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一个不情愿的军事巨人?

German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talks to sailors of the German Navy while she visited the 'Braunschweig' warship on January 19, 2016 in Kiel, Germany.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德国海军正在叙利亚参加打击所谓的"伊斯兰国"的国际军事行动。

德国应当成为一个主要的军事强国吗?这种事会发生吗?

俄总统普京令东欧局势不稳,中东和亚洲的各种冲突使不断产生的移民涌入欧洲,美国总统特朗普质疑美国对北约的安全承诺,这一切都使德国有理由感到不安。

德国总理默克尔5月对德国人指出,"我们必须为欧洲人自己的未来和命运而战"。 德国军队目前已部署在从立陶宛到阿富汗和马里等地方。 默克尔承诺将提高德国的国防开支。

但德国及其总理面临着一个根本问题: 大多数德国人非常不愿意走这条路。

德国人对自己的军队持怀疑态度,德国联邦国防军最近发生的一起丑闻更加深了这种印象。德国法律和议会对德军的海外部署有着严格的限制。

图片版权 BBC Sport
Image caption 二战之后,很多人不希望德国再有任何武装部队。

最重要的是,有关态度是由历史的阴影所塑造。

外界对德国的非军事化努力非常成功,德国人对关于他们过去的战争亦非常敏感,今天最大的欧洲强国可能仍然是一个战场上的弱者。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针对德国是否应该拥有任何武装力量存在很多争论。人们争议的是,总有一天这一切会结束,就像当年的循环是以普鲁士军国主义扩张开始,以纳粹德国的战争犯罪结束。

共产党统治的东德依据德军传统成立了人民军,而处于英国、法国和美国占领下的民主西德则成立了完全不同的武装部队。

德国联邦国防军成立于20世纪50年代中期,是一个刻意缩减规模的武装部队,旨在保卫西德领土,而非被派往国外作战。新兵在参军后都被教导说,他们是"穿制服的国民"。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58年8月,德国海军船员在基尔登上一艘U型潜艇,这是德国海军在二战后首次出海。

"持续不信任"

历史学家詹姆斯·希翰说,西德军服确实看起来"真的很像巴士司机,而不是过去的近卫军"。

希翰说,现代德国看待武装部队的方式,就像各州看待其警察部队的方式一样。

他说,人们"对军事机关仍有持续的不信任感",这种感觉"仍然很强,在某种程度上变得越来越强"。

所有这一切都是基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持久恐怖的记忆,这不仅涉及纳粹罪行的耻辱,而且涉及平民在战争中所遭受的摧残。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很多德国城市得在战后重建。图为1946年的德累斯顿。

维克纳·克雷泽尔(Werner Kraetschell)是一个来自老式普鲁士家族的新教牧师,他后来担任军中牧师。他说,在二战后,成千上万的德国人在"没有父辈人物"的环境下长大。在谈及德国军事事务时,这仍然会引起他所称的德国人的"内在反应"。

欧洲改革中心军事专家索菲亚·比斯奇表示,在德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如果你是一个士兵,你不能穿着制服乘坐火车。否认,会有乘客说你是一名'凶手'"。

安全挑战

冷战结束,德国统一,德国人因此相信和平现在或多或少会是持久的。但基督教民主党政治家、前国防部长约瑟夫·荣格认为,"现实已经赶上了我们"。但他承认,"人们的立场更多是由和平主义态度所左右"。

他说,"我们必须明确",需要制定新的政策来"克服内部和外部安全的挑战"。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作为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马里稳定团)的组成部分,德国目前在马里部署了1000名联邦国防军。

自东德和西德统一以来,德国已首次在海外部署部队,但很敏感。

2009年,德国部队在阿富汗参与的军事打击中有平民死亡,有指控称德国试图掩盖事件,德国前国防部长荣格被迫辞职。

德国议会对德国部队的任何部署行动监督很严,绿党在这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德国绿党议员、安全专家多丽斯·瓦格纳表示,她希望德国人在军事行动方面更加克制。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德国多瑙艾辛根富斯登堡营地写有"纳粹出来!"的涂鸦。

"饱受煎熬的关系"

与此同时,旧的"公民军队"的想法仍在挣扎着生存。德国已废除征兵,像其它现代军队一样将军力集中在小型特种部队上。

上个月发生的一件丑闻暴露了德国联邦国防军已遭到极端右翼人士的渗透,包括一宗被指阴谋杀害难民庇护者的案件,以及参与庆祝纳粹时代传统活动等。

一些人说,有关问题被夸大了。但索菲亚·比斯奇表示,这显示,"联邦国防军和德国国民之间仍然存在着饱受煎熬的关系"。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默克尔表示,欧洲已不能“完全依靠”特朗普领导的美国。

就德国军方的未来展开辩论,现在看来已经变得非常紧迫了。

德国《法兰克福综合报》编辑贝尔霍尔·科勒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称北约已"过时",以及他对集体安全更广泛的质疑,这对德国人来说,"大大出乎意料"。他说,没有人会料到美国总统会这样讲。

科勒为此进行了激进的反思,并在德国著名报纸上倡议德国应考虑获得自己的核武器。

但科勒相信,这种想法对大多数德国人来说,或多或少是"既不可想象,也不可思议"。

尽管有些人原则上反对何武器,但在过去数十年时间里,很多人舒适地生活在美国和北约提供的核保护伞之下。科勒说,"没人料到我们有朝一日也得考虑这点"。德国现在很少人愿意这样想。

独特的历史实验?

德国目前的防务开支只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2%。特朗普总统近日在推特上说,"我们与德国存在巨大的贸易赤字,此外他们在北约和军费开支上远比我们低"。特朗普指出:"这对美国来说非常糟糕。这得改变。"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德国国防部长坚称,希特勒在现代德国军队中没有任何地位。

德国将抵制特朗普要求增加巨额额外支出的呼吁,但预算资金不足的问题有时令人非常尴尬,例如在2014年北约演习期间,联邦国防军的坦克没有机关枪,指挥官便用刷了黑漆的扫帚棍来顶替。

柏林该怎么办?

对默克尔和她的想法相当了解的维尔纳·克雷泽尔表示,她希望"强大的德国军队能够承担国际责任", 但困难在于,"德国人民反对军队"。

也许,德国人将继续进行独特的历史实验,试图在没有重大军事力量的情况下成为日益增长的国际力量。

过去的影响依然很大。 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立即在国外行动起来。

相反,德国军方将悄悄地进入一个非常不确定的未来。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