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朝鲜观光旅游 怎么就此离开了人世?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右四是瓦姆比尔

2015年底,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报了个4日3晚的旅行团,去朝鲜观光。一年半后,他以”植物人“状态被朝鲜当局从监狱释放,返回美国,不久离世。

度假的照片和视频记录的通常是欢乐、愉悦、美景。 瓦姆比尔这条看似用手机拍的朝鲜观光游视频也一样,大家在朝鲜的冰天雪地里抛雪球、咧嘴大笑。

一年半后的今天,22岁的瓦姆比尔在美国家乡的医院去世,他的家人公布了这段视频。

扔雪球录像拍完之后不久,奥托就在朝鲜身陷囹圄,两个月后再次露面,也是在一则视频里,弯腰垂首,握着一份“坦白书”,在朝鲜电视台摄像机前发表声明,说明自己为什么在旅行结束时被捕,而团里其他人都获准离境。

瓦姆比尔身穿奶油色外套,打着领带,开口前深深地鞠了一躬。他身后墙上挂着朝鲜前领导人金日成和金正日画像。

他在这段视频里感谢朝鲜政府给他机会“为我犯下的罪行道歉,祈求宽恕,祈求帮助以挽救我的生命”。

他说,自己试图为一个美国教堂从下榻的朝鲜酒店偷一张宣传海报,作为“战利品”,而这个行动”得到美国当局的默许“,目的是”损害朝鲜人民的工作态度和动力“。

稍后,他忍不住恸哭:"这是我一辈子所作的最糟糕的决定,但我毕竟只是个人啊。"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奥托在平壤的记者会上当众悔过

2017年6月13日,奥托·瓦姆比尔结束了在朝鲜17个月的羁留,回到美国。这时,他昏迷不醒,处于植物人状态。

他大脑严重受损,无法交流。几天后,他在辛辛那提的医院去世。

到目前为止,瓦姆比尔的健康状况是怎么从生龙活虎退化到植物人状态,有很多未解之谜。

辛辛那提医疗中心的医生说,没有迹象表明他受到殴打或肢体伤害。

平壤当局说,瓦姆比尔感染了肉毒杆菌,在吞了一片安眠药之后陷入昏迷。辛辛那提的医生和他的家属都不相信平壤的说法。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瓦姆比尔2016年在朝鲜电视台播出的记者会上流着泪说:“我做了这辈子最糟糕的决定。可我毕竟只是个人啊。”

这个来自俄亥俄州的大学生那年元旦如果没去朝鲜观光,现在可能正准备开启投资银行家的职业生涯。是什么鬼使神差让他决定参加那个致命之旅的呢?

瓦姆比尔出生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一个叫怀俄明的郊区,他父亲弗莱德开了一家小公司。

他高中上的是州里最好的学校,成绩优秀,人缘很好,体育出色,他的足球教练认为他很有足球天赋,天生的领导材料。

中学毕业后,瓦姆比尔到弗吉尼亚大学读经济和商学专业,兼修全球可持续性研究。

他在朝鲜被捕的时候,是大学3年级。他的同班同学今年5月毕业。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辛辛那提郊区怀俄明的居民和企业表示对奥托和他家人的声援

《华盛顿邮报》引述瓦姆比尔的大学同学说,他是个体育迷,随口能说出任何一个球队的比赛成绩;偶尔写点饶舌歌词,常思考一些自身与世界的关系之类深邃问题,挑战自己和他人。

他生前的朋友们说,瓦姆比尔虽然出身企业家家庭,但平时节俭,吃半价寿司,工作认真,充满好奇心,也爱搞笑。

据称,比同龄人更早明确自己的人生目标和职业生涯:投资银行业。

他在领英(LinkedIn)上的个人资料显示,他是一个学生投资基金管理委员会成员,2015年曾到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选修高级经济学课程。

图片版权 Danny Gratton
Image caption 奥托·瓦姆比尔在机场被扣留时都没想到等待他的竟然是死亡

瓦姆比尔好学,也爱旅游。这两个因素促成了他的亚洲之行。

在那趟致命的朝鲜之行前,瓦姆比尔根据一个海外学习计划,安排好从2016年1月开始到香港大学读一年书。

他决定开学前到朝鲜玩几天。

于是,他参加了中国一个叫青年先锋旅行社(Young Pioneer Tours)组的观光团去了朝鲜,行程包括三个晚上住宿。

图片版权 Danny Gratton
Image caption 奥托(中)和团里其他游客合影

丹尼·格莱顿(Danny Gratton)来自英国斯塔夫德郡,也参加了那个去朝鲜的跨年观光团,旅途中是瓦姆比尔的室友。

格莱顿对BBC表示,他跟瓦姆比尔一见如故,“他很聪敏,很招人喜欢。”

