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舞台:英美主宰时代结束了?

特朗普和梅首相 图片版权 Reuters

英国,大选之后政坛一地鸡毛;美国,白宫、总统危机不断。同时,一个新的国际秩序正在成型,领衔者肯定不讲英语……

长期以来,英美特殊关系一直存在一种默契:领导世界,最好还是用英语来表述和发挥。

美国人比英国人更爱自夸,多任总统都曾高举"美国例外论"的大旗。

相比之下,英国首相更加低调,但也相信了英国例外:西敏寺是议会之母,英国的执政模式、自由价值观给国际间定了标杆,其他人需要效仿遵循,不仅仅是前英国殖民地。

战后,英美主宰国际秩序,这两种观念牵手。从很多方面来看,这是英美例外论思维的产物:"山上的城市"(指美国,隐喻典范性)遇上了"王者风范的岛国"(英国)。

北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五眼情报联盟都起源于1941年罗斯福和丘吉尔签署的《大西洋公约》。战后繁荣发展的自由贸易体制经常被称为"盎格鲁-萨克逊模式",外交、商业、金融等架构也大都是用英语搭建的。

Image caption 大选之后的特蕾莎·梅

不过最近几个星期,这个秩序好像越来越脆弱、不稳,英国大选结果令人吃惊、留下一个亟待理顺的烂摊子,让它显得更加脆弱,好像经历了一场大地震之后的古建筑。

西敏寺前景充满不定数;白宫、国会面临与俄国关系的调查,华盛顿现状几乎称得上混乱。英国、美国都不能自夸有"强大、稳定"(注:特蕾莎·梅竞选过程中常用的一个字眼)的政府;英国、美国看上去都不像是全球典范。

特蕾莎·梅宣布提前举行大选以来的六个星期内,国际构造板块发生高速移动,结果英国和美国"飘移"渐远。

特朗普第一次出访期间,拒绝公开认可北约条约第五条,在分担财政负担方面公开指责盟友。西西里G7峰会上,特朗普显得很孤立。回到华盛顿后,他又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

在这一点上,"美国第一"意味着"美国单打一",但特朗普好像非常陶醉于他的新孤立主义之中,如同他刚刚入主白宫时宣布退出TPP一样。

对英国来说,脱欧的外交冲击波过去几星期也日渐明显。欧盟领导人直接了当地开出了"离婚"条件,看起来越来越像要发号施令、而不是协商分手。

欧盟剩下的27个成员国明说他们打算惩罚英国。

梅首相宣布举行大选后不久,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和她在唐宁街见面,明显看得出,他很不欣赏梅首相的做事方法,据说,他通知英国:"离开唐宁街,我的怀疑比来之前增加了10倍。"

欧盟一位资深外交官这样告诉我,"英国已经搬起石头砸了自己一只脚,我们准备砸另一只。"

梅首相原本并不需要举行大选,叫了大选又没有赢得多数,她和欧盟讨价还价的位置变得更加脆弱。欧盟与英国脱欧谈判的首席代表Guy Verhofstadt已经说,英国大选是"又一个乌龙球"。

最近几星期,英国并不仅仅和欧盟的关系更加紧张,她珍惜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也受到了一些前所未有的考验。

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报道英国和美国不再分享敏感情报这样的事,但是,曼彻斯特爆炸案之后我们报道的正是这样的消息。

接下来,伦敦攻击事件后,特朗普发推批评伦敦市长萨迪克·汗。这样的事,在特朗普当总统之前简直是无法想像的。英国首都遭恐袭、美国总统会恶言指责伦敦市长?!

英国前任驻美大使克里斯托弗·迈尔(Sir Christopher Meyer)的一句话好像抓住了不少人的心理,他说,"特朗普让我呕吐。"

特朗普攻击伦敦市长后,梅首相比较克制,并没有公开强硬反击,猜想可能是担心惹怒特朗普、影响脱欧后和美国的贸易协议。也许,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梅首相没有和德国、法国、意大利一起联署声明、谴责特朗普退出巴黎协议。

但是,这也是凸显英国的短板。英美特殊关系一直就是不对称的关系,现在看起来更加一边倒了,显示出英国脱欧后的外交绝望。

最终,跨大西洋伙伴关系还是要应对超越特朗普任期的长期问题。过去几十年,英国对美国最大的作用之一是担当美国和欧盟之间的桥梁。正因为如此,去年六月公投前,奥巴马曾经力挺英国留在欧盟。将来美国换了总统,不难想象,德美同盟会排挤英美特殊关系。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马克龙为欧洲项目带来新活力

国际领袖担当留下的空洞很快就会被填补。过去几星期,我们已经目睹到这一幕神速发生。英国脱欧让欧盟更齐心;马克龙当选给法德关系输血,让它显得更加年轻、充满活力。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之后,北京和布鲁塞尔达成绿色盟友。更加广义来看,中国看到了扩展影响力的机会,立足成为环境问题上的国际领军。

即使是在特朗普就任之前,这个世纪看起来已经更有可能成为亚洲世纪、而不是美国世纪的重演。

欧洲也在盯着提升自己的角色。灾难性的G7峰会之后,默克尔在巴伐利亚啤酒屋内说,"我们欧洲人必须真正把命运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她还说,德国完全依赖别人的时代"基本结束"了,这明显指的是美国和英国靠不住。

德国总理看起来越来越像是自由世界的领袖。在二战刚结束的那些年,这样的格局,恐怕需要有极为丰富的想象力才能想出来,当时,说英语的人主导自由世界的格局正在形成。

1946年,丘吉尔在美国密苏里讲话时提出了"特殊关系"说("铁幕"演讲)--英语民族用同胞、手足一般的关系对世界作出突出贡献。

眼下,美国和英国看上去好像都没有通过丘吉尔的考验。

这些英语国家的声音不再清晰、嘹亮,其他国家也不再洗耳恭听。一个新的世界秩序正在显形—它是用其它语言来表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