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水下洞穴两天 无氧无粮如何奇迹获救?

Xisco Gracia cave diving 图片版权 Toni Cirer

三个月前,西斯科·格拉西亚(Xisco Gràcia)说他经历了每一个潜水员最糟糕的噩梦: 他在一个水下的洞穴里依靠氧气袋生存。几小时后,他意识到自己可能不会被搜救人员发现,生还机会渺茫。

4月15日是个周六,格拉西亚像往常一样潜入马略卡岛的水下。他是位地质学老师,花了大把周末时间探索和绘制了岛上复杂的水下洞穴系统。

他说:"马洛卡的地下比地面更美丽。"

图片版权 Pere Gamundi
Image caption 格拉西亚抱着四瓶氧气,每瓶可供他在水下活动一小时。

他和他的潜水伙伴马斯卡洛(Guillem Mascaró)想探索Sa Piqueta。它是一座距离迷宫入口1公里处有很多洞厅的洞穴。他们游了一个小时才到那里。

当格拉西亚在收集岩石样本时,马斯卡洛游览了附近的一个洞。

正当他们要返程回家时,很多事就开始掉链子。

格拉西亚在交界处偶遇了马斯卡洛,但他们从地上搅动起了淤泥,使得视线模糊,很难看清。

图片版权 Toni Cirer
Image caption 潜入洞穴的潜水者被要求一定要拉一根可以指引其返回的绳子。

然后,他们意识到指引他们返回入口的窄尼龙线已断或滑落。

54岁的格拉西亚说:"线是为了引导的,我们进入洞穴后把它留下来,返程时顺藤摸瓜就行"。

"我们只能猜一些岩石掉落在上面,我们花了宝贵的一个小时时间,试图摸到它,但没成功。"

彼时,他俩处于严重的危险之中。他们已经消耗光了带来的氧气和大部分的紧急氧气。

图片版权 Toni Cirer
Image caption 潜水者很容易碰到马略卡岛水下洞穴的沉积物

幸运的是,格拉西亚记得其他潜水员提过,附近的一个洞穴里有个氧气袋。

两人都知道空气只能让其中一个人离开。

格拉西亚说:"我们决定我留下来,马斯卡洛去求救,他比我瘦,需要的空气少。呼吸含二氧化碳更高的洞穴空气,我也更有经验。"

他们在地图上换了一条更长的路线。马斯卡洛将不得不沿着其中一段游,没有引导绳,很可能会迷路。

"这就像在一个大雾天的晚上开车,"格拉西亚说。

"马斯卡洛不愿丢下我,但我们知道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图片版权 Toni Cirer
Image caption 6万年前海平面上升,洞穴被淹没。

马斯卡洛离开后,格拉西亚卸下了大部分设备后探索了所在的洞穴。它长约80米(260英尺),宽20米,水与洞顶间隔12米。

他意识到湖面上的水是可以喝的。他还发现了一块大石头,于是坐在上面休息。

格拉西亚决定要在没有光的环境下生存。他有三个电筒,两个没电,一个快没电。

他说:"当我去撒尿或爬下去喝淡水的时候,才把电筒打开。"

他几乎做不了什么。只能在黑暗中等待被救。

图片版权 Toni Cirer
Image caption 马洛卡的水下洞穴很容易让人迷路。

格拉西亚说:"我问自己为什么潜水潜了这么多年,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最初的七八个小时我还有希望,以为马斯卡洛会回来。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后,我开始绝望。我想他可能迷了路,并没有人知道我在下面。"

"我有两个孩子,长子15岁,小女儿9岁。我想到他们如何年轻,不能失去父亲,他们又会发生什么。"

尽管他保持冷静,但他开始体验呼吸高浓度二氧化碳空气的副作用作用。我们在地上呼吸的空气中只含有0.04%的二氧化碳,在洞里,这个水平值高达5%。

他说:"我头疼,虽然我因缺乏氧气而疲惫不堪,也不可能睡觉。我的大脑是晕眩的。"

他的脑海里开始出现幻觉。"我感觉到湖里有灯光,我听到潜水员冒泡的声音。

"但是当我转过头,我什么也看不到,这是幻觉。"

格拉西亚不记得时间。但过了"几日"之后,他听到上方一声巨响,他想马斯卡洛一定是成功返回水面了。

"我听到坦克充气的声音,后来我意识到他们一定是在钻岩石。我真的是喜出望外,因为我意识到他们在找我。"

但随后,声音没了。那是格拉西亚面临的最黑暗的时刻。

图片版权 Toni Cirer
Image caption 格拉西亚早前的潜水照片。

他说:"我想到了自己会以潜水员最怕的方式死:断氧缺粮。电筒的电几乎快没了,我知道我无法在在黑暗中爬下来喝水。“

"我决定游到我卸装备的地方去找把刀。如果我要选是快速或缓慢地死亡,我想把它作为最后的手段。"

不久之后,格拉西亚认为他再次听到气泡的声音。

"我看了一下潜水员的光,似乎变得越来越明亮。我以为这是另一个幻觉,但后来我意识到这是真实的,我看到一个头盔出现了。"

这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伯纳特·克拉莫(Bernat Clamor)。

"我跳进水里,拥抱他,他问我是怎么回事并告诉我他怕我死了。

图片版权 Pere Gamundi
Image caption 伯纳特·克拉莫(Bernat Clamor)(左)和格拉西亚(右)

格拉西亚后来才知道,马斯卡洛发出了求救信号,但因为能见度较低,救援进展并不顺利。

然后救援人员试图在岩石上钻一个洞,向他供应食物和水。

这就解释了他所听到的噪音。不过 这一尝试也失败了。

最后,克拉莫和同伴潜水员约翰·弗雷迪(John Freddy)等了一天使淤泥沉积后,才下到水下来。

格拉西亚的痛苦还未结束。

克拉莫不得不离开他去联系救援队,但给了他一些葡萄糖袋,以提高他的能量值。

格拉西亚说:"要把我弄出那个洞穴的话,要把个小时。不过,那是愉快的8小时。"

格拉西亚被给予了含氧量足够的气袋并被缓慢得引导至出口的位置。在下水70小时后,他在4月17日晚间时候浮出了水面。

马斯卡洛在那等着他。

"我们抱在了一起。但没等我们开口说话,他们就把我送上了救护车。一离开水我的身体就出现严重问题。当时的体温是32度,有体温过低的风险。我吸了一夜的纯氧。"

图片版权 Twitter/@112IllesBalears
Image caption 格拉西亚浮出水面被援救后的状态。

整场经历中,格拉西亚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绪。

"你在潜水的时候一定要能控制情绪,但第二天我在电视上看到庞大的救援行动报道后,我哭了。因为我很感激。

尽管死里逃生,格拉西亚也没有放弃潜水。

事件发生一个月后,他回到了Sa Piqueta。他甚至又回到了当时被困很久的洞穴。

他说: "我对这个洞不抱任何怨恨 , 又不是洞穴的错。

格拉西亚说,他将继续绘制马略卡的水下遗产地图。

他说。"我的孩子不太喜欢我做这事,但他们没有阻止我不要这样做。"

"我探索地下24年。它流淌在血液里。"