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特朗普涉俄事件当中未解答的问题

Donald Trump Jr and Natalia Veselnitskaya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本周,小特朗普刮起的小旋风席卷了华盛顿。

本周,小特朗普刮起的小旋风席卷了华盛顿,负责调查特朗普阵营是否曾通途俄罗斯的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如今面对着一个有待收拾的乱局。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导,前联邦调查局局长以及他的精锐调查团队被最新披露的电邮搞得有些无所适从。原本相信,他们关注的重点是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以及前竞选办主任保罗·曼纳福特(Paul Manafort)等人。

结果,关于总统内部圈子是否有人曾在大选期间接受过俄罗斯的帮助,第一批确凿的证据涉及的却是特朗普的长子。

小特朗普、总统本人以及他的政府班底很快就修改了他们的辩护口径。现在他们说,去年6月与俄罗斯律师娜塔莉娅·维塞尔尼茨卡亚(Natalia Veselnitskaya)的会面不过是喧闹的政治选举季节中的一件小事,基本上已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再重要,不能代表任何事情,而且他们对此也可以令人钦佩地“公开透明”讨论。

国会的核心成员看法却似乎相反。像缅因州共和党参议员苏珊·科林斯(Susan Collins)以及弗吉尼亚州民主党人马克·沃纳(Mark Warner),就呼吁小特朗普到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作供,爱荷华州共和党人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则希望将曼纳福特带到他的参议院司法委员会面前接受质询。

但是,在国会摩拳擦掌准备做更多听证的同时,穆勒仍在幕后运筹帷幄。他会先看哪里?小特朗普的电邮当中所披露的线索,哪些是穆勒和他的团队会抓住,进而顺藤摸瓜的?

这里的几个问题,可能是穆勒想要问的。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负责调查特朗普阵营是否曾通途俄罗斯的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如今面对着一个有待收拾的乱局。

罗伯·戈德斯通Rob Goldstone)认为,俄罗斯政府还做了其他哪些事来帮助特朗普?

音乐经纪人戈德斯通发给小特朗普的第一封爆炸性电邮里面提到,俄罗斯政府拥有关于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官方文件和信息”。邮件的最后说这是俄罗斯对他父亲提供帮助的“其中一部分”,参与帮助的还有身在莫斯科的地产商人阿加拉罗夫(Agalarov)父子“阿拉斯和埃明”。

戈德斯通一上来就提到这样清晰的细节,颇为令人惊异,而小特朗普说“很喜欢”的那份回复,则似乎是对此不予置评。

可是,这样的字眼足以令任何一个正在寻找特朗普与俄罗斯共谋证据的人停下来问:“其他的部分是什么?”


维塞尔尼茨卡亚接下来又做了什么?

即使维塞尔尼茨卡亚的话当真,她不是俄罗斯政府的代理人,在6月9日的会面中,她既不知道也没有向特朗普团队提供任何关于希拉里的黑幕信息,但是她最近承认的一些事情却能带出一些无法忽略的问题。

在周二(7月11日),她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访问中提到,小特朗普、曼纳福特以及库什纳可能一直“渴望得到”民主党对手的黑幕。

“他们很想要,所以只能听到那些他们想要的想法,”她说。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娜塔莉娅·维塞尔尼茨卡亚或许曾带着一些关于特朗普阵营的关键信息回到俄罗斯

换句话说,维塞尔尼茨卡亚在纽约的会面之后就认定,特朗普阵营既不顾一切地寻求希拉里的黑幕信息,也随时愿意与俄罗斯人沟通,看他们可以提供什么。

既然维塞尔尼茨卡亚在莫斯科至少是一个人脉甚广的人物,那就不难想象,这些信息最终会传到俄罗斯政府那里。如果美国情报机关是可信的话,俄罗斯政府不久就会通过对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服务器以及希拉里阵营一名高官的个人电邮所进行的网络入侵,获取一批有关希拉里和民主党人的黑幕信息。

之后几个月,那些网络入侵的细节通过维基解密(Wikileaks)公之于众,时机也正好对希拉里尤其不利。

在民主党人召开全国党代表大会之前几个星期,有关希拉里的党内对手伯尔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诽谤信息被曝光。希拉里为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做收费演讲的讲稿也在最后一次总统大选辩论前几天曝光——然后特朗普本人也在辩论当中直接提及。

特朗普阵营想要掌握希拉里的黑幕,而俄罗斯政府手上有一大把。穆勒或许应该看看,这些线索是否能够联系在一起。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特朗普支持者对关于通俄的说法不买账(英文)

戈德斯通有没有找过特朗普的私人助理?

在戈德斯通第一封邮件里的另一个小细节,是他提到他可以“通过罗娜把这些信息发给你父亲”——指的是特朗普的私人助理罗娜·格拉夫(Rhona Graff)。

格拉夫曾在集团里做过特朗普的看门人,而且,政治新闻网(Politico)报导的个人资料显示,总统的商务联系人要在白宫渠道之外联系他的话,罗娜仍然是他们喜欢的人选。

“如果我真的想要把什么传到他耳边,我很可能会去找罗娜,”特朗普的商业伙伴约翰·卡兹马提迪斯(John Catsimatidis)告诉该网站说。

白宫表示,特朗普对于儿子和维塞尔尼茨卡亚的会面并不知情——哪怕他的儿子、女婿和竞选办主任都出席了这次在纽约特朗普大厦内进行的会面。

如果要证明这一说法的真确性,罗娜可能是关键人物。


埃明·阿加拉罗夫和特朗普在6月6日谈了些什么?

周二早上公布的这一系列电邮当中,提到特朗普和戈德斯通曾试图安排一次与俄罗斯流行明星兼商人埃明·阿加拉罗夫(Emin Agalarov)的电话通话。

两人似乎进行过一番激烈讨论,之后戈德斯通的下一封电邮就是通知特朗普,他已经被安排在那一周稍后与“俄罗斯政府律师”(即维塞尔卡尼茨卡亚)会面。

穆勒和国会调查人员或许有兴趣了解,阿加拉罗夫到底说了什么,说服特朗普同意进行这一次面对面的相聚。

还有,既然戈德斯通提到埃明和他父亲正在协助俄罗斯,为特朗普阵营提供帮助,那阿加拉罗夫与特朗普阵营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性质?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在2016年6月曾于纽约告诉群众,他将会做一场演讲,告诉大家一些关于希拉里的“非常有趣”的信息

特朗普取消了攻击希拉里的演讲,背后是怎么一回事?

在戈德斯通发给小特朗普的第一封邮件提到,俄罗斯据说掌握着希拉里的犯罪信息,邮件发出之后四天,当时还是候选人的特朗普就承诺,会在之后一周发表一次“重大演讲”,谈论“克林顿夫妇发生过的所有事情”,包括希拉里在担任国务卿期间的不当行为指控。

“我想你会觉得这里的信息量非常大,而且非常、非常有趣,”特朗普说。

特朗普阵营在6月与维塞尔尼茨卡亚会面之后,那一次演讲却没有了下文。

这是不是在暗示,老特朗普或许事先知道那一次会面——但是却如小特朗普所说,没有像承诺的那样得到希拉里的黑幕信息?

这或许是穆勒正在仔细思量的又一个问题。

关注Anthony Zurcher的Twitter.

相关主题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