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美国学生死后 人们为何还要去朝鲜?

朝鲜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旅游团在朝鲜期间也要接受严格的监控。

许多外国人去朝鲜最主要的原因是想让朝鲜更有人性。因为在国外看到的通常都是朝鲜领导人或受到当局迫害的人讲述的朝鲜。

虽然朝鲜游的行程都是精心策划过的,但游客在那里接触到的会是2500万有家人、有爱人的朝鲜人,而不是2500万台机器、奴隶以及狂热分子。

我强烈推荐人们继续去朝鲜,因为这会让美国人,以及中国人,更多了解朝鲜。当然,很难想象朝鲜国内会通过外国人的旅行带来巨大变革,但对去朝鲜的学者、记者和决策者来说,这段经历或许会让他们改变对朝鲜的看法。

一个今天去朝鲜的年轻访客可能明天就成为他的国家的决策者。比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之一的张德江就曾在金日成大学学习。虽然我们不知道他对朝鲜的看法究竟如何,但他多年的旅朝经历,势必给他提供了与众不同的视角。

当然我也知道,不管去哪里都会有风险,更不要说是一个那么封闭的地方,那里的政府又是那么可怕,对待自己的人民是那么残忍。

图片版权 DANNY GRATTON
Image caption 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尔比(右)6月19日去世。

风险

对于外国人(特别是美国人,当然也包括中国人)来说,去朝鲜主要面临三种风险。

第一,外国人不了解那里的习俗,也不了解越过红线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这或许正是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遇到的情况。22岁的瓦姆比尔是一个学生,6月19日刚刚去世,并且去年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处于昏迷状态。据说他在朝鲜时曾试图偷走一张海报,海报上有"让我们以金正日爱国主义牢牢武装自己"字样。

金正日是朝鲜前任领导人,也是现任领导人金正恩的父亲,在朝鲜,讽刺金家,表达对金家统治的不满,甚至不对金日成遗体鞠躬都算是对金氏家族的不敬,也是绝对不被允许的。跟北京的毛泽东遗体一样,金日成的遗体也被安置在首都平壤的纪念堂里,但是氛围比北京庄重许多。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BBC平壤街头采访:朝鲜民众如何看核武器?

最麻烦的风险是朝鲜的不透明。就像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很少有人知道朝鲜政府是怎么运作的,所以也就很难准确地预估风险。最近就有一个很好的例子:4月朝鲜批准了包括美国记者在内的大批外国记者签证,以便让他们见证朝鲜建国领袖金日成诞辰105周年纪念活动,展示朝鲜的"军事实力"。

离开朝鲜时,这批记者却被迫等在机场超过8个小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朝鲜政府原本打算把他们扣作谈判的筹码,但后来改变了计划;也可能是机场运行出现了问题;又或者根本没那么多悬念,其实就是一个技师没有到岗,导致飞机无法起飞。但这种不确定性的存在却增加了风险。

最后一种风险比较在情理之中,就是大部分朝鲜的道路状况极差。据透露,朝鲜对外国人开放的医疗设施都是极其基础的,特别是在首都以外的地区,而遇到紧急医疗情况,平壤也不太可能会开放守卫森严的领空供急救飞机或直升机通行。

好处?

图片版权 Isaac Stone Fish
Image caption 石宇曾作为记者多次赴朝鲜采访。

那去朝鲜又都有哪些好处呢?首先,尽管有上述风险,但朝鲜也可能会是一个安全到不可思议的地方。还记得毛泽东时代或者更近一点的邓小平时代,在中国的外国人可以享受到的那些特殊待遇吗?

更重要的是,还记得那些针对冒犯外国人的中国人设置的惩罚措施吗?在朝鲜,连针对外国人的轻微刑罚都十分罕见,在这一点上,朝鲜比很多中国的城市都要安全得多。

其次,去朝鲜很容易,而且花费也不大。中国已经有几座城市开通了去朝鲜的直飞航线,游客也可以坐火车去,这样还能看到一些朝鲜乡村的景观。别误会,虽然中国人在朝鲜可以参观的地方已经比美国人多很多,但其实还是非常有限。在这里还是要拿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做个参考,在当时,即便是来自友好的共产主义国家的外国游客也只能看到十分有限的中国。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如今,商店里可以买到很多进口商品。

第三,去一个停留在苏联和毛泽东时代的地方,这本身就是一件十分有吸引力的事情。这并不是鼓励游客去看热闹,但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一些中国人看到朝鲜可能心里会好过一些,因为现在的朝鲜跟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有些相似,当时中国共产党和政府拿自己人民的现在和未来做赌注,把人民束缚在用自己的权力、野心和整个国家的目标之下。

经历过混乱的文化大革命的中国人大多都会下意识地回避过去,对于他们来说,去一个跟过去的中国相似的朝鲜看看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并且他们会很自然地带着同情,而不是可怜的眼光去看朝鲜。

这种同情可能会带来一些互动,可能会让他们渴望去了解朝鲜、朝鲜人和他们的生活。这也可以帮助朝鲜更好地了解中国人和中国人的生活。当然,只要别试图偷走他们的宣传标语就好。

本文作者石宇(Isaac Stone Fish)是纽约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高级研究员。他目前正在完成一部关于金正恩与特朗普的小说。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