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选:马克龙的新政党能赢得他所需的大多数吗?

French President Emmanuel Macron congratulates Clermont's rugby players on June 4, 2017 at the Stade de France in Saint-Denis, outside Paris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新上任的总统马克龙正处在政治蜜月期,但这会持续吗?

五月,他横扫所有政坛对手,成为法国总统,不过,埃曼努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任务才完成了一半。

由于过去从未当选过任何职务,马克龙领导的是一个没有国会议员的政党。在法国国民议会(National Assembly)选举中,他将需要获得与总统选举相似的颠覆性胜利,才能推动他所承认的变革。

法国选民将回到投票站,分别在6月11日和18日进行两个阶段的议会投票。

他能做到吗?

民调显示他可以。调查结果持续显示马克龙的共和前进党(La République en Marche,简写LREM)明显领先于对手。

近日的一些民调显示,共和前进党可能会吸引30%的选票,远超中间偏右的法国共和党和极右的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重要的是,这将使得马克龙的政党在577个国民议会席位中至少赢得330个,甚至还可能更多。

伦敦大学学院法国政治系教授菲力佩·马利埃(Philippe Marlière)接受BBC访问时说,全法国的选民希望给马克龙充分的空间去实施他的政治纲领。

他的政党在第一轮的海外选票当中已经取得前期优势。在11个海外侨民议会席位的选举当中,LREM候选人在其中10个席位上领先。下面的地图占,橘黄色的部分显示的是马克龙在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中击败政治对手的选区。

选举是如何进行的?

与总统选举一样,议会下院577个议员的投票分两轮进行。

数以千计的参选人参加第一轮竞选,在某一个选区投票率超过25%的前提下,获得该区超过50%选票的参选人将赢得第一轮竞选。

假如无人得票过半,得票达到12.5%或以上的参选人就将留下,继续进入决胜投票。这与总统大选不一样——总统大选中只有得票前两名的参选人能够进入下一阶段。

马利埃教授说,虽然选举系统令4700万法国选民在第一轮投票当中有机会投票给他们喜欢的参选人而不需要有策略性的考虑,但是最终它还是会向大政党倾斜。

LREM至少需要赢得289个席位,才能赢得绝对大多数。

如果像民调显示的那样,国民阵线吸引了大约18%的选票,该党就会赢得国民议会中的15个席位。而这是一个在总统选举当中以1060万票位列第二的政党。

这是因为,法国与英国一样,在每一个选区是胜者赢得所有选票。上一次在2012年选举的时候,国民阵线仅赢得两个席位。

马克龙的政党如何迅速调动形势?

这确实是颇为重大的成就。马克龙在2016年4月才开始冒起,他的政党只有屈指可数的一些参选人,然后在5月7日,他就赢得了总统大选。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LREM
Image caption LREM的参选人(从左至右):马莉·萨拉、布里吉特·里索、安娜·洛克、科琳娜·维尔西尼

在短短数十日内,高歌猛进的共和前进党却召集了足够的参选人,争夺577个席位当中的526个。在这些参选人当中,266个是女性,219个来自平民社会。

这一政党已经建立起了社会活动的架构。在马克龙参选之前,一个由草根人士组成的倡议者网络敲响了30万户居民的大门,来探查选民倾向,从而制订政策计划——这一行动被称为“大游行”(Grande Marche)。

不过,马利埃教授说,此次立法机构竞选是一个高度集中的事务,从特征上来说,几乎是军事化的。

“它必须如此——如果你是从零开始的话,民主也是有其局限性的。”

那数千个表示有兴趣参选的人士最终在重重筛选之下成为了最后的参选名单。

“总体上,他们往往是非常中产、非常白人的,而且其中有一半是绝对的政治新手。它完全是一种未知——可是他们当中的大多数看起来却是注定要当选的,”马利埃教授说。

哪些人值得注意?

在马克龙的阵营中有一些特色鲜明的人物——一个来自阿尔勒的退休斗牛士马莉·萨拉(Marie Sara);一个在里尔卖泡芙的创业家布里吉特·里索(Brigitte Liso);一个布列塔尼半岛的卢旺达难民埃尔维·伯傅利(Hervé Berville);还有赛德里克·维拉尼(Cédric Villani),一个以衣着风格独特著称的数学家,会戴大蜘蛛胸针。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巴黎选区的其中一场大战在社会党人康巴戴利斯(左)和马朱比之间展开

其中一些选区的看点值得关注,比如这些:

  • 支持率不高的社会党人、前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Manuel Valls)申请参选,被社会党和共和前进党拒绝。他会不会在埃松省的竞选中被那个被指散播仇恨的喜剧演员迪厄多内(Dieudonné MBala MBala)或者歌手弗朗西斯·拉朗纳(Francis Lalanne)踢出他的席位?
  • 法国北部加来海峡(Pas-de-Calais)的国民阵线领袖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会第三次得到幸运之神眷顾,还是被LREM的新手安娜·洛克(Anne Roquet)打败?
  • LREM年轻的内阁成员、33岁的穆尼尔·马朱比(Mounir Mahjoubi)会不会将65岁的社会党领袖让-克利斯托弗·康巴戴利斯(Jean-Christophe Cambadélis)从他占据20年的巴黎选区席位上踢下来?
  • 激进左派的前总统参选人让-吕克·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在马赛与目前占据席位的社会党人帕特里克·梅努奇(Patrick Menucci)和LREM的新手科琳娜·维尔西尼(Corinne Versini)争夺,谁会胜出?

假如共和前进党胜出,会恪守承诺吗?

马利埃教授说,目前没有人知道。他认为从宪法来看,法国总统是全欧洲最有权力的政治职位。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改革并不一定像著书一样简单

他说:“马克龙在做的事情对右翼社会党人以及中间偏右派有吸引力——他们要的是创造新的东西。通常来说,你很难团结这两派。”

过去欧洲也曾有过新政党挑战政权的事例,包括西班牙和意大利,但是很少有真正进入政府执政。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成功上台,但却难以履行竞选承诺。

马克龙总统面对的考验将会是要将其党内的左右两派因素聚拢起来,同时还有守住中间派的地位。他的第一个大考验将是他所计划的劳工改革——被提前泄漏的草案已经在法国强大的工会激起愤怒情绪。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