna Roshantha)的渔民说,“不仅是中国,假如任何一个国家要来拿走斯里兰卡的土地,我们都不愿意。政府应该保护我们的土地,而不是出卖它。”

不过在目前,斯里兰卡政府并没有给予太多的讨论空间。

外长拉维·卡鲁纳纳亚克说,他们需要展开双臂欢迎每一个人。

“我们乐意让印度人进来,我们乐意让中国人进来,我们乐意让日本人进来,韩国人、欧洲人,我们都完全没有问题。”

“基本上,我们就是需要推销自己,并且在有条理和延续性的基础上推销,令经济外交成为斯里兰卡的一项营销工具。”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