2015年12月31日,这个旅行团行程的第二晚,下榻平壤羊角岛国际饭店。据称,瓦姆比尔就在那晚进了闲人止步的员工区域,取下了一幅宣传标语。

那天早些时候,这个团被带到朝韩边界观光,返回平壤就餐,然后乘大巴到平壤的市中心广场看大型焰火表演。

格莱顿记得,那天他们晚上还喝了啤酒,但肯定没有人调皮捣乱,行为出格。

图片版权 Danny Gratton
Image caption 奥托(戴护耳者)和团友自拍

“那不是一般的度假旅行,大家都很听话守规矩,”他说,“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奥托拿了酒店的标语,他也没提过这事。

朝鲜政府公布了一则监控视频,显示一个面部无法辨认的人影从过道墙上摘下了标语。

又过了一晚,2016年1月2日,旅行团在平壤国际机场出关时,瓦姆比尔被捕。

格莱顿说,他和瓦姆比尔是全团最后过关的两个。他们把护照递上,边检用手指点了点瓦姆比尔,又指指门,两名保安随即过来把瓦姆比尔带走了。

图片版权 AFP/Getty
Image caption 奥托和他所在的跨年观光旅游团下榻的酒店在相片左侧。

格莱顿记得自己当时开了个很不合时宜的玩笑,对瓦姆比尔说,“我们也许再也见不到你了”,当时瓦姆比尔还冲他笑了笑。

这就是两人最后在一起的场景。

格莱顿认为,“他们决定抓个美国人。他就是倒霉,在错误的时候出现在错误的地方。”

据《华盛顿邮报》引述其他旅客说,当时,旅行团其他成员抵达北京后,一名导游跟瓦姆比尔通了电话,后者在电话上抱怨自己“头疼得厉害,要求去医院。”

青年先锋旅行社员工特洛伊·考林斯(Troy Collings)告诉BBC,瓦姆比尔被带走以后,旅行社没有任何一名员工跟他有过联系。

他说,有一名导游留在了平壤,试图跟奥托取得联系,设法提供帮助,但没有成功。

瓦姆比尔死讯公布后, 青年先锋旅行社发表声明,宣布它的朝鲜观光旅游团不再接受美国游客。

公司声明称朝鲜对待瓦姆比尔的做法令人愤怒,不能让这种悲剧重演。

声明还说,公司曾多次要求在平壤见瓦姆比尔或跟他有接触的人,都被拒绝,每次都被告知他情况良好。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17年6月15日,奥托的父亲弗莱德穿着儿子在平壤悔过时穿的外套与美国媒体见面

瓦姆比尔被捕20天后,朝鲜才公布了这个消息,2月下旬在记者会上亮相,3月被判劳改15年。

观察员认为这个刑期对外国人来说显得异常严,可能跟朝鲜核计划导致美朝关系紧张有关。

从2016年3月宣判到2017年6月14日美国政府公布瓦姆比尔获释的消息,这之间发生了什么,现在依然不清楚。

奥托的父亲弗莱德说,奥托在宣判后的次日,即一年多前,就陷入昏迷。

他身穿奥托在平壤记者会上公开“认罪”时穿的外套,谴责平壤“粗暴对待和恫吓”奥托。

朝鲜声称释放奥托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17年6月13日,处于昏迷状态的奥托从医用飞机转到辛辛那提的救护车上,然后被送往医院。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朝鲜问题专家史蒂芬·海格德分析, 朝鲜情报部门可能出于害怕,对外隐瞒了瓦姆比尔的健康状况,包括最高领导也被瞒过。

法新社引述海格德说,可能在某个时刻,有人意识到“假如让他死在朝鲜监狱,可能是最最糟糕的结果”,由此触发外交行动,最终把人送回美国。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奥托·瓦姆比尔去世的消息公布后,对平壤表示谴责,声称要“对付”朝鲜。